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茫谈名表] 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萨克森的德意志时间秘藏

已有 941 次阅读  2015-03-21 08:21   标签古董表,收藏 

 

  德累斯顿,昔日萨克森王国的辉煌王都,易北河畔历经800多年风霜的历史古城。在人们眼 中,这座拥有大量华丽壮美文化遗产的城市无疑为德国历史文化的代言词,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游客来到这里,或是探访当地巴洛克建筑的巅峰之作,或是欣赏萨克 森的珍宝馆"绿穹窿",或是游览历代大师画廊,或是聆听当地著名交响乐团的演出。
  但不多为人知的是,在德累斯顿巍峨肃穆的王城宫墙深处,还隐藏着一座德意志的时间宝库,拥有世界首屈一指的历史钟表收藏--那便是坐落在茨温格宫中的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从某种意义上说,萨克森精密计时的历史就是从这里源起......

 

选帝侯的科学宝藏

 

"强力王" 奥古斯特二世(图片来源:德累斯顿国立艺术馆  摄影师:Jürgen Karpinski)

 

  一般说来,但凡提起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人们总会想到史称"强力王"的萨克森选帝侯兼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这位十八世纪的萨克森君主一生致力于将自己 对自然科学和人文艺术的热爱推广到治下的土地上。在他的文治武功下,萨克森的王都德累斯顿以其美伦美奂的巴洛克建筑、飞速发展的自然科学、日益浓厚的人文 气息扬名于欧陆大地,获得了"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人间天堂"等浪漫雅号。城内最负盛名的皇家宫廷建筑茨温格宫,也正是在奥古斯特二世的统治时期、为 庆祝其儿子腓特烈·奥古斯特与哈布斯堡王朝玛丽亚公主的联姻而建造的。

 

18世纪的茨温格宫(图片来源:德累斯顿国立艺术馆  )

 

  然而,尽管数学物理沙龙就坐落于奥古斯特二世修建的茨温格宫里,它的建立却并非强力王一人 之力。我们只要稍稍翻阅沙龙的藏品史就会发现,这座隐藏在萨克森王都宫墙之内、全面有序地展示着欧洲古代数学物理技术发展历史的科学宝库,其实是由数百年 来一代又一代萨克森选帝侯们孜孜不倦的收藏构成的。
   沙龙最古老的馆藏来源可以追溯到1560年选帝侯奥古斯特创立的"艺术陈列室"。这位选帝侯因其庞大的子女数在历史上被称为"奥古斯特爸爸",同时他也是 位狂热的机械装置爱好者。他的艺术陈列室中收藏了大量的手工艺、天文和测量技术设备装置,单是里程计一项便有十二件之多,此外还有象牙或黄铜日晷以及绝大 多数奥格斯堡和纽伦堡工匠制造的钟表。
  对于科学和机械的热爱,在选帝侯家族的血脉中代代相传。到1691年选帝侯约翰·格奥尔格四世时代,艺术陈列室已经汇集了一大批当时最好的科学仪器,包括 绘图工具、天文模型、星时计等等。然而这些珍贵的藏品仅仅是被分散陈列在德累斯顿皇宫的七个房间里,并没有进行过细致的分门别类。
  对这些藏品进行了全面清点、分类和整理的,正是"强力王" 奥古斯特二世。1729年,在他的主持下,数学、物理科学仪器被从不计其数、错综复杂的藏品中独立出来,移进了新设立的"王室数学和物理工具仪器陈列 室",并搬迁到新建的茨温格宫二楼。这便是当今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的由来。
  更为重要的是,萨克森王室从此开始聘请优秀的机械师、天文学家担任收藏的督察。由此,一些惊才绝艳的钟表制造师们得以走入了人们的视野。他们和奥古斯 特二世一样,将自己对天文、数学、物理、钟表的热爱倾注在了萨克森的土地上。在他们的心血浇灌下,茨温格宫的数学和物理工具仪器渐渐不再为"王室陈列"的 光环所局限,德国历史上伟大的德累斯顿精密计时时代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萨克森的"格林威治"

 

  从只为皇权光辉服务的"王室数学和物理工具仪器陈列室"到促成萨克森钟表制造业繁荣腾飞的"数学物理沙龙",带领沙龙迈出这第一步的是1777年被任命为高级督察员的约翰·戈特弗里德·克勒。
  克勒于1745年出生于德累斯顿附近的高尔尼茨。他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天文和气象学家,同时也是极具天赋的机械师。早在升任督察之前,他就在自己德累斯 顿拉米施巷的公寓中进行天文观测和测量。就任之后,他在数学物理沙龙之中设立了临时天文台,观测彗星、日食、月食及月球表面,并为其制图。由于准确的时间 对天文观测极为重要,克勒自制了精密天文摆钟,并为茨温格宫提供准确报时。他在数学物理沙龙的西南窗户位置设置了经纬仪以确定太阳时。当5月到8月之间经 纬仪因正午太阳位置太高而无法测量时,克勒自制了一面"太阳窗"。它被固定在一间昏暗房间的窗户狭小裂缝中,宽度近四英寸。太阳光只能通过上面预留的孔洞 射入房间,而窗户的孔洞可以向上或向下调节,以配合太阳偏角变化。这样,无论什么季节,克勒都可以精准地测量子午线穿行情况并确定准确时间。
  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天文观测的"副产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服务范围也渐渐从王室皇宫扩展到了德累斯顿整座城市--克勒每天首先于数学物理沙龙内以其自制的精密摆钟确定本地时间,再据此调校为德累斯顿市民报时的城堡时钟,为德累斯顿提供准确报时。
    从克勒开始,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的"授时服务"一代代延续了下去。在此后的150年间,无论是德累斯顿的城市时间,还是火车站的时钟校准,都是数学物理 沙龙一直承担着报时和校时的职责。据档案记载,从1890年至1910年间,数学物理沙龙每年报时600次。直到1920年无线电普及,数学物理沙龙都一 直是德累斯顿最重要的报时机构,是名符其实的"萨克森的格林威治"。

 

数学物理沙龙藏品:可显示行星运行轨迹的天文钟,由宫廷制表师Ebert Baldewein制作(图片来源:德累斯顿国立艺术馆  摄影师:Jürgen Karpinski)

 

"打黑工"的秘密皇家制表师

 

    1801年克勒去世后,约翰·海因里希·赛菲尔特接替他的职位成为了数学物理沙龙的督察。曾担任萨克森政府秘密金融秘书的赛菲尔特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天才制 表师。在进入数学物理沙龙前,他就已经出于兴趣爱好制作了众多天文精密摆钟和航海精密怀表,颇受人们称赞。但由于赛菲尔特始终没有接受过正式的钟表学徒教 育,德累斯顿小钟表制造商同业协会曾多次愤怒地向国王提出申诉,要求禁止这个"捣乱者和打黑工者"从事钟表制造活动。幸而国王非常了解赛菲尔特的才能,给 予他充足的支持并将他任命为数学物理沙龙的督察。19世纪初期,这位"打黑工"的秘密皇家制表师是整个萨克森地区最出色的钟表制造师,在精密制表领域更可 谓无人能出其右。
  赛菲尔特制造的精密钟表大多数被国王和选帝侯家族收入囊中,一些则被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求购,他的顾客包括著名的自然科学家亚历山大·冯·洪堡。 1797年,洪堡专程来到德累斯顿探访克勒和赛菲尔特,向他们学习使用六分仪和气压计等仪器,以准备他的中南美洲考察之旅。他还收藏了一块赛菲尔特航海精 密怀表,并将它带上了自己的旅行。从旅行记录中我们可以看到洪堡对这块怀表的评价:"我的观察辅助工具就是两块航海精密怀表,一块来自路易斯·贝尔托,另 一块则出自德累斯顿的赛菲尔特。我的赛菲尔特怀表,它只有一半钻石部件,但是每天的误差最多只有4到5秒.......如果不去动它,它在三天里的偏差经 常不超过20秒。"
  在三天到四天里误差两秒,这样的精确性的确十分引人注目。擅长于精准时钟制造的赛菲尔特对德累斯顿精密钟表制造业的发展留下了深刻影响。数学物理沙龙 中至今仍收藏着赛菲尔特制造于的一台天文摆钟,它有带切割摆锤的埃里克特式补偿钟锤和机械温度计、带轴石底板的剪刀钟擒纵机构,能连续运转八天。这座摆钟 曾作为数学物理沙龙的主要计时钟,为德累斯顿精准报时多年。


   
十九世纪的"电子读数钟"

 

古特卡耶斯"五分钟数字钟"模型,由路德维希·托伊布纳制作(图片来源:德累斯顿国立艺术馆  摄影师:Jürgen Karpinski)

 

  在数学物理沙龙的数千件收藏珍品中,一件旋转滚筒式的时钟模型显得尤为别致。从模型上可看 出,这枚座钟完全抛弃了传统的圆盘和指针,只用两个独立窗口显示时间,左窗以罗马数字显示小时,右窗用阿拉伯数字以五分钟为间隔显示分钟。这些数字都安装 在直径转鼓之上,以由下至上(小时)和由上至下(分钟)的动作转入显示窗口,如舞台场景转换一般,整体设计看起来非常现代前卫。如果不是展览馆的详细说 明,很难想象它是出自于19世纪的制表师之手。
  这枚"五分钟数字钟"是应国王奥古斯特之令为德累斯顿的森普歌剧院而作,其设计及制作者是数学物理沙龙的机械师约翰·克里斯蒂安·弗里德里希·古特卡 耶斯。据说,国王下令的原因是每次在歌剧开场之前,王公贵族都会打开自己的怀表核对时间,此起彼伏、叮叮当当的开表声在有音效聚拢效果的歌剧院里异常恼 人,国王希望能为歌剧院观众厅制造一座钟,让所有人都能从座位上看到时间,自此不需要再开怀表。
  要制造一尊能让所有观众都能看清的时钟,若按传统理念设计,需要一个相对较大的表盘。但就剧院而言,已经没有多余建筑空间安置这样一个带旋转指针的圆 形表盘。于是古特卡耶斯匠心独具地设计出了这个带旋转滚筒的钟,将它安置在两块玻璃之间,高高地在舞台上展示时间读数。这个技术奇迹获得了成功,1841 年森普歌剧院正式开放之时,这枚人们见所未见的"电子读数钟"引起了轰动。古特卡耶斯也由此被任命为皇家钟表制造师,并晋升成为了数学物理沙龙的督察。
  古特卡耶斯"五分钟数字钟"的设计颠覆传统,它跨时代的超前创新理念对后世留下了的深刻影响甚至持续到了百年之后--2009年,朗格推出带全机械跳字式小时与分钟显示功能的Zeitwerk系列腕表,"五分钟数字钟"正是其灵感的源头。

 

数学物理沙龙收藏的座钟,1738年制于布拉格

 

数学物理沙龙藏品:德国奥格斯堡1586年地球仪

 

格拉苏蒂从这里起步

 

  说起古特卡耶斯的名字,大家或许还会稍感陌生,但若提起他最得意的弟子,想必但凡对德国钟表稍有了解的人,都会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在19世纪将德国制表业推入历史新纪元的阿道夫·朗格,正是古特卡耶斯的弟子。
  1830年,15岁的朗格被古特卡耶斯赏识而收为学生。在古特卡耶斯的鼓励下,朗格完成德累斯顿的学业之后,前往法国、英国及瑞士四处游历,学习先进 的制表技能和知识。1841年,朗格结束漫游学习回到德累斯顿,此时他作为钟表大师已颇有名望,但个人的巨大成功并不能使他感到满足。朗格眼光敏锐地看到 了当时萨克森制表在工业革命时代仍局限在行会及手工业制度中的弊端,他希望在制表业中掀起一场工业化改革,引导德国制表进入工业社会的大门。
  1845年,朗格带领15名年轻学徒来到了距德累斯顿不远的小镇格拉苏蒂,在当地创办了第一个怀表部件制造工场,就此展开了制表工业的传奇之路。他根 据自己学徒各自的天赋才能,开始分别教授他们钟表制造业各种所需部件的制作方法,包括制作底座、制造传动齿轮、制造上弦发条、生产和精加工发条盒等等。这 些年轻人在接受朗格的基础培训之后,接下来5年独立开业,并以自己的企业专门供应上述产品。就这样,朗格渐渐将现代工种分工制度引入了德国制表业。他带头 在格拉苏蒂建起了完整钟表产业链,引领德国制表业走上了现代腾飞的道路。
  百年来,朗格品牌一直和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2014年朗格在日内瓦钟表展上惊艳推出的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月相腕表,配备轨迹月相显示整时器和14天动力储存机芯,其表盘设计就是参考了赛菲尔特在1807 年创作的整时器。而在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的展览厅中,我们也能见到传奇式的朗格"42500"高复杂怀表,这枚1902年问世的怀表是朗格至今最制作过 的最复杂怀表作品,代表着朗格历史悠久的制表技艺。
  作为格拉苏蒂钟表工业的领军者,朗格一直对数学物理沙龙心存感恩。正如瓦尔特·朗格老先生所言,"如果没有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 朗格。"的确,萨克森精密计时的钟表氛围无疑是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历史延续的结束。19世纪德国的制表工业在格拉苏蒂腾飞,格拉苏蒂的时间则是从这里起 步。

 

朗格42500高复杂怀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