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从本土到法国皇宫——徐松波的“唐风”向度

2已有 1155 次阅读  2017-03-27 23:26   标签法国 
从本土到法国皇宫——徐松波的“唐风”向度
2017-03-13 程静雯
       
         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他多次独自西行,以图像学家、历史学家、艺术家、文学家等多重视角去考察研究,并翻阅无数文献古籍,在时空的DNA碎片里不断发现、拾起、整合、重建,而后传播,试图再造一方关于我们族群记忆的“唐风”精神与向度。

 

情人节那天,巴黎大皇宫门前排着近千米的长队。浪漫、随性的法国人已然把艺术作为生命的一份子。他们在等的,是创办于1884的法国巴黎大皇宫 Art En Capital 艺术展。


大皇宫里头,徐松波和一起受邀参展的中国艺术家们同样在等待。他们要等的,是有着较高审美艺术素养的巴黎观众的目光,以及在艺术之都长期浸润熏陶的专业画家、评论家的欣赏、凝视、期许和挑剔。

 
 
 
 

在大皇宫的另一端,等待徐松波的还有来自全球近40个国家2000位艺术家的作品以及他们建构的精神世界。


从东方到西方,超越时空向度

南山雪乍晴,寒气转峥嵘。

锁却闲门出,随他骏马行。

(《雪霁》——“唐风”系列

大雪初晴月明星稀,踏马而去,最是人间清冷处,道是无情却有情。晚唐诗人罗隐肯定想不到,在他写下上面诗句的1150年后会有一幅油画跟他共用一个场景一匹马甚至一个主人公,并且还取了同样的名字《雪霁》。更让罗隐预料不到的是这幅“唐风”作品在穿越时间长廊之后,又跨越了空间的阻隔,从北京走向了巴黎。


 “我的儿子非常需要这件作品!”一位年过60的法国老太太带着孙子在徐松波“唐风”系列的《雪霁》前停留了很久,“这种从容豁达、自信勇敢的东方骑士精神,对我儿子的事业会有很大帮助,我想把它放在儿子办公室里。”老太太说。


从作品本身聊到创作背景,最后老太太又问起了价格,执意要现场把画拿回家。遗憾的是,展出的作品不能在法国销售,老太太不得不抱憾离开。

 

“China perfect!”在《微风》这幅画前面驻足了十多分钟后,从阿根廷、智利来的两位艺术家,开始询问作品的细节。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来到这幅画前,在表达对作品欣赏的同时,他们拿出自己的艺术画册,惺惺相惜地请徐松波品鉴。

(法国艺术家在作品前交流)
 
 

(法国著名评论家Lydia女士在作品前凝望)


由大唐到当下,再建“唐风”精神


在这世界顶级的艺术沙龙上,从不断拥挤的人潮里流露出的热情可以判断,代表中国主题的后东方学系列作品是颇受法国观众喜爱的。以唐风为主题的作品到底体现了什么样的东方意味或者特征?


如痴迷《雪霁》作品的法国老太太所言,最能打动人心的是画面所传递的一种气度和力量。这种气度在唐朝在为数不多的和平盛世里我们曾经拥有过,它自信豁达、气度恢弘、从容优雅。而徐松波正在努力重建的正是这种品质。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他多次独自西行,以图像学家、历史学家、艺术家、文学家等多重视角去考察研究,并翻阅无数文献古籍,从时空的DNA碎片里不断发现、拾起、整合、重建,而后传播,试图再造一方关于我们族群记忆的“唐风”精神与向度。

(《梦里乡关》——“唐风”系列
 

(《秋高》——“唐风”系列

 

(《秋阳》——“唐风”系列
 

(《忧伤》——“唐风”系列

 

(《风轻》——“唐风”系列

显然,他成功了!这种成功犹如毛姆在以高更生平为参照的小说《月亮与六便士》里描述主人公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的成功一样,他的伟大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你也许不喜欢他的艺术,但是无论如何你难以拒绝它,你很难会没有兴趣。


因为,他作品里勾勒的那个画面和画面背后所传达的精神、文化,是当下我们在苦苦追寻而不得的。在功名利禄的追逐路途上,我们渴望重拾悠然从容、自信谦逊又勇敢坚毅的贵族气质,需要用鲜活的生命张力来滋养麻木、干涸的身心。


西方的绘画技艺与东方的文化内核、精神诉求,在徐松波的作品里碰撞融合生长,相映成辉,博古纳今。它从作品出发,在跨越时空概念后在这次东西方对比沙龙展上,与西方画卷里的骑士精神相遇,并同样被视为珍宝。


“有时候我在想,西方人是如何审视一件作品背后的气度和精神的?如果在当下国际多元化的舞台上,他们能感受到这种气度而且知道这种气度来自于中国大唐,那我所有的工作就算没白做。”徐松波若有所思。


在西方看世界,先破后立


“艺术已经完全浸润在他们生活当中了。如果说艺术活动在中国多少还带着一些并不纯粹的动机,还混合着一些所谓的品位、面子和言不由衷的东西。法国人截然不同,他们经常下班后就买张票到大皇宫看展览,带着孩子或者老人。”如徐松波所言,他们无需附庸风雅,就是喜欢,仅此而已。

 
 

“对于东方特色的绘画作品,法国人有好奇、欣赏、赞赏,但是,我们需要客观地看待这次艺术沙龙。这也只是法国人几乎每天都会参与的一个艺术活动之一。”


整个大皇宫不同展区能引起徐松波兴趣并做过多停留的,也不少。在一个更多元、不断学习借鉴的国际平台上相互审视,无论从技术、观念还是不同的文化背景,这样的一个相互学习参照,是尤为重要的。徐松波很喜欢这种跳出自我、超脱地域界限来审视自己所处的艺术创作和文化传递的状态。

(徐松波在卢浮宫)
 

(徐松波在桔园美术馆)

在参展之余,走访考察巴黎的卢浮宫、奥赛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等各大博物馆是徐松波的另一个重要行程。“从一个艺术创作者的角度来看,巴黎的艺术瑰宝你不休不眠半个月都看不完。而且每一处都会给你带来冲击视野撞击心灵的震撼。”


在参观汇聚亚洲艺术藏品的吉美博物馆时,他坦言情感上非常复杂。“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我们的民族自豪感、文化传统上的优越感在对比欣赏中消褪。他们收藏的都是艺术精华,是世界的精华,而中国的精华只是这偌大博物馆里的一小部分,那种璀璨以往被我们放大了。即便璀璨夺目的,也已经被我们所遗忘。”


这种不知彼不知己的状态,实为可怕。中国人应该更加理智、包容、谦逊的去认识世界,用开放的心态学习、审视。只有不断“破壳”不断突破自我的原有认知,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广阔,才有可能欣赏到远方的风景,并认识到自己的可贵。

(吉美博物馆收藏的中国唐代艺术瑰宝)

践行,用文化重构另一个你


一个微雨的午后,徐松波来到枫丹白露小镇,从踏进那片天然氧吧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开始沉醉。一边是原始森林一边是艺术长廊,小镇虽小却有自己的精神归属和信仰。


紧挨着枫丹白露森林的是闻名世界的艺术小镇:巴比松。在过去的200多年里,奈何外边的世界如何纷繁复杂,巴比松还是跟刚创建时那样,安静又充满艺术气息。从卢梭到柯罗、米勒,一大批文艺先贤在此聚居。在这里你能聆听自己的内心,能感受到生命里不曾注意到的东西。


“它传给今天的就是一种气息,一如既往地安静,足以让世界各地的人乐此不彼的来到这里,追溯、净化自己,这才是无价的。相较于大多数国人以发展的名义把自己(城市)改造得面目全非,失魂落魄,是多么让人啼笑皆非。”

 

(雨后的巴比松小镇)

(徐松波在米勒故居)

所谓的气场相投大抵如此吧,现如今徐松波所做的工作,跟小镇所传递的一样。徐松波曾沿着大同云冈石窟、龙门石窟,西安霍去病墓,天水麦积山石窟,嘉峪关魏晋墓壁画群,敦煌莫高窟,至新疆克孜尔石窟,至巴音布鲁克,至乌孙……这样的一条西行路线多次行走,并画下了大量的手记。他从个体做起,把中国历史文化中可贵的精神文化,从沧海桑田里不断回望,拾起、重建,而后传播。


一个族群无论物质上怎样改善,都不能丢掉自己文化上的可贵气度,那是一个族群的灵魂。西方人很懂得这种东西的可贵。在枫丹白露皇宫,有一个中国文物的收藏馆,里面有世界上最全的圆明园遗珍。由此,你可以看出,法皇并不缺乏奢华,但他却追慕他们不具备的东方文化。”


“从东方走向西方,在西方回望东方、感受整个世界,这个工作的价值何在?我们所做的交流、成长、破壳、超越自己,究竟是为的什么?可以肯定的说,这一切的提升都是为了能够找回我们自己、重构我们自己,而不是忙碌焦灼地去迷失,追寻我们根本找不到的东西。”



在为期6天的展览中,充满东方禅韵的中国主题·当代绘画作品展区是最受关注、人流量最高、停留时间最长的展区之一。法国观众也好、艺术家甚至法兰西学院很权威的评论家,他们专程来中国展区很多次,跟画家们做过多次交流。


最让徐松波动容的一个细节是,在活动结束之后,法国大皇宫展的沙龙主席Paul Alexi先生给每位参展的艺术家都写了亲笔签名的感谢信,并希望他们明年能继续参加这个展览。

(法国大皇宫展沙龙主席Paul Alexi先生与徐松波合影)

(法国大皇宫展沙龙主席Paul Alexi先生与中国艺术家交流)

事实上,从中国艺术家布展到整个展览结束,他已来中国展区很多次。作为这次沙龙的主席,正是在他的盛邀和促成下,中国艺术家团体才会来到这里。可以说“后东方学——中国主题当代绘画作品展”也是他非常得意的一件作品。从这些细微之处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作品的得意和欣赏,以及他对每个中国艺术家的友好和赞赏。


艺术家简介

徐松波

1971年生于河南南阳,1993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获****。2005年至今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综合绘画系,副教授。出版有大型画册《穿越时空——徐松波画集》、《净界》。作品致力于对现代语境下传统文化精神的探讨与表达,具有独特的东方气质和哲思精神。代表作品有“道问系列”、“唐风系列”、“长风系列”、“大象鸿蒙”等。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天津 。


个展

2017年,“雪霁”——徐松波个展,港丽酒店,香港

2016年,“唐风”——徐松波绘画作品展,新达城国际会展中心,新加坡

2015年,“唐风”——徐松波新作展,Fabrik画廊,香港

2014年,“唐风”——徐松波绘画作品展,千年时间画廊,北京

2014年,“净界”——徐松波个展,永泰寺,中国嵩山

2014年,“梦起洛阳”——徐松波作品个展,洛阳市美术馆,洛阳

2009年,“失落与寻回[2] ”——徐松波个展,环铁时代国际画廊,北京

2008年,“道问”——徐松波作品个展,七九八3818库画廊,北京


联展

2017年,巴黎大皇宫 Art En Capital 艺术展,法国

2013年,“首届天津美术学院教师双年展”,天津

2012年,“首届大同国际壁画双年展”,大同

2012年,“年青力量”第三回展,环铁美术馆,北京

2012年,“E京华——雅昌网艺术家联展”,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1年,“年青力量”第二回展,环铁美术馆,北京

2010年,“艺术中国”全国中青年美术家作品展,环铁美术馆,北京

2010年,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艺术展览,梅江会展中心,天津

2009年,第11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2009年,第二届全国壁画大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2008年,首届五四国际年轻艺术节,虹湾国际艺术中心,北京

2008年,“想象重生”,七九八O工厂艺术中心、中国国家图书馆展览中心,北京

2007年,偶and doll”,天津汇泰艺术中心,天津

2006年,作品《C语的第36个片段》参加中日法国际当代美术作品展,天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