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书家神品——董其昌

1已有 1760 次阅读  2011-07-29 09:22   标签董其昌 

                            董其昌在接触传统艺术时,最先学习的是书法。《画禅室随笔》卷一《评书法》中提到:“吾学书在十七时。”至此以后,他从未放弃过对书法艺术的探索和钻研。董其昌走上书法艺术的道路,出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起因是在考试时书法不好,遂发愤用功自成名家。这在他的《画禅室随笔》有所记述,其中还自述学书经过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自是始发愤临池矣。初师颜平原 (真卿)《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世南),以为唐书不如魏晋,遂仿《黄庭经》及钟元常(繇)《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帖》。 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征仲(征明)、祝希哲(允明)置之眼角。由此可见,他对于古代名家墨迹是认真临摹的,在用笔用墨和结体布局方面,能融会贯通各家之长。以古为师,以古为法,他的书法成就一方面得力于自己刻苦勤奋,善于深刻地悟通、反省,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其与大收藏家项元汴的交往,得以饱览许多书画真迹。知道逝世前一年,他仍以学书为乐,博采众长,力追神似。

董其昌的书法给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秀和淡,透过秀、淡的审美特征,我们注意到他高超的用笔技巧,准确把握“悟”与“学”、“势”与“韵”辩证关系的艺术感悟能力。他认为,学习书法,必须先知道古人的长处,才可入其门径。但是,此时的董其昌的书法也仅仅是达到形似还未在“神”上达到与古人相通、相融的境界。这血药时间才可以达到质变。《容台别集》卷三《书评》:“余关二王真迹十余贴矣,此卷心眼相印,自许不惑。”可见,要想接触到古人书法的内涵,首先必须要观赏到真迹,置身其中,从一个感性、直观的角度,去欣赏、感受书法作品的神。在观赏过程中,欣赏者与古人作品之间突破障碍,是直接的情思交流、最原始的触动,即董其昌说的“心眼相印”,二者已经融为一体。有了最初的形似,到直接感触真迹,这就为“顿悟”提供了可能性。另外,董其昌的禅学思想在书法上也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来。“固知古人长处,须悟后可学也。”“学书之难以此,要须妙悟耳。”董其昌体会到顿悟,为他的书法自成一家,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这是他不仅仅追求古人作品内在的神、气,不在做他们的仰视者和崇拜者,而是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

     董其昌的行草,古淡潇洒,追求逸趣。章法布局仿五代杨凝式,行距较宽。楷书则以拙取胜。董其昌书法崇尚平淡天真,自谓“吾书往往率意”。林树中先生在《董其昌的绘画和南北宗论》中就曾说过:董其昌在书法方面有一定的成就,尤以行书最为突出,自谓于率易中得秀色,其分行布白,疏宕秀逸,颇具特色。下面就来以几幅董其昌的作品来做一下简单的分析。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如何此日夜,嗷嗷夜猿鸣”,这是董其昌草书扇面释文。此扇面书法写得激越跳宕,技法娴熟。自署学杨少师(凝式),确有几分“神仙起居法”的遗韵。扇面纸熟,又有折痕,形式特殊,写好不易,董其昌是书扇老手,正利用了扇面的短处而变其长,出现的线条及墨色的变化别有意味。

董其昌书法早年学颜、虞,中年致力米芾,又追晋人风韵,并加以禅理,故其书风空灵、隽永,被誉为“书家神品”。这件行书“一转一束皆有主宰”,轻松自如而又法存笔端,真是游刃有余,潇洒出尘。董其昌曾评:“赵(孟頫)书因熟得俗态,吾书因生得秀色”,对赵书评价是否客观暂且不论,但是一个“秀”字却道出了董其昌的艺术风格及其审美特征。

清人王文治在《论书绝句》中对董其昌的书法推崇备至,书家神品董华亭,楮墨空元透性灵。除却平原俱避席,同时何必说张邢。认为二王之后的行草书法,除颜真卿之外就是他,虽有溢美之嫌,反映了王本人对董书的偏爱,但所谓楮墨空元透性灵却是深入董书骨髓了,深刻揭示了董其昌在艺术中孜孜以求的的书学思想。他开创的平淡清新、遒逸灵秀的书风对后世影响极大,清初康熙皇帝更是偏爱董书,以至清“士子执管者,莫不习董”,形成举世“专仿香光”的局面。一时追逐功名的士子几乎都以董书为求仕捷径,他的书法影响之深,是其他书法家无法比拟的。当效仿其书而流为习俗时,董其昌的书学思想却没有在那些人中得到应有的重视,往往徒摹形骸,神采全无,致使董书一度背上恶名,被康南海讥为局促如辕下驹,蹇怯如三日新妇。向前辈大家学习,学习其思想无疑是最重要的,所谓师古人之心者是也。

   董其昌不但是一位书法家,他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还总结了许多关于书法的理论见解。他认为,气势为书家两大要旨之一(另一个是结构),“势”的取得往往与字体结构相关,通过结构变化表现出来。对此,董其昌有过许多的论述:“作书之法,在能放纵,又能攒捉,每一字中,失此两窍,遍如昼夜独行,全是魔道矣”等等。董其昌所说的“势”,其实就是一种动感,在书法中注入了生命,使之“活”了起来。“势”与字的结构、用笔的速度和节奏感的掌握是相连的,是评书法的一个重要标准。此外,董其昌另一个比较重要的观点是关于“用笔”。在书法过程中,用笔是根本。用笔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书法势态的营造、字体的结构,乃至最后艺术风格的完成。董其昌认为,“笔”其实是由艺术家的精神所主宰的。“提得起笔,则一转一束皆有主宰。转、束二字,书家妙诀也。今人只是笔做主,未尝运笔。”要想构建一个完整的书法艺术形象,必须“笔”被艺术家所主宰,“笔”即是手。

董其昌一生倡导“临书不临死”,而他身后的文人士大夫们却在皇权的威慑下,必须拿出毕恭毕敬的态度来临摹董书。董其昌绝对不会想到,他的笔墨居然会对后世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作为一代大书法家,作为一位毕生都在追求文人理想的倡导者,面对这一切。董其昌是应该感到自豪还是应该感到悲哀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