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经典解读 | 吴为山:时代需要英雄

4已有 1118 次阅读  2017-02-13 11:24   标签英雄  吴为山  文化 

《中国美术报》第52期 新闻时评

什么是英雄?英雄是从人民中产生,是人民的杰出代表。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英雄有担当、有作为,英雄都是把个人的追求同一个民族的发展融汇在一起的。代表着人民的利益,有献身精神,这就是英雄。而且,英雄最重要的特点是都有惊心动魄的业绩、有感人的事迹、有高尚的品德,这是英雄的共同点。当然,英雄也有不同,比如有在战争年代,为民族的独立解放而牺牲的;有在中华文明的发展进程中,弘扬继承民族优秀文化,成为文化英雄的。不管是什么样的英雄,都是值得我们用画笔、用书稿去记载、描绘和塑造的。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国民的价值取向受到商品经济大潮的影响,有感于社会发展的多元化,我提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应当要有自己的精神,而这个精神体现在什么地方?它就体现在那些可歌可泣的人和事里面。


吴为山 义勇军进行曲——聂耳 青铜 高2米 2009年

这些事情是什么呢?第一是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具有转折意义和重大历史价值的一些事件;第二是平凡生活当中的小事,但是,小事当中可以展现出伟大的情怀、伟大的思想、伟大的人格。那么,这些人又是什么?应当是英雄,还有平凡的老百姓。所以对于艺术创作,我选择大量地塑造英雄人物,以塑造文化英雄为主体,诸如孔子、老子、屈原、司马迁、苏东坡、范仲淹等。当然还有在革命的历史进程中,体现红色文化的毛泽东、邓小平和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基础的核心人物马克思、恩格斯等,以及在革命战争当中牺牲的所有代表性英雄人物,有的不一定有名,但是他们的精神刻入了民族的文化史和革命史。我试图通过塑造这些伟大的人物,来建立一个时代的丰碑,影响后来人。

雕塑,它是最能感化人的艺术形式,在公共空间里是其他一般的艺术形式所不可取代的,它使用的材质如青铜、石头所承载的精神价值也是永恒的。到目前为止,我作了500多件历史英雄塑像,有在历史文化当中被大家称颂的,有在革命的红色文化当中被大家所赞美的,也有在平凡的生活当中为人们所敬仰的。20世纪90年代,我便呼吁艺术家要为时代造像,今天的艺术家不能仅仅沉浸在过去的历史里,也要在现实中寻找伟大的力量,要敢于反映现实生活,特别是在社会实践当中,去感受身边伟大的人和事,这样的作品,才会展示出时代的价值。

吴为山 民族魂——鲁迅 165cm×72cm×66 cm 2006年

当前,在快餐文化、商业文化、娱乐文化的影响下,也出现了一些丑化英雄、矮化英雄的作品,表现理念、表现方法和表现形式与英雄的精神、形象完全不符,这说明作者对英雄本身的价值不理解,这些作品不能反映我们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英雄。我看到有一些当代艺术家把中国人的形象表现得非常丑陋,这是在亵渎我们自己的民族,也是在亵渎我们的精神。这些作品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只有真正反映英雄主义的作品,才能具有强有力的感召力量。例如,藏在中国美术馆里大量的反映英雄人物的作品,其中有许多是时代的经典。

现在是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也是能出现英雄的时代,更是艺术家可以放手表现英雄的时代。在表现英雄的同时,艺术家也会成为文化英雄。艺术家要用中国精神、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来塑造英雄,来记录英雄自身所包含的中国精神、人文精神以及在他们的人格和灵魂、内心深处所折射出的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世界伟人 2017-02-14 11:21
    人类进程光芒万丈:
    大地不是方的。同样,隐形科学的理论和实践,已经证实了,没有“视觉”那件事。科普教育,用隐形飞机,隐形衣服的科学原理,向全世界证实了“视觉”的理论和实践,已经彻底崩溃。当中小学生们的教材,都已把老百姓们教育明白了:大地不再是方的。“视觉”理论和实践,过了时。
    因此,大学艺术学科再挂名“视觉艺术”。必然,对其他更多的学科们和大学的美名,有极坏影响。“视觉”还是非视觉(脑电波)这是科学的演变,人类进化的必然结果。既然,科学已经否认了“视觉”理论和实践。因此,非视觉艺术,就是人类发展进程中的硬科学.
    *隐形衣服:http://www.sohcradio.com/b5/2015/05/10/Art1126854.html
  • 世界伟人 2017-02-15 12:39
    昔日,哲学家说:一个人站在一片空地的中央,他看到大地是方的。现在,又有教授说:不是用眼睛,看东西吗?这不是一叶障目和井底之蛙吗?今天,全世界的科学家们,用科学的理论和实践,证实了:大地是圆的。更证实了:根本就没有视觉那件事。
    当大地不再是方的时代之后。昔日史册中,那些歌颂大地是方的,伟大的哲学家,天文学家,美学家们,为什么,也都消失在史册中了呢?这说明了,各国的史册,也在不断的更新中。试想,哪个执政者,会希望自己成为民众的嘲笑对像呢?
    同样,当视觉艺术的理论和实践被科学彻底击败后。昔日史册中,那些为视觉艺术歌功颂德的伟大艺术家们。必然,也会消失在史册中。这道理,就同大地不再是方的一样。因为,没有一个政府,或者,执政者会为他人的愚蠢,去承担责任啊。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