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用三只眼睛看蒋悦

1已有 174 次阅读  2017-10-24 09:50

用三只眼睛看蒋悦


      说用三只眼睛看蒋悦,首先得解决第三只眼睛从哪里来这个问题。从哪里来?从他本人那里来。
    .....作品是内蕴的,并没有争取当下一眼就要抓住人们眼球的特别欲望,因为它出自一个相对已经比较澹然的人之手。作品是内美的,自自在在地存在于世,只有静心品味,才会显现出丰富的味道来。
      第一眼,我们当然看到了蒋悦作品的外观。画面绝没有单一生成的构成,也难以发现可能是预置的设计。所以第一感觉是画面构成较为复杂。物象如犬牙交错,相互挤压又相互依靠,紧密相连,离开了上就不能成立了下,离开了左就失去了右。色彩隐入其中,加强了韵律,成为音乐的组成部分,既不是主角,也不象是配角。这是一个群体,组成了画面整体。
     第二眼,那些游走的线条,仿佛是引导人们发现追踪画面深层因子的线索。无法判断这些线条会于何时突然拐弯,改变了方向的线条,参与到了其他物象的构造上去了,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以至于不得不让观者被迫调整观看的思路。物象处于不停的变幻之中,不是连续的变,而是跳跃式的变换,使得观者的眼睛无法停止下来;而线性的观看习惯就此被迫中止,代之以新鲜的体验。正如标准的立体主义作品,明与暗处于变幻之中,此消彼长,空间一时显现、一时泯灭;蒋悦呈现给观者的画面,物象处于变动之中,一会儿出现了这样的物象,觉得十分明确了,可忽然之间另外的新的形象跃入眼帘,好象是另外一支部队占领了阵地。
      第三眼,是该探究画面的组织与生成过程中的达芬奇式的土豆密码了。在一个带着灵性的手底---它之上乃是至高的智慧人生的综合体,一个即将达成化境的、圆融无碍的神明主导的生命所附着的画者---承载的不单单是意识的流转痕迹,更是超越于主观的下意识、潜意识的天然聚合。这时,单靠了对画面整体和画面元素已不足于解决,而必须与画者联系起来,从画者那里获得观看的理由。因此,这第三个眼睛正是来自蒋悦本人,舍此别无选择。
      我不知道蒋悦是否下围棋,或是否下过围棋。纵观其这一类的绘画生成过程,与棋盘上黑白画面的生成过程毫无二致;围棋棋盘上,一个个的点,有序落下,逐渐积点成线,线线交织分割为面。作为分割手的线,它的两边出现了面:与一般的绘画不同,一根线的作用并非是界定一个特定的形,而是同时服务于二个形,甚至二个以上的形。从而作为最后的结果,我们诧异地看到,所有的形咬合在了一起,彼此之间难分难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无法将他的作品与哈林、巴基斯亚等人的作品联系起来,因为可以明显感受到,蒋悦的作品深处有着强烈的东方因子,不仅仅是因为那纸上的水墨的熟悉和亲切,更是由于画者本人摆脱了诸多的阻碍,顺势而为甚至是一无所为的结果。从围棋的对比角度看,他似乎不是那种类似于追求自动生成主义者,中间存在着些许微妙区别。因为在观看他的绘画时,由第三只眼睛所感觉到的自动,是只看棋盘变化的缘故。而我们当然明白,蒋悦他担任了下棋人的角色,而且,他一个人担当起了对奕的二人角色。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