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张扬的生命-----田夫的艺术魅力

已有 1041 次阅读  2012-03-27 05:50   标签西部  大自然  浪漫主义  主旋律  自然界 
张扬的生命 --田夫的艺术魅力

 贾廷峰

2005年3月田夫在泰国曼谷会见泰国中华总商会主席郑明如博士。(左起第二人为贾廷峰先生)

 

 

站在田夫的画前,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激动。我认为,田夫作品的价值体现在其浪漫主义风格上,确切的说浪漫主义色彩和精神已经深深地烙进了他的画作中。浪漫主义的思想基调是强调个性解放,浪漫主义的创作者们常常从个人的主观出发,擅用夸张、寓意的手法,运用强烈的色彩和奔放热烈的笔调来表达现实的理想。在田夫作品中,我们更多地看到那种对于世俗的苦苦抗争和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

田夫的画大多取材西部,用浓墨的重彩讲述着西部故事,演绎着中国西部的经典豪情。对田夫来说,西部是我国的圣域和净土。在田夫的生命里程中,西部就象强大的主旋律支配着他那颗敏感而坚强的心。许多年来,他象个行吟诗人一样在那广袤的大地上漫游,与其说他是个画家,毋宁说他是个自然主义的诗人,他把自己完全融入到自然之中,成为自然界的一部分了。他曾经写道:

“只有在大自然中,我才觉得有所欣慰,有所依托。我所置身的社会环境,既单调平庸,又缺乏生气,我在这种生活里只觉得陌生和茫然。而大自然所具有的坚实残酷,壮美奇瑰,则能够唤起我作为一个人的人性中所蕴含的各种互相冲击,甚至互相敌对的力量。这力量使我陷入孤寂与痛苦,并依靠这些力量与之抗争,所以我面对肆虐的风暴和平静的高山或荒寂的大漠时,其实是面对着我自己。那时我会清晰地看到我的怯懦与伪善,就象风暴已剥光我身上留存的一切非我的东西,在赤裸裸的自我面前,我已经感到了惶恐、震惊,也变得狂热而富有激情。我渴望挣脱、逃遁,进入高尚和自由中去,因为我清晰地看到了我的形象,而我却远远没有把它和自己重叠起来。”

在后来十几年的绘画生涯里,田夫终于找到了把自己和自由、高尚重叠起来的最好象征:在苍天厚土之间,在天与地的大背景下,画家笔锋下的野骆驼那百折不挠、积极进取、血脉赍张、浓郁悲情,充满着对生命的张扬和抗争命运的激情,也充分体现出了田夫作品的浪漫主义的主题和表现方式。

田夫的画不是风景画,不是旅行游记,他热爱大地和其间的生命。这种强烈的感情都在他的动感用笔中表现出来,那里一切都在运动和变化,从天际的云到沙丘,飞鸟和野马,都互相在召唤,在呼应,甚至苍穹在转,大地在摇撼,都缘自画家在燃烧的心地。他的人像的背景有时是一片单纯的色调,也凭由强烈韵律感的笔触推进变化极微妙的色彩组成。就像是流水的河面,其间还有暗流和漩涡。人们经常被他的画意带进繁星闪烁的天空、流沙奔腾的荒漠……他拒绝用纯灰色,但他的鲜明色彩并不艳丽,是含灰性质的、沉着的。给那片原本铁黑的空间一丝生命的暖意,他的画面往往通体简洁,明度和色相的掌握十分严谨,深色和重色的运用可说惜墨如金。他善于在极复杂极丰富的色块、色线和色点的交响乐中衬托出对象单纯的本质神貌。

此外,田夫的画作中总有一种梦幻般的神光带我们进入古老而神秘的西部殿堂,那里蕴藏着探索远古神秘的冲动和认知人类生存意义的渴望,无论是骆驼、牦牛、大鸟还是戈壁、湖泊和山野。那些复杂而简单的自然元素通过画家纯熟的技巧,成为启发人们对永恒神秘和美的认知符号和象征意义的定式。在那个原始般的荒野中,我们仿佛看到许多敬畏神明的仪式,人类总是那样地渺小、微不足道,他们小心的接近神灵--那些自然的化身,因为他们暴露在神灵们直接的威胁下,所以画家在作品中对人类和自己都提出了生存的求证。同时也对大自然万象进行了严肃的思考。寂静的世界里,热浪环绕似乎紧张而热切的注视着我们,高原与荒漠、天空闪烁着动人的光芒,满怀着预感和期望。生与死就如黑夜与白天、太阳与月亮一样变换、交替,首尾相联,没有终结,也没有所谓的生与死,一切都归结于不灭的轮回。

如果说艺术是艺术家的个性表现,那么田夫的画充分展现了他的个性。他探索过程的痛苦、浪漫和希望,寻求高尚自由的境界,冲破经验经历拘束的勇气,他的强悍和孤傲,都通过那些引人注目的画面表现出来,震动着我们的心灵。

2005年3月田夫在泰国曼谷会见泰国中华总商会主席郑明如博士。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