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张紫石:上博藏王献之《鸭头丸帖》真相系列大揭秘(一)

2已有 4380 次阅读  2016-08-01 16:22   标签王献之  鸭头丸帖  书法  鉴定  上博 

(一)重大学术突破:张紫石重新发现王献之《鸭头丸帖》

 

 王献之《鸭头丸帖》

众所周知,王献之《鸭头丸帖》是上海博物馆晋唐墨迹中排名第一位的旷世国宝,上博方面有关这件国宝的介绍如下:

“鸭头丸,故不佳。明当必集,当与君相见。

帖上有元虞集题记,钤有北宋政和、宣和、双龙,政和、宣和连珠等朱文印记,元天历之宝朱文印记,明典礼纪察司印朱文半印。帖后有北宋柳充、杜昱观款。南宋高宗赵构题赞,明王肯堂、董其昌等题跋。此系唐摹本。”

但是,经张紫石研究却发现,其实目前学术界在以上文为代表的关于《鸭头丸帖》的认识中,存在着一系列严重的错误。 

史上居然有两本《鸭头丸帖》?

关于现藏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王献之《鸭头丸帖》,传统鉴定家和海内外学术界长期认为,此卷是明初洪武时期就收藏于明代内府,直到明代后期的万历年间仍被万历皇帝随身赏玩,它一直被深藏在皇宫,历代也被著录于《清河书画舫》、《吴氏书画记》等古籍中。

然而,明代中叶,竟然还出现了另一本王献之《鸭头丸帖》,此卷题为“永和真迹”,而且是与王献之另一传世名作《玉版十三行》,即《洛神赋》同装在一起的。此卷一直被贪得无厌的明代奸相大收藏家严嵩收藏,并被记录在明中期的《钤山堂书画记》中,但严氏被抄家后,就再也不见了踪影,这件看起来更像是真迹的《鸭头丸帖》,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成为了一桩似乎永远无法侦破的历史悬案。

明代同时流传的这两本王献之《鸭头丸帖》,在今天看来,一是“上博本”,一是“钤山堂本”,那么其中究竟谁是真迹呢?两者之间究竟又有着怎样的故事?著名古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先生曾经专门研究了上博所藏《鸭头丸帖》,对此两本情况也是莫能辨析清楚,其文章中仅以唐摹本定论了“上博本”。

我们从上博原先的介绍文字可以看出,收藏研究单位的这件“上博本”明显与“钤山堂本”没有关系,二者似乎在历史上并无交集的可能。

而迄今为止,海内外学术界对此观点仍旧如此。 

张紫石破解王献之《鸭头丸帖》“钤山堂本”的真实身份

根据张紫石采用其所独创的“现代科学实证鉴定法”探求出的最新学术研究成果(参见《王献之鸭头丸帖“司印”半印辨误》等文,《书法》2016.4),其实,“上博本”就是“钤山堂本”,只是以往的鉴定家们由于学识眼力所限和方法陈旧,而未能发现而已。

“上博本”与“钤山堂本”竟然是同一本王献之《鸭头丸帖》!是的。上博这件其实就是严嵩收藏的这件,它数百年来并未失踪,只是一直不为人知的静静地躺在上海博物馆的库房中,等待着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张紫石这一重大学术发现,不仅推翻了过去鉴定家和学术界以前对《鸭头丸帖》的许多错误的固有认知,而且必将对接下来的相关研究开辟出一个全新空间。

王献之《鸭头丸帖》的一系列真相,无疑是张紫石继破解了“千年谜案”怀素《自叙帖》系列真相之后,又一具有传奇色彩和震撼力的大揭秘成果。

这次所公布的一系列研究成果,是张紫石“以书画证史”的又一实例,同以前所揭出的怀素《自叙帖》、孙过庭《书谱》、顾恺之《女史箴图》等诸多古书画真相一样,将大大颠覆和改写以往的中国书画史,也将被载入中国艺术发展的辉煌史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