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他为艺术“九死一生”

10已有 1682 次阅读  2012-10-27 11:22   标签中国  激情  画展  骆驼  西部  西域  美院  钓鱼岛  海军  艺术  ***  双规  装束  南海  田夫 
【评论】他为艺术“九死一生”

  雅昌艺术馆的展览大厅——“沙漠”“孤独”“西域”“骆驼”……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谈着什么,时高时低的声音富有很强的穿透力。

  他——就是画家田夫,长发披肩,装束随意而利索,粗犷而立体的脸,总带着西域男人的沧桑与执着。在这个普遍发福的年代,他的身上没有赘肉。在浮躁忙碌的深圳,他始终守候着心灵的宁静。

“沙漠和孤独激发了我的想像力,使我能够把许多表面上互不相干的东西联系起来,发现整个世界原来如此和谐。”田夫说。

  看田夫的画有如进行了一场朝圣之旅。一幅幅画组成了传奇故事。这次不单是赏画,且来听听田夫这一路上的传奇经历。

  艺术跋涉:感受生命极限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后,他放弃海滨城市大连,掉头西行,由新疆大漠开始了他艰辛的艺术长涉。他曾一人单车沿边界旅行探险,行程八万公里,真是一次九死一生的壮游。遭遇泥石流、与狼共舞、寻猴踪觅食、与强盗周旋、露宿冻雨中,更有长长的似乎永不见尽头的孤旅。他跨越25个省市自治区,经历了生命的极限考验。

  探险旅程刚刚开始的时候,戈壁的残冬格外寒冷,水袋里的水都成了冰砣,实在渴呀,牙齿咬在冰坨上,结实的冰坨啃得牙龈出血,干涸的大漠没有尽头,三天三夜绝望中的田夫看到了一列车队,一辆拉啤酒的车开过来,田夫要求买瓶啤酒充饥解渴,司机为难地告诉田夫,这酒是公家的不能动呵,但是他却将自己买给孩子的五瓶果汁中的三瓶送给了田夫,果汁是那个年代的奢侈品,田夫感动终生。

  《祥云》讲述着一个无声的故事。在望不到边界的大漠里,田夫一直往前走,好几天都不见人迹。天边忽现  一朵彩云,田夫停下歇脚,提笔就画。此时,一个藏族小姑娘不知从哪蹦了出来,她看着田夫始终不说话,转身就跑了。不一会,小姑娘回来了,她塞给田夫一些牛干巴。又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地静静看着他画画,靠在他跟前睡着了。他们之间始终没有言语交流,而所有的感情都在《祥云》中得到表达。

  人生历练:从苦难中体验

  田夫的画能震撼人的心灵,这是他用生命画就的。田夫回忆说,进入青海昆仑山后,他感到了一只狼的跟踪,他决定干掉对方。夜幕笼罩荒原,田夫钻进睡袋假寐,他戴着头盔,护住咽喉,放了几块牛肉干等待恶狼的临近。狼拨拉着牛肉干,一只前爪按到了田夫的肩头,田夫猛地翻身,拽住狼的前爪,将狼放翻在地,刀子迅速地捅进狼的身体。恶狼倒地,粗重以至断续地喘着气,为了录下狼的最后声音,田夫转去拿录音机,垂死的狼突然扑起,咬住田夫的屁股,断了气。

  翻过唐古拉山,经过南藏无人区,在通麦路上,田夫遭遇泥石流,整整七公里的塌方掩没了道路,田夫被泥石流冲倒,摔成脑骨骨裂,经历了他人生的第一次死亡体验,后来他说:“那股混浊的巨流扑向我时,我感到惊恐和颤栗,那能够摧毁生命的暗流也给了我一次机会,超脱到无死无生的幸福境界的机会,我看到并体验到了生命的含义。”就是这样,田夫把苦难当作了人生的历练。

    笔下春秋:画活“绝境苍驼”

田夫的西部题材以大漠之舟骆驼为主,他的画中骆驼的素材是罗布泊腹地的野骆驼群。“人类的猎杀把这些野骆驼逼到了绝境!”田夫把镜头对准了大漠上的那些苍驼时,希望用画笔描画下自然的野性和生命的顽强。他画的骆驼始终是向前行走着,孤独而坚强。

  一次,田夫与绘画大师吴作人先生同台作画,二人不约而同画的都是骆驼,吴老看了他画的骆驼后很感慨,幽默地说:“你画的才是真正的骆驼,我画的是动物园里的。”吴老虽是自谦,话里却含有对田夫的肯定与赞扬。没有个性的艺术是死的艺术,田夫是九死一生才拥得这活的艺术。

  看田夫的画,时时有种被烘灼的感觉,悲怆、壮烈、神秘,梦中的西部在田夫的笔下表现出来,把人折服了。田夫认为,国画有个误区,总认为应该采用师傅带徒弟的文人画。而他的灵感却来自于音乐与梦。

雪山戈壁,浓云低垂,山川耸立,高原暮色,野驼狂奔,牦牛怒吼……这一切都令传统的国画手法显得苍白无力。因此为了表达对各种生存状态的感受,田夫对绘画手法的汲取达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在他的国画中,融合了雕塑的手法、油画的手法、版画的手法……

传奇田夫

  田夫总与“传奇”二字脱不开关系。他是恢复高考后我国第一位从高等艺术院校自愿到边疆的大学毕业生。他的生活始终在路上,曾历经4年、走过8万公里,成为沿中国版图完成旅行探险考察的人之一。

 

(新闻来源:晶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