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漫话《五百罗汉图卷》

已有 1536 次阅读  2012-05-22 14:58   标签众生 
                       “三谛圆融”融众生

                                         -- 漫话《五百罗汉图卷》

   有学者来访,看到我杀青后的五百罗汉图大为震惊:“此等洋洋大观用大写意画法贯之,不知是内容给形式出的难题,还是形式给内容出的难题,真前无古人也!”子以为,以笔墨形式为圭臬的大写意绘画,在技法上很难与主题性强气场宏大的人物画卷洽接,随性洒脱文人雅趣的写意画,是游戏于笔墨间的形而上的艺术形式,很难想象用韵律感极强的笔墨,去诠解复杂的千姿百态的人物情感表现,这就是为什么存世的这类绘画题材清一色的是用线描技法表现的原因所在。

   夫所持观点,愚大以为然,之所以“冒天下大不违”,绝非“人为者我不为”简单的价值取向,长期的砥砺修行,使我明白了学与识之间存在着一个长期积累和变通的过程,画者表现能力的高下,将取决于“技近乎道”所产生的“庖丁解牛”效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综学积淀以及永无休止的探索精神,才能攀登上知识的颠峰。

    就国画而言,可以在书法中体味出用笔的变化,可以在自然中领悟到生命的规律,音乐带来了韵律的启示,哲学让我们明白了冲突与和谐的互生关系,当艺术历程丰盈到象流水一样溢放的时候,画者的认识也自然达到足够高的境界,这时已毋须再斤斤于传移摹写、应物象形等大众化的绘画语言,而跃升为形而上的艺术层面。绘画在符号的表达中以大小长短、参差错落、枯润浓淡、疏密氤氲等审美表现,从容不迫的书写出(注:是书写而不是描摹)胸中的意象,在轻重缓迅的节奏中呈现出交响乐般的绘画过程,审美活动获得了高度自由的表现空间,神会到水墨大写意的最高境界 --化境。

    人物画是我创作的主干,早期在连环画插图方面发表过大量的作品,毋容质疑这方面的侧重锻炼了我的人物造型能力和线条表现技巧,同时也带来了不少弊端:受文字图解化的桎梏,养成了对场景、物形的亦步亦趋,为之后的国画创作设置了不小的笔墨表现障碍,图解式的表现手段一度使我在小画放大画的工匠式的圆、滑、熟、媚层面间徘徊,不能自拔。这一度我心境极差,放弃了所有的稿约,画画进入了休眠状态(这阶段是我作品发表的鼎盛期)。沉积后的反思使我对自己的艺术之路作出客观的评判,我未经历过院校师训,走的本来就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从童年的涂鸦画壁,靠自修走到专业的美术岗位,都是按照自己的探索轨迹一步步走出来的,虽然荆棘丛生,然阅历广泛,养成了旁征博取以奇入正的思维方式。我开始为我的蜕变另辟蹊径,埋头于书道上的探索,书肇乾坤,追根溯源,书法技巧和书理逻辑给我带来了全新的启示,在笔墨的探微抉奥中寻找到了无所不能、无所不通的中国画表现形式,涅盘后的重生,使我在各种题材中从心所欲的演绎出规律化的“笔墨精神”,山水、花鸟、人物在笔墨的诠释下融会贯通,这为我酝酿中的“五百罗汉”奠定了特立独行的审美意象。

    也许佛教本体并不想把布道活动搞的如“大雄宝殿”般的庄严肃穆,令善男信女们敬畏到战战兢兢的地步,三千沙弥围听如来佛菩提树下讲道更符合佛经本意。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雄宝殿”式的氛围对教化民众来说可能比高深莫测的佛意偈语更具现实意义。记忆中童年最有意义的活动就是在大人的带领下去寺庙拜谒神仙了,我最喜欢参观的是“大雄宝殿”两旁栅栏里栩栩如生的金刚、力士和脚踏小鬼的夜叉以及威武英俊的韦驮,每次归来后都久久不能释怀,东涂西抹寻找记忆中保留的影象,这也种下了我对人物画迷恋终生的最初印痕。

    画画与人生息息相关,年轻时精力充沛然功力未逮,虽殚精竭思砥砺苦修,然功倍事半,不能窥生、拙、老、辣之品,但也不必性急,水满则溢,功到天成,没有前期的造型能力也就没有后来的栩栩化境,毕竟画画是以形象为根基的,笔墨是画画通往精神世界的介质。

    经历了岁月的积淀,“五百罗汉图 ”终于以万流汇川之势大成于我绘画事业的鼎盛期,将毕生的所学、所见、所感尽情挥洒于秃笔纸素中。 

 

                                                           许锦集

                                                       2012年5月22日于《大集阁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