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对艺术本真的追问

2已有 217 次阅读  2018-01-14 10:30
                                                                            

                                                                 -----论朱雨泽的分形艺术


                                                                              张 清 源

 

     人类在发展历程中,在与自然相依存的过程中,对自然的了解、认识、利用和改造都是基于人类生存的实在需求。中国人信奉道学,在追寻道的存在,所谓艺术之道,或说艺术家创作之道,这个道即发现规律,这个道即艺术法则,这个道就是人对自然规律的理解和阐释。道之所以深不可测,是因为自然规律无穷无尽,人类探寻自然奥秘才乐在其中。就自然的色彩和形态而言,它包含着所有的艺术元素,艺术家的天职就是发现这些至雅的元素,并组合这些元素将他们有意义的升华,从混乱无序的状态中再造出动人的、和谐的、画面来。艺术是人类精神文明的结晶和最高境界,千百年来人们为了追寻理想中的精神乐园,一直不曾熄灭这艺术创新之火,艺术家正是从这一不竭的自然规律中不断汲取力量、灵感,来进行天人合一的智慧性创造。
      近两年来常常与朱雨泽在一起探讨艺术的问题,特别是艺术的本质和本真的问题,也多次问及到他的创作理念。他认为在当下的中国,对当代艺术家而言,最重要的是中国当代艺术价值体系重建,它首先应是一个“价值颠覆”的过程,即传统的范式观念、意义消解与新价值体系重新建立的过程。在解构之后,就是如何本依着中国自身文化和哲学来建构。他认为中国的艺术发展要独立于西方旧有的和现在的艺术范式,要依靠自身的文化哲学精神来建构,同时也有必要吸收西方艺术的精华和相关学科的发展。在艺术领域的不断创新和形式的不断颠覆下,人们对新艺术形式的鉴赏也会随着艺术自身的发展而变化的。
     艺术就是真理,它有相对性、时间性、空间性,它在不断易变着它的意义和内涵,但它始终是伴随着人类的进步而前行的。今天的世界是全球一体化和多元的时代,后现代主义是人类后工业的产物。它之“反叛性”冲击着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和文化的矛盾,给当今人类以深刻反省。后现代主义的产生是一个历史的必然,但后现代主义也并非是人类的最终归宿,哈桑“解构”后还要“重构”,贝尔最后仍求助于“新宗教”,哈贝马斯要建构自己的“新理性”,可以看出他们对人类更高层次的和谐生存状态的期盼。朱雨泽近几年的作品在探讨“自然韵律”,用画面的自然来批判工业革命给人类生存带来的不良后果,这也是受这些思想的影响。这种“自然韵律”本身凭借其原创的艺术价值的纯粹性,占据了一切流变、残损和缺憾的崇高地位,因而与现实中第一自然之美的事物拉开了距离,并形成一种价值上的张力。
    近几年朱雨泽可谓是厚积薄发,创作了一批不同以往的全新作品,这些作品不同以前之处就是少了主观主义成份,或说是将主观的作为“隐藏在画面之外”了。朱雨泽在发现和利用一些自然或生活中的元素,使他的艺术更具有真实感,艺术因素在他的内心唤起了自由和思想解放的精神。后现代美学对艺术的本质探索就是基于超越主客二分的观念形态决定的,是对主观至上的现代艺术的解构,以及对艺术终极的追问并寻求答案。在后现代美学思想导引下的新抽象艺术将开创人类抽象艺术史的第二进程——摆脱了主观的“现实”异象和可辨识的“相对造型”,由纯粹的艺术语言建构并独立于现实世界的“绝对造型”,朱雨泽的探索属于这种新的分形艺术范畴,这种艺术的探索必将成为了人类文化精神新的纪元。
    我认为真正的艺术哲学要在精神层面上让艺术离开“美”这个异化了的概念,而回到本真的“真理”概念。艺术真理就是艺术真实,就是让生活进入艺术心灵的真实。它不同于外在生活本身的真实,更不同于所谓符合客观事实的认识。可以说朱雨泽分形艺术是其心灵的外化,所以,艺术的源泉是心灵对生活的感受和体验,而不直接是生活本身,更不是观察的客观对象本身。随着感受而深入到体验,艺术就进入了精神的层面,这是一个高于形式感的层面。所以,它可以不再需要形式的完整与完美,甚至是非完整的形式更能够表达心灵体验到的空寂、苍凉、幽深、旷远、崇高、神圣、痛苦、忧伤或恐惧。这些精神意境远非美或不美的感受所能达到的,也不是所谓“美”的理念所能概括的,这里需要“真”的概念。只有在艺术形式中的心灵真实才能达到这些精神意境。朱雨泽的探索是对艺术本真的一种追问,对艺术绝对意义的追问。
艺术的自由王国只存在于艺术家的思想之彼岸。真正的艺术家总是不满足于现实而才有终极价值的追求,它被表述为自我实现、终极关怀、本真的存在、自为的存在、形而上的追求等等,它其实没有确定的解答,而只是超越的过程。朱雨泽近些年渐渐地把关注点从结果转移到了体验过程中来。其实艺术家人生过程的重要性是第一位的,因为结果是虚幻的,是过程中的一切因缘的巧合,离开了过程,结果是没有意义的。把创作之心放在过程中,把聚焦在结果上的目光拉回到过程中,享受过程的艺术,就是对艺术的本真的感悟。


    朱雨泽在创作中始终在不断超越自我,他在最近的创作过程中发现水在丙烯、油画等颜料中的意义,在创作中发现“炁”(气)的存在和作用,并义无反顾地坚持着------。关于艺术本质的问题,海德格尔和老庄道学均有所研究,他们都深入论述了世界、大地与形象、真理之间的关联,而道家从“天地自然之象”使道、炁、象成为理解艺术本质的核心范畴。在艺术家的创作方法问题上,海德格尔强调艺术家“回到事物本身”,通过捕捉“物象”和艺术元素来创作,但又不拘泥于物象。道家则以“虚静,心斋,坐忘”等论述了艺术家的审美心胸与境界。关于审美的超越,海德格尔则以有限的“出场”与无限的“未出场”和整体统一的显隐学说,极大地突破了传统的典型学说。道家则以“炁”等的虚实结合既强调了物象的虚实,又突出了“象外之象”的虚实。
   朱雨泽的分形艺术作品有宏大的气势,在画面中一种尊道的自然,强烈奔放,大气磅礴,充满阳刚之气,注重大手笔的表现的特征,同时洋溢着庄严高贵、豪华壮观的气韵。绘画(也包括抽象画)开始成为教条,成为新的经典时,就需要有创新意识的艺术家来打破它,朱雨泽大胆地颠覆了前有的绘画逻辑,特别是将分形几何理论引入艺术创作。他认为受制于原有的技法是不行的,创作新技法固然重要,但最终要回归于艺术本体。

      在20世纪前,绘画一直是致力于追求越来越准确地再现客观世界,由此形成了绘画的“古典史”,这是绘画的第一个阶段;到了现代主义阶段,则不断地追求人对客观的理解和表现着主观至上状态,这是绘画的第二阶段;在最后阶段即哲学阶段,则是不断地“呈现”艺术自身的准定义。对于这最后阶段,我认为是超越主客二分的哲学任务而不是原有的艺术任务。人类艺术史的这个第三个阶段,就是我们当代的艺术主旨。朱雨泽的分形艺术也是在这艺术史的“第三阶段”的重要实践和探索,他是在充分尊重自然规律的基础上的顺道而为,他充分利用和扑捉一切自然元素来进行艺术组合、提炼、升华。我寄望他能再不断前行与超越,沿着这条遵循自然之道成为艺术的探索者和智慧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