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轻诉我的童话嘉年华——杨静的近作

7已有 2915 次阅读  2007-03-21 13:3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杨静,已在当代艺术圈子里呆了六年有余,30岁貌似一个坎,许多人将自己事业的第一个转折点定在30岁,成功与否在此一役。杨静他们这拨人就站在这个坎上,在从学校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杨静与朋友兼同学的其他11个人就在酝酿着折腾一个展览,作为自己毕业三年的一个总结,这就是2003年的第一次“N12”联展,这个展览在那一年因其年轻而新鲜的亮相,给了无数人耳目一新的视觉冲击。N12的联展已持续办到第四回了,杨静的各色各样的玩偶精灵也以其“卡通”的视觉图示和另类的风格逐渐得到策展人和理论家的关注。

 

随着70年代后出生的这拨人逐渐跨入当代艺术的主流阵营,70后对卡通的痴迷究竟是时代性的文化投射、文化反映还是文化性的归属与区分仍在被广泛讨论,“卡通”在这代人精神特质上的属性体现也成了一个暂无结果的讨论话题,当年沉醉于《铁臂阿童木》、《蓝精灵》、《花仙子》、《大闹天宫》等经典动画的孩子们如今都长大了,最早引进中国的那些日本、美国的卡通片和漫画曾是这拨人年幼时的精神食粮,在经济逐渐独立之后,不断推陈出新的各种炫目的时尚玩偶成为许多25岁上下的年轻人的收藏目标,玩偶成为他们构思理想世界的载体。他们带着儿时对卡通的痴迷进行创作,作品中也或多或少烙下了卡通的印迹,在笔者看来,对于70后的这拨人而言,卡通与其说是表达方式,不如称之为生活习惯,卡通融入到了这个年龄段人的生命记忆中。

 

 如果说,商业对于90年代初兴起的顽世现实主义和艳俗艺术家们而言,是一种理想和试探,那么对于70后的艺术家来说,商业已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他们生活的现实,他们成长的经历是伴随着中国商业文化融合同时进行的,大量富于视觉冲击力的商业化产物是他们个人经验和信息的最直接来源。摇滚乐、电视机、录像机、卡通片、好莱坞大片、电子游戏机、电脑、INTERNET、麦当劳、肯德鸡、可口可乐、牛仔裤、《ELLE》杂志、香奈尔香水、范思哲时装等商业流行文化一直占据着70后一代人的精神和物质生活,他们的个人状态代表了当下都市前卫时尚的色彩,并成为大众文化的组成部分,作品文本也体现了对艺术时尚化的玩味,他们对现实生活的直觉透视犀利而不做作。

 

 杨静的创作便在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具有了典型性,且具有鲜明的商业基因的痕迹。近年来,她一直以流行于青年人当中的日本玩偶SD娃娃作为创作模特,虽然他本人并非SD娃娃收藏迷,但流行文化对杨静精神世界的影响却可以通过SD娃娃得到现实还原,在这个原型基础上,杨静的画中出现了卡通味十足的各种艳丽、多变的娃娃造型,与此同时,杨静还通过一些辅助图像建构起种种新的景观,玩偶大而空洞的眼睛传达出的虚无的信号会令人心生惊诧。

 

    如果因此而武断地将卡通视为杨静唯一的视觉经验显然有失偏颇,当你细读画中的信息,你会发现杨静表达的原本是成人的世界,这些娃娃好像是游弋于虚拟现实与物质世界的精灵,是幼小形象与成熟创伤的结合体,在如此丰富的信息感召下,杨静的“SD娃娃”系列为我们探究卡通一代的多样性提供了新的范本,毕竟钟爱卡通的孩子已长大,眼前的这个成人世界对她来说更为丰富、精彩、多变,甚或令她措手不及。

 

70后的这代人与他们的前辈相比,另一个突出的特点还在于,她们出奇的注重自己的生活品质和自我世界的完善,她们比父辈更懂得自我的含义,他们不像父辈们那般执拗地在两元的主题间徘徊,而是灵活地转捩于更为多元的可能性之间。于是在他们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许多新鲜而独辟蹊径的点子。如同小女孩把自己心爱的娃娃打扮成自己眼中漂亮的样子那般,在杨静的世界中,总有装扮出自己心念中的世界的好奇,沉迷于自我构筑的世界中,并通过想象力的无限发挥将梦想在作品中幻化成了现实。杨静的画中同样有直面世界丑陋面的勇气,神话世界里,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后,那些与繁华并存的战争、欲望同善良平和无休止地争夺着对人类世界的主导权,杨静在《东南飞》中用战争的恐慌与邪恶叠印出了和谐浪漫、鸟语花香,实则是异化的障眼法,年轻的杨静以出人意料的认真态度在关注着周遭的世界,表达她对现实的自我警醒。

 

有人说70后一代是矛盾的一代,他们一脚迈进了时尚潮,另一边却还沾染着传统的氤氲。2006年,杨静新创作了一批突出娃娃单体形象的作品——《T.M.CN》和《临界点》两个系列,与她更为大家熟悉的旧作相比,《T.M.CN》系列突出地使用了宋代院体小品画中常用的图示,《临界点》共三幅为一组,画面中一个受伤的SD娃娃手里分别握着刀、戟、箭三样冷兵器,娃娃的身上布满中医人体的经络和穴位。杨静是一个擅长组织作品情境的画家,她的作品一贯具有多层次、耐得寻味的景观面貌,而在2006年这批新作中,这一特质仍然被画家保留了下来,这同时也可以看作杨静绘画作品中个人禀赋的流露。无疑,杨静在最近的思考中,已关注到了中国传统美学图像沉雄厚实的特质,慢慢抛弃了过往作品中过于繁复的信息符号,传统图示的运用提纯了作品中空灵的感受,这种大胆的抛弃给作品带来的是更为干净的思维表达,赋予了作品更为轻松的审美空间,也留给读者余韵不绝的反观余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