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茫谈名表】座钟珍品 可堪传世 专访慕尼黑Erwin Sattler钟表厂

1已有 1144 次阅读  2013-09-04 22:30   标签慕尼黑  钟表 

 座钟珍品 可堪传世

                                               专访慕尼黑ErwinSattler钟表厂

今日的全球钟表制造业,作为信息时代最后的一块手工机械制造的“净土”,在以“快速”、“丢弃”、“缺乏自省”为特点的时代生活背景里,显得格外神秘而高贵。如今,品牌众多、备受瞩目的瑞士腕表几乎代言了“钟表”产业的总体形象,然而市场流传有“瑞士表,德国钟”一说,在腕表之外,座钟已渐渐淡出人们目光焦点的今天,全球凤毛麟角的手工座钟生产商中,被国人称为“昂文德帝”的德国ErwinSattler品牌首屈一指,以精美高贵的外形、制作工艺和内在品质,依旧赢得人们久久地关注与赞叹。

陈茫(左)在Erwin Sattler 表厂现场采访表厂主人之一Stephanie Sattler-Rick女士(右)。


钟楼里的钟表厂


   我们在慕尼黑“德国时尚”钟表首饰店(GermanyStyle)里看到Erwin Sattler那座售价近十万欧元的黑色大壁钟时,它外表简洁的线条里,又透着现代工业极度精细雕琢后的简单的“精美绝伦”,放眼整体则是庄重与矜贵。我们一行人也再忍不住前往一探其大本营的热情了。

   Erwin Sattler钟表厂坐落在慕尼黑近郊的Gräfelfing地区,从最初算起来已有101年的制钟历史。我们到达时,远远就见一座外形恰如一只大座钟的小楼,楼面中间上下玻璃墙贯通,一只巨大的钟摆正在里面缓缓摇摆。

Erwin Sattler 2011年新出品的,可安装在台面上,多角度转动的Tempus Universum 时钟


   早在1903年,Erwin Sattler的祖父,当时的制表师HeinrichSattler 就在德国皇家专利局申报了带有永久日期显示的钟表部件的台式钟。由此,Sattler家族的制钟事业代代相传。1958年同为制表师的Erwin Sattler建立了自己的制表厂。2008年Erwin Sattler也刚刚庆祝了见长50周年。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Erwin Sattler 生产的挂钟就已名声鹊起。到了八十年代中,Erwin Sattler的女儿StephanieSattler-Rick与制表师Richard Müller夫妻协力,持续将表厂的生产经营推向更新的高度。到了本世纪初,ErwinSattler 已有20种钟表产品,产品90%零部件自产。至今,Erwin Sattler已被视为是国际排名第一的钟表品牌。ErwinSattler钟的售价自3000欧元到近10万欧元不等,形成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品质与设计风格。我们在表厂首席制表师Markus Glöggler先生的陪同下,参观了整个工厂的各个角落,也为这块五十年“金招牌”的生产细节与其背后的品质,做了一次新视角下的旁观与见证。


二十五人创造的“奇迹”


       Erwin Sattler的工厂并不大。楼上楼下几个车间分担着钟表生产所有环节的道道工序。因为不像腕表那样在方寸之间极端追求“精微手艺”,这里也就没有之前我们曾参观过的,瑞士芝柏表厂车间里的那种极其考较眼力的压抑感。

      Glöggler先生告诉我们,ErwinSattler 座钟外壳全部由多年合作的黑森林地区的制造商代造。工厂自己则生产了其他几乎全部的零部件,小到钟砣上的一颗螺丝。生产这样的一颗螺丝需要3到4个小时,外购的话可以大大节省成本与时间,但工厂一直在坚持自造,因为外购保证不了“它的质量之外的精美。”

   参观中,各个工厂车间各具功能,紧凑地组合成一个整体。从金属加工的现代化车床车间,到精微的细部雕琢工位,再到各类零部件的测试和组合安装,工厂里气氛宁静,节奏舒缓。钟表的材质多为铁、铝、钢及合金。在车间一角,操作台上一只蓝色钢针正在火苗上烧灼。据称,这样的一只指针,仅此一项工序就要持续一整天。在介绍中我们被告知,这里的一只月历钟表齿轮,需要分得清28、29、30和31天的微妙差别。除了安装的精度,在制造环节上已经对零件的生产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

   工厂的三个安装车间内,我们在各个工位上一一细致观察。Glöggler先生称,这里没有现代的流水线作业,每个工人要负责一座钟的全部安装过程。这里每周的安装量仅为10只钟。这又再一次体现出它保守的生产态度与对质量的高度追求。虽然说钟表的产量决定于它的市场,但ErwinSattler的生产细节上,处处也在抑制批量的出产。当Glöggler称,工厂全部员工仅25人时,我们还是为此吃了一惊:如此全球公认最顶级机械钟机芯制造商,数控机床、高档选材、精密组装、严格调试,几乎算是浪费的测试,13道工序皆在25人的手指下完成,在这样的生产规模下,钟表厂一年内各种尺寸座钟总产量仅800只左右。以此规模得享制钟业的盛誉,这本身已经是个小小的奇迹了。

ErwinSattler 售价近10万欧元的月相立钟Opus Temporis_Schwarz-Makassar

安放在地下室的Erwin Sattler 测试钟


   参观中,我们被带到了工厂大楼的地下层,一间玻璃门内,一座大钟被重重护卫,如同藏在深闺,不得见人的贵族小姐。这是ErwinSattler公司的测试钟。在这里,最大程度地摈弃了外界条件对钟表器件的影响,钟表簧片的精确度在这里达到了每月仅1到2秒的测试差。Glöggler告诉我们,选在地下放置测试钟,也是考虑到最大限度抵消高度带来的地心引力变化,从而对钟表精确度造成的影响。由此,通过这样的细节再次加深了我们对钟表品质的印象。


钟表制造的“童话与现实”


     Erwin Sattler的品牌宣言称:Uhrenfür Genarationen,可译为“可堪传世的钟表。”据称,ErwinSattler的座钟可以正常走时两百年。钟表厂主人,StephanieSattler-Rick女士在采访中对我们称:这是我们的格言,由此我们表明我们生产的钟表的高质量。

   在参观采访中,我们对ErwinSattler 的质量管理也有了认识。座钟与壁钟在产成后,每月的走时误差仅为1到2秒。而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与地形条件下,误差往往会有变化。ErwinSattler 表厂的质量保证里,同样包含了钟表的调试与校对。Glöggler先生称,出售的座钟在维护与维修上,工厂会提供全面的服务,对钟的安放点尤为关注。一座高楼里的座钟,会因为楼层不为人察觉的轻微摆动而产生误差,因而,也会造成误差调节上的问题。据称,这里每只出厂的钟,一般来说在15年内无需维修。这,就是对质量的自信。

   说到钟表的调节,ErwinSattler的钟表检测项目包括在山里、海边等特殊环境下的钟表状态观察。依据这些数据,可以指导不同的顾客调节钟表。Sattler-Rick女士为我们演示了壁钟的调节,以小小的“金钥匙”轻轻吃着力转动,看钟摆边的砝码吊链轻轻移动。“这里有很多乐趣。”并不善言谈的Sattler-Rick女士轻轻一句,带出了一点颇让人琢磨的生活哲理。一位业内人士曾说:人们买腕表大多是为了摆阔气,而买钟则是喜欢其内部设计且用于收藏。这样的说法同样轻轻一点,揭示钟所蕴含的那一点平实的“生活味道”。这,或许可以作为ErwinSattler“堪可传世”箴言的言外的补充?

     Erwin Sattler 工厂的参观接近尾声。交谈中我们谈起离此不远的黑森林“咕咕钟”。这也是大名鼎鼎的德国钟,而两者之间的对比形成了一个可爱的、参差的反差。ErwinSattler强调了钟表的精确度与在现代化工艺下,手工制钟所能达到的实用性与精致度,而相对的“咕咕钟”,它的憨拙、朴实带着满身的“童趣”,是德国手工业的另一幅面孔。德国制钟手工业的这两款完全不同的产品,从这个特殊的角度,体现出钟表的“现实和童话”,对照出ErwinSattler在现代工业环境下相得益彰的品质追求。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