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屋漏痕——形式的承载》序

已有 4679 次阅读  2012-01-01 01:13

屋漏痕——形式的承载》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笔画)

unmask 王光乐 王迈 王俊 韦嘉 仇晓飞 刘韡 李青 李晖 李昌龙 李威 陈彧君 吴俊勇 邵文欢 杨心广 赵弥 曹斐 彭薇 俸正泉 屠宏涛 薛峰

在中国艺术的发展在经历了当代艺术的矫枉过正的经验后,是否厘清了自己的脚步和方向?!注视时代的目光是否可以穿透表现关及本质?!以往以十年一记的时代章节在时下似乎缩编为二三年甚至更短了,但这个貌似日新月异的生存空间是否会永久的处在一个现代社会的青春期?这个变动不居的当代,看不到一点成熟的迹象。。。大概需要在“不可性急”的废兴之际,才能悟到汲取祖先之道的灵慧吧。

艺术总是提倡境界的,然而艺术之境界总是与艺术家的天性、与时代息息相关。艺术形式的表现虽殊途同归,但其过程应是水到而渠成的自然物语。我将其比作“屋漏痕”。从字面上看,屋漏痕”是雨水由上而下的淌,自然顺势而渗入墙壁的雨水,逐渐在墙壁上叠现的痕迹。从中国书画的笔法上看,意指一旦发力,笔画便顺势而就,自热而然。“屋漏痕”的“发力”显然指转笔而形成的顺势,这也说明了并非被动,而是暗合契机的太极之力。是中国传统艺术对造诣,对技法和表现高境界的理解。

当然在这里我的任务并不是讨论寻找传统艺术及技法在当代艺术中的痕迹并加以佐证,也并不是说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必须依据传统之象,或以中国元素的符号化卖弄文化渊源。这里不是为了证明传统技法、传统文化在现代绘画中的运用和意义。

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将传统设置为程序去遵循它、膜拜它,或是简单的认为踏碎、推翻、反抗传统就见到了当代艺术的真实面目。艺术处于当代是广衍的,无为的耗费我们的精力去区分和界定传统与当代、水墨与架上的价值边界,都是不妥的。

相反,我们可以循着某种感性的思路,促使我们从这些形象的词汇中汲取各式各样的问题加以讨论,点化此种逻辑的区别隔膜。使其与我们当代的语义及语境产生联系,它会变得十分的丰富有趣并具有强大的魅力,从而重新使我们建立与艺术之“道”的关系。就如同我们的任务不是说明未知,而是对于这种未知的事实说些什么。“屋漏”之“痕”便是这个朴素之象。这个隐隐叠显之象,清晰亦不清晰,如影随形般。倘若是知晓多少未知的不确定性,那也就算对其有所知了。这个“痕”也便是一宗超然象外的因头,我想作品的技术与观念共融,并非严格的序列状态。祖先对存在的逾越与非线性时空境域中的无限的理解与表现是一致的。屋漏痕在中国书法藏锋中的似破屋壁间之雨水漏痕,其凝重自然的形式,正是承载了主题的力量,语言及过程与内容合为一体自然气象。《庄子·齐物论》曰:“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钧。”二句意谓是以自然之本性去领悟万物之自在变化。

我们仿佛又看到,公元772年之际,“狂僧”怀素在洛阳拜谒前辈颜真卿。颜真卿问及对笔墨之见解。怀素说,他观察到夏季的云彩变化万千,有如峻奇的山峰,经常揣摩学习,写起字来“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颜鲁公说:“何如屋漏痕?” “狂僧”怀素随即抱住颜真卿的脚,激动吼道:“绝啊!”夏云、飞鸟、惊蛇与水痕均是大自然的形态。此喻笔墨拣拾的定是其象外之意。所以,所谓“屋漏痕”也只是我们从自然之象衍生出来观看与讨论艺术的一种起兴的方式罢了。

在随处弥蒙着“全球化”的,忽视地缘差异的当代语境中,或者是如前面提到的矫枉过正的逻辑程序化套用中。屋漏痕的语义正是既不反对理性却又是尝试超越理性的觉解。是一种对灵性的唤醒。

“屋漏痕”虽以笔墨的美学为跳板,并不是一个演绎书法的展览,而是透过“屋漏痕”这个典故和它所呈现的超然象外之意,来丰富的当代艺术的精神世界。这应当便是藏锋于墨的中国式诠释了。

而且这个我所钟情的,令我着迷的传统书法典故给了我一个新的看待当代艺术的启发,以及一种打破和超越时空界限的新视角。如果我们能够恰当的把握这个词义所传达的线索,就有可能获益良多,处于时代中的我们所视、所思、所做的点点滴滴是否也能将我们带入到一种一一自然的状态与境界?并通过艺术家的思考与表达层层深入到一种精神层面了呢?。。。如果我们可以借助这个线索额外的制造更多的结构、更多的定义,甚至更多像科幻一般的假设来看待我们在时代中的创造,融汇理性与感性看待艺术作品的由内至外、形式到主题。这样是否说我们就可以拥有更开阔的视角来观察、判断艺术的涵义呢?这使得我们与语义需保持适度的距离来进行艺术及文化的反省。然而,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就必须把目光投向更深远更广阔的疆域。这也是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启示,我认为。

这次参加展览邀请的艺术家大多都是出生在七零年代,用年龄的界限来做展览不是我的初衷,而是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更能吻合于这次展览的寓意。人们总是喜欢用年轻一代来形容他们,但他们停留在我的视野里已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随着人生的沉淀与感受的堆积,这些艺术家从各自的切入点反复锤炼着对人生的认识与理解,他们有他们的深刻与他们的天真。在我看来,这些艺术家们建构出的世界,凝固着社会的、生活的细碎、真实的情感,便如层层自然流淌的天露水痕。

2011年12月

蒋再鸣于北京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