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茫谈名表】走下神坛的钟表---- 钟表的“社会思想史”

1已有 785 次阅读  2013-08-27 16:38

世界上第一座以“嘀嗒嘀嗒”的机械擒纵机构为标记的时钟,相传是出现在中国的宋代,由苏颂组织创制的“水运仪象台”。此后在13世纪传入欧洲。在这之前,日晷、漏壶与沙漏这样的计时装置,以简单的原理,反映着当时人们同样是“原生态”的时间观念。在这之后,“钟表”在欧罗巴这块大地上落地生根,根须紧紧扎入人们的社会生活之中。而五、六百年的演变,历经种种社会变革,钟表一直被推动着演变自身,同时,也对变革本身产生影响,从这一角度出发,钟表的变革,实在也可以称为一段人类历史的“社会思想史”。

日晷:欧洲早期的太阳钟——日晷


教堂塔钟:黑暗里的“福音”

遍阅史料,在钟表初进入欧洲的十三世纪,它便成为当时拥有绝对强权的宗教“御用物”。相传欧洲的首座以砝码作为动力的机械钟是在1283年出现于英格兰的一家修道院。我手头的德文资料里,也诸多关于十三世纪欧洲教堂塔钟的记录。1344年意大利帕多瓦的圣安东尼大教堂塔钟、1370年巴黎西岱宫塔钟因损毁已不存于世。目前存世最早的塔钟是1392年于英国威尔士大教堂建成的天文塔钟,它的指针尚在准确走时,记录着620多年的人世时光。

图02:1392年建成的英国威尔士大教堂天文塔钟,是目前存世最早的塔钟。

这一时期的钟,高高坐落于教堂的塔楼上,提醒着人们祷告的时间。时代尚处于被称为“黑暗时代”的中世纪。罗马帝国消亡后,欧洲强权统治消弱,封建割据带来频繁战争,科技启蒙还远未成型,农耕社会里人们唯一可仰仗的希望是神权。悠悠钟声代表着上帝的声音,对作息与祈祷的指示,成了黑暗中摸索着的人们一道最为清晰、明确的指导。可以试想这样一个场景:中世纪意大利的任何一座小镇,睥睨一切周边建筑的宏伟教堂,塔尖高耸入云。劳作的人们一双双仰望的眼睛伴随着朗朗钟声,市井画面里一场由钟声带来的对时间神祗的礼拜,在心理上,已先于教堂里的仪式而完成。钟,成为教会进一步加强神权精神统治的工具。钟表就这样在欧洲的宗教社会里,建立起满是庄严与强权色彩的意识形态之基。


走下“神坛”的钟表

图03:约产于1450年的早期欧洲座钟,外形仍具教堂外形。

图04:约产于1550年的早期欧洲座钟,风格华丽起来。

图05:约产于1740年的欧洲座钟

钟表的发展无疑可以称为人类科技持续进步的一个表征。除了科技,人类思想的发展动力对钟表演进步伐的推动,同样,甚至是更为重要的一个内在因素。自14世纪初始,欧洲文艺复兴运动自意大利萌发,这之后的三百多年,艺术家们开始将关注的目光对准了人自身。同时,十六世纪上半叶经过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森然的宗教铁律也有了软化,“信徒皆祭司”的理念让每个人可以自行与上帝沟通,笼罩于钟表之上的神性色彩渐渐褪去。钟表的嘀嗒声,也不再是专属于教会,只传达“上帝的声音”了。

这些内在的社会思潮伴随着钟表繁衍生息。到16世纪甚至更早,随着座钟的出现,钟表终于走下了“神坛”。这一时期的“文艺复兴座钟”在德语里甚至还被称为“小塔钟”(Türmchenuhr),钟的形制,以及其上大量的宗教题材装饰非常准确地反映出几百年来宗教对钟表的影响印迹。这一时期的座钟多以铜鎏金做为材质,座钟走下教堂之塔,首先以不凡的身价进入欧洲的贵族家庭。

在此期间,人类发现世界的尝试也一直未停下过脚步,钟表的演变发展也准确地体现在航海历史里。随着15世纪末到16世纪初,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远航至非洲及印度西南,探险家哥伦布四次航行发现美洲,欧洲人探索世界、发现新的经济增长源及殖民地的热情同样也催生了航海钟的产生。16世纪初哥白尼的日心说也作为这一时期的一种代表性思想,除了在天文学上的成就,同样影响着人们看待世界的眼光。葡萄牙探险家麦哲伦则紧随其后,于1519年开始的环球航行则历史性地证明了人对世界的认识与把握。钟表的角色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伴随着科技发展与实践,褪尽了神权影响,人们开始学会自主自发地掌握时间了。

06:早期欧非大陆地图

图07:德国纽伦堡锁匠于1530年发明的世界上第一只怀表——“纽伦堡鸡蛋”。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去除了宗教在精神上的垄断,走下“神坛”的钟表也异常迅速地发展起来。1530年,德国纽伦堡锁匠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只怀表——“纽伦堡鸡蛋”,状如一只鸡蛋的球形怀表实现了钟表史上的第一次“便携”,装在口袋里的“时间”随时可供把玩。相比中国贵族手里的“玉如意”,这只嘀哒作响的精密玩意被攥在手心里,这才算完成了人类对时间本身的第一次小小的控制。

从仰视到俯视:钟表的意识形态之变

18世纪初,发端于法国的启蒙运动带来近百年的新思维潮流。这一时期特色鲜明的“理性主义”思维,力图以经验加理性的思考,代替盲目信仰、传统教义等非理性,使社会的知识系统得以最终独立于宗教的影响,进一步生发、加强人的现实价值及自觉意识。原来由神职人员和贵族统治的旧秩序瓦解了。人成为科学、哲学和艺术的中心。从这个意义上看,座钟在16世纪后,经由贵族家庭的“染指”,也渐渐摈弃了最初的文艺复兴味道,宗教的影响也早已消失殆尽,钟表实现了进一步的平民化。装饰题材一扫过去庄严、不可亵渎的神圣,出现了活泼、生动的生活化场景。钟表的制造,直接接触到了生活的血脉。做家务的主妇、作坊里的手工业者形象开始出现在钟表的基座上,成为一种时尚。从这个角度出发,将各个时期的钟表作一个对比,就外形而言,这也直接反映出钟表的一个社会化历程。

081580年产座钟

091650年产座钟

101780年产座钟

111880年代产座钟

12:近现代产座钟

至此,钟表完成了一个“古典时代”的社会发展史。在人们仰望教堂塔顶,平视厅堂的座钟,再到俯首端详手心里的怀表,人与钟表相对位置的变化,再生动不过地映照出人们的意识形态之变。而时代没有停留。凭借启蒙运动之势,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将欧洲引向了最终的现代民主社会雏形,工业革命的号角声也已隐隐吹响了。


加速了900倍的时间

       

十八世纪中叶,随着蒸汽机的发明,欧洲至美国的工业革命再次引燃了一场广泛的世界变革。在这场以机器批量化生产为特征的变革中,钟表生产也改换了面目。在此之前,欧洲制表中心的瑞士仍一直是家庭小作坊式的手工生产。每只表的零件都需单独调整适配,无法批量生产。随着机器生产的加入,零件加工工艺精度提高,大量精密流水线开动,钟表生产面临了一次最大的变革。

钟表工业化生产的开端在欧洲可以以欧米茄的“19令”机芯生产为代表。19世纪末,继美国Waltham公司的工业化生产之后,瑞士路易制表家族进行了产业改革,放弃了旧式的装配系统,引入更精密、更先进的机械及技术,采用标准化生产方式,生产统一规格零件,引进新式分工系统装配。由此,钟表零件的规格化提供了流水线生产、分工装配的前提。随着产量的大幅增加,钟表在“平民化”之后,再一次完成了它的“普及化”。

今天,手执一只机械名表,我们津津乐道于它的品牌形象、陀飞轮技术,三问报时功能,还有月相、深水抗压,或者是嵌珠镶钻的名贵程度。手表的飞速发展早已不甘于计时之能。它的功能衍伸至上天入地,几乎可以成为现代社会生活面貌的一个小小缩影。同时,时间在这样的演变中,对人的社会生活也产生了新的含义。

最初的教堂钟声已成为久远的记忆。当年的塔钟,十五分钟一响,后来的二问报时表,也多是在一刻、一小时一次报时。对比中国古时的“时辰制”计时,时间更是成了一种田园牧歌式的写意化表达。而到今天时钟上的分分秒秒——最终的工业文明钟表制作息,时间在表盘上加速了900倍。今天我看身边的德国人大都随身一个小小的行事记录本:某日某时某刻需要看牙医、拜访客户、见孩子老师,或者是赶往机场。时间如案板上的肉馅,细细碎碎切割安排得如此精细。如果说时间是第四维度,与我们生存的空间结合成为一个立体的生命时段,那么,人对待时间的态度,也成为人本身对待生命的态度。由此,钟表发展至这个时代,已不止是触动,而是改变了人们生活的某种基质。

衷心感谢德国Dr.H.Crott 拍卖行及拍卖行所有者Stefan Muser 先生对本文提供的部分图片及帮助。德国Dr.H.Crott拍卖行联系方式:info@uhren-muser.de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