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懷素《自敍帖》真相再掀驚天波瀾——“南昌縣印”非宋代印是明代印

已有 909 次阅读  2014-12-17 09:56   标签自叙帖  怀素  书法鉴定  台北故宫  狂草 

懷素《自敍帖》真相再掀驚天波瀾——“南昌縣印”非宋代印是明代印

【文化特訊】故宮博物院藏唐代“草聖”懷素《自敍帖》素有“千年謎案”之稱,自二十世紀八零年代以來,關於其真贗問題困擾海內外學界多年,迄今也未能定案。尤其是近十餘年來各家所論波瀾起伏,真相詭譎迷離,真偽各執一端,乃至相關學術研究基本上停滯不前。

於今,峰迴路轉,突現柳暗花明的曙光。中國大陸學者、著名鑒賞家、書畫家張紫石先生新近公佈其全面破解唐代懷素《自敍帖》真相的研究成果之一,經其發現並確證懷素《自敍帖》(故宮博物院藏墨蹟卷)卷首的“南昌縣印”,並非如傅申《書法鑒定——兼懷素自敍帖臨床診斷》、《確證故宮本自敍帖為北宋映寫本》等書和文章中所說的“北宋印”而是明代印。前不久獲悉,該篇論稿全文已送達《故宮文物月刊》其餘相關重要研究成果將隨後陸續發佈“千古之謎”《自敍帖》揭秘之期已指日可待。

張紫石先生在其所撰寫的《確證自敍帖“南昌縣印”為明代印》這篇學術份量十足的論文中,針對台大藝術研究所傅申教授等人所持“南昌縣印”為“北宋印”的錯誤觀點,提出了科學客觀嚴謹翔實的嶄新結論。張紫石先生作為當代重要的書畫鑒賞家之一,在倪瓚、唐寅等相關研究領域早已有所建樹,而今憑藉其豐厚淵博的學養和其獨創的現代科學實證鑒定方法,透過列舉大量例證並研究辨析,無可辯駁地鑒證了“南昌縣印”並非“北宋印”,而是明代印,將隱藏在該印背後的秘辛完全解碼。

這次關於“南昌縣印”的突破性研究成果,使得該印的發現和確證,必將對與之相關的《千字文》、《書譜》等多件傳世古代書法名跡的學術研究,提供出新的證據和研究視角。

據悉,該文之後續論文也將傅申所認定為真印”的《自敍帖》上的金章宗“群玉中秘”和賈似道“秋壑圖書”兩印,也一併鑒定為偽印,否定和糾正了《懷素自敍帖卷檢測報告》和傅申等人多篇論著中所言《自敍帖》曾經金章宗和賈似道收藏的舛訛誤說。並對前後隔水裱綾的斷代問題也提出了寶貴的鑒定意見。這篇學術論文是目前為止,國際範圍中國古書畫鑒定領域首個對一件傳世書畫上重要印鑒,進行針對性個案深入鑒別研究的典型範例。同時,作為一項基礎性學術研究,對進一步揭開懷素《自敍帖》的真相可謂意義深遠。

日前,傅申先教授《書法鑒定——兼懷素自敍帖臨床診斷》再刷增修版,經其重新潤色增修後重新上市銷售,雖然其所持《自敍帖》為真跡的舊觀點已為“映寫本”等新觀點所替換,但是其中“南昌縣印”、 金章宗“群玉中秘”和賈似道“秋壑圖書”等關鍵之處仍存舊觀。未來,該書是否還會於近期再度彌補錯誤,進行修改再版,仍將拭目以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