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茫谈名表(二十六)钟表家族的神秘贵族 -- 马车表

已有 930 次阅读  2015-05-07 16:12   标签古董表,收藏 

 

  要说马车表,不妨先谈谈欧洲历史中的马车发展进程。约是公元前两千年,黑海附近大草原的几个部落在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流域最早使用马 来拉车,开启了欧洲马车的历史。在最初的岁月里,马车的主要用途只有一个,就是将货物从一处运到另一处。古代马车的运输功能在古罗马登峰造极。鼎盛时期的 古罗马帝国修建了八万公里的平坦大道,坚固的四轮运输马车在大道上隆隆驶过,建立起欧洲第一个良好的陆地运输系统。

 

1747到1750年间的柏林式马车,收藏于由维特尔斯巴赫补偿基金资助的宁芬堡马车博 物馆(图片来源:巴伐利亚城堡管理处)

 


欧洲旅行马车发展史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车的另一个重要职能---载人旅行日益受到重视,但直到17世纪中期,欧洲的旅行马车几乎都是王室贵族、上层社会的专属交通工具。 欧洲宫廷对于旅行马车的记录最早可以追溯到1457年,当时的匈牙利国王拉迪斯劳斯五世将一批匈牙利风格的四轮马车作为国礼赠送给法国皇后。这批马车被称 为"科奇",这是以它们的制造地---匈牙利一个名为"Gutsche"或"Kutsche"的小镇命名的。之所以赠送给皇后,是因为15世纪的欧洲盛行 男子骑马的风俗,人们普遍认为男人乘坐马车是有失尊严的行为。不过这种轻视马车的风气在16世纪发生了改变。翻开《纽伦堡编年史》,在1591年的历史档 案里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纽伦堡总督弗里德里希携夫人乘坐马车出游的描述。但当时的马车构造极为粗糙,仅仅是用牛羊皮搓成的四股皮带穿过铁制吊耳绷挂在车架 上,再把车厢悬挂在皮带上方而已。
  追求享受的欧洲贵族显然不会满意于如此简陋的马车设计。在他们的督促下,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对这种新型交通工具的探索从未停止,而王公贵族的喜好和品 味也一直影响着马车风格的变迁。弧形木弹簧的发明使得乘客不用再忍受车厢悬吊在皮带之上的晃荡之苦,而到17世纪末期,人们已经掌握用马车前轮"带动"车 厢、以增加驾驶灵活性的技巧。这些都为勃兰登堡选帝侯总管冯·克维泽尔的新发明创造了条件,他当时正绞尽脑汁研发一种全新的四座马车,以供选帝侯前往巴黎 的旅途使用。按照克维泽尔的设计,马车车厢高高悬挂在车辕之上,这样车辕上方的车门可以自由开关。他同时还首次在马车上使用了玻璃窗。克维泽尔设计的柏林 式马车很快在欧洲上流社会流行开来。
  和德国贵族不同,奥地利皇帝约瑟夫一世喜欢在旅行时享受明亮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因此奥地利的工匠投其所好地设计一种新式的四座马车,车厢既可以完全 封闭,也可以呈半敞开状态。皮制的车篷可以从中间分开,既可以拉到前面,也可以拉到后面。这种马车被后世称为"朗道马车"。

 

选帝侯卡尔·阿尔伯希特的皇室马车,收藏于由维特尔斯巴赫补偿基金资助的宁芬堡马车博物 馆(图片来源:巴伐利亚城堡管理处)

1870到1871年间路德维希二世的皇室马车,收藏于由维特尔斯巴赫补偿基金资助的宁 芬堡马车博物馆(图片来源:巴伐利亚城堡管理处)

 

  位于德国慕尼黑宁芬堡的马车博物馆是欧洲最大的马车博物馆之一,漫步其间,可以将几个世 纪以来巴伐利亚王室使用过的马车尽收眼底,并由此了解欧洲皇室马车由俭入奢的风格变化。博物馆收藏的马车每一架均是配以彩绘、琉璃,极尽奢华。车厢的雕刻 和漆画也是装饰的惯用手法,通常由著名的手工匠人操刀,对中楣和边沿精雕细琢,进行美化。

 

1856年间马克斯二世的皇室马车,收藏于由维特尔斯巴赫补偿基金资助的宁芬堡马车博物 馆(图片来源:巴伐利亚城堡管理处)

 

  当然,旅行马车也并非一直是贵族的专利。随着社会的变迁,旅行马车渐渐进入了民间。18世纪初期,仅巴黎一座城市就有15000架出租马车可供人们使用。 欧洲的旅店也不得不拓宽自己的庭院,用以停放不断增多的旅行马车。英国的裁缝行会甚至向有关当局抱怨,乘坐马车使人们衣服的磨损率大大下降,导致裁缝们的 生意纷纷遭受了重大损失。
  长途公共马车亦在18世纪下半叶问世,最初只是为满足往返于巴黎和里昂之间的旅客而设置,但很快风靡欧洲,成为了整个欧洲大陆的主要交通工具。事实 上,在欧洲的某些乡村地区,直到1930年马车都是该地区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

 

马车表-一个时代旅行的见证

 

  随着欧洲旅行马车的推广,精明的制表商们很快从中看到了商机--尽管当时钟表家族已有诸 多成员,但在适合马车旅行的机械时计方面,却仍是一片空白。

 

  欧洲马车旅行图(作者:著名影视艺人林栋甫)

 

  罗马帝国灭亡后,由于连年的战乱,曾经的罗马大道因数世纪失修而日渐崩坏,恶劣的路况使 得17到19世纪的马车旅行绝非我们今天想象中那般优雅和充满诗意。翻阅百年前的旅行书信记录,我们发现,当时欧洲的长途马车旅行等同于艰苦卓绝、险象环 生的冒险。1780年,莫扎特在写给父亲的信件中如此描述他的旅行感受:"因为马车不断地颠簸,我向您保证,晚上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入睡。从瓦瑟堡到慕尼 黑这段旅程,我觉得我整个人简直都要散架了。我不得不用手撑着座位悬空坐着,好让自己舒服一点……"同时期,埃森巴赫的瑞德瑟男爵夫人在写给丈夫的书信中 也抱怨道,"马车晃动得如此厉害,我简直喘不过气来,剧烈的颠簸总让我撞到车厢。我必须紧紧抱着孩子们,以免他们受伤……"
  对于普通怀表来说,这样猛烈的颠簸摇晃无疑是保养的大忌,会直接影响它的正常运作。因此,即使在运动、颠簸、钟体不垂直于地面等状态下仍能准确计时的 马车表,也就随着马车的发展应运而生了。
  为了设计出适用于长途旅行的马车表,制表师们可谓煞费苦心。与普通怀表相较,单看外观马车表便已卓然不凡。一般来说,马车表均是直径9到12厘米的大 型怀表,之所以设计这样大的尺寸,是因为事实证明,车厢的动荡颠簸对大型钟表的影响远比小型钟表要小。大型弹簧对齿轮组间摩擦的抵御能力也要更强,何况大 型钟表的驱动力还可以轻松抵御旅途中因天气寒冷而带来的机油凝固问题。其次,马车表质感厚重、坠手,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这主要是因为其表壳用料,均是厚身 足料,不惜成本,这样做的用意,是为了能在动荡的户外环境中更好地保护机芯。此外,马车表在其银制或镀金的表壳外,还有一个保护性外壳,一般以绘有寓言或 神话故事场景的浮雕作为装饰,其作用除了防尘之外,还能减轻撞击摔落带来的伤害,也能在上下车的时候遮风挡雨、对怀表起保护作用,而且制表师们似乎是觉得 双层表壳仍不足以对抗马车的颠簸,又特意为马车表设计了第三层保护性外壳。这一层外壳多以黄铜或紫铜制成,再用上好的皮料或者鱼皮包罩起来,可以起到良好 的减震作用。
  功能方面,问点和闹钟是马车表的基础功能配备,这两点也是针对长途旅行设计的。问点功能可以在任何时候,包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随时告诉它的主人现在是 什么时刻;而闹钟就像一个最忠实的奴仆,在主人需要的时候,准时唤醒它的主人,绝不会因为疲劳贪睡而耽误主人的行程。

 

681年左右的镀金马车表,直径9.5厘米,带闹钟和自鸣功能,由奥格斯堡制表师克里斯 多夫·辛勒制作(图片来源:克里斯蒂安·菲佛-贝利先生提供)

 

贵族的时计,时计的贵族

 

 

1745-1746年间的两问皇室马车表,由伦敦制表师老马蒂诺·约瑟夫制作。直径 14.6厘米,表盘使用内填珐琅技术,刻度使用土耳其数字,外壳绘有银制浮雕装饰(图片来源:克里斯蒂安·菲佛-贝利先生提供)

 

  马车表的精密设计和复杂构造注定了它的身价不菲,因此马车表问世后,便迅速以奢侈品的身 份被热衷于旅行、狩猎和探险等户外消遣活动的欧洲王室、贵族、上层社会所接受,成为这一群体的新宠,也成为当时社会地位的象征。马车表的这一特性甚至在各 国语言上也留下了痕迹:在法语词典中查阅"马车专用时计"这一概念,唯一的对应词目是"皇室马车表"(montre de carrosse);而在意大利语中,也只存在"豪华四轮马车表"(Orologio di carrazza)这样的短语。
  马车表似乎从一诞生便与上层社会紧密相连,以至在民间的马车文献记录中,几乎见不到关于这类贵重时计的只言片语。唯一的例外是彼得迈耶时期关于邮政马 车的记录:"5分钟时间换马,10到15分钟时间检查节点,吃饭时间30到45分钟…这样的安排需要严格遵守时间,马车里的钟表成了维持这一安排最重要的 工具……"、"(这是一枚)1825年到1830年间的邮政马车表,属于邮政马车的马车夫…… "。由此,我们推测,民间使用的马车表几乎都由公共马车或邮政马车提供,这一点也在多名钟表学家的专著中得到了证实,例如钟表学家阿尔弗雷德·莱特 (Alfred Leiter)在他的新书《怀表珍品》中里提到,"马车表是当时一种典型的旅行用表……旅客不时会想知道自己离目的地还有多远,但不可能随时掏出自己的怀 表来看,何况很多人根本不带怀表,所以当时普遍的风俗是,在马车车厢侧壁安装大型马车表,这样每个旅客都能很方便地看到时间。"
  的确,历史上关于私人马车表的史料记载多是出自王室或上流社会,即使是制表工坊的工作记录,有关马车表的篇章也直指向欧洲各国宫廷。倘若我们在18世 纪瑞士拉绍德封制表师约书亚·罗伯特(Josue Robert)的制表工坊日志中查找马车表制作的相关记录,看到的也都是 "1783年,皇室马车表的一个徽章需要打磨上光……一款皇室马车表的银表壳已经完成了…一款带闹钟的皇室马车报时表,黄铜表壳,尚待打磨镀金…"这样的 记录字样。
  17、18世纪,欧洲宫廷的皇室马车可谓极尽奢华之能事。路德维希十四世皇后的皇室马车曾经轰动了整个巴黎 - 低矮的车厢和松散的窗帘象征天空的寓意,四根雕花的车柱支撑着四面镀金且装配了镜子的车厢,金光闪闪,拉车的是六匹白色骏马,每扇车门边都坐着一位宫廷贵 妇。这样的豪华马车,自然需要制表师制作华丽精美的马车表,以供地位尊贵的乘客在旅途中赏析把玩。

 

伦敦制表师保罗·兰波1784年制作的镀金珐琅皇室马车表(图片来源:克里斯蒂安·菲佛 -贝利先生提供)

 

作者本人收藏的兰波自鸣马车表

 

  例如伦敦制表师保罗·兰波(Paul Rimbault)1784年制作的镀金珐琅皇室马车表,表圈镶嵌贵重宝石,表盘置于古典主义风格珐琅绘画的表面上,别出心裁的设计和完美的艺术效果使其 极具收藏价值。笔者本人也收藏了一块兰波制作的自鸣马车表,镂空精美雕刻,鎏金双层表壳,表壳内侧雕刻有花纹式样,背面是精美的珐琅微画。该马车表制作于 1770-1785年间,历经三个世纪,机芯仍然运作正常,闹铃声清脆明亮。

 

宝玑制作的马车表(图片来源:斯沃琪集团)

 

  另外,一些著名的钟表大师也在这个领域留下了自己的作品,比如被后人尊称为现代制表之父 的宝玑,我们找到了他在1833年2月为西摩爵士制作的一枚马车表,复式擒纵机构,银制表壳,珐琅表盘,带闹钟和问点功能。
  马车表从一诞生就与贵族结下了不解之缘,但若因此就将它看作华而不实的消遣摆设玩意儿,那便是大错特错。毕竟,欧洲真正的贵族精神从不意味着养尊处 优、悠闲奢华的生活,而是指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中也无法埋没的以荣誉、责任、自律等一系列价值为核心的内涵精神力量,这与马车表在艰苦的户外旅程中也始终 保持精准的理念完全契合。从这个意义上看,马车表不愧为钟表家族的真正贵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