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2020、2、29-3、29 作画适时手记

1已有 181 次阅读  2020-04-29 10:21
2020、2、29-3、29 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续前。1、《中缅界 一寨跨两国》。盛艳晴光下,霭意蒸腾。满带异国他乡情调之景物,无论其园区建筑设施或野寨民居花树,甚至特意撷之入内的那“双边界网”,尽皆散散淡淡曝晒于这亮白一片的迷茫间,全赖若有还无之视象得以显现。兹即中缅边界有名之“一寨跨两国”景象也;则当时随本地导游观玩之际所感知情味,亦蕴含在这率性点染之清墨丽彩之中。诸如此等照常理看来已不甚宜于中国山水题材的“风景”,达某仍“锐意为之”,尤其非是依仗真实光影关系,而仅靠微量之色墨渲染以求心理感觉的“神似”,或也可称其为久溺斯道之所得罢。2、《和顺古镇》。云天清朗,鸟鸢翻飞,其下溪水环绕,丘滩起伏有致。但见迎面一座牌楼,依次以进,则各式白墙瓦屋琉亭,悉数凭借溪滩之势,伫立攒聚成形。其余树草藤花,亦皆随风轻飏,灵秀滋润,汇成满幅恬淡清闲隽永气息。那跟着导游集结在牌楼下的游人,连同溪畔三二钓者,益发烘托出这宁静平和之氛围。是啊,细品这古镇之名,兼念及其地处腾冲(担着何等“血海也似干系”的名字!),今却得能有这份感觉,怎能不令人有所联想、且是心存感念与缅怀之情……3、《豆花云新散 和顺风亦清》。丘原起伏,溪水曲回而至。平桥寂寞,越莲塘柳荫,直通高耸牌楼,则以远之地,微见田畴清旷,与相关之境共呈秋色。画之另侧,阶陛斜上,古木亭亭若华盖,掩映一片浓淡分明之传统中式建筑群落。甚是可异者:弥天一派所谓“豆花云”者,如锅中沸汤翻煮,“花泡”拥挤鼓凸,其下方却已然又显露出晴朗蓝天。与之相对,阶陛这厢,角隅处聚集着数只鸽子,悠然自在,其义似也不言自明。老话尝谓:天上起了豆花云,地上必然起刀兵。——兹,云散风清,“腾冲和顺”也,唯盼其久之。画以从容不迫兼觉随心所欲之笔意写出,最是能够表明画者为此之时心境及意愿。4、《老镇藕塘风》。古镇外,莲池间,柳荫之下,一桥曲折,平稳通向池心亭儿。但却感觉满幅风吹,动势劲健;似阴若晴之迷茫云天,纵是日影稀微,光照仍甚是明晰。而无数莲叶,驳驳杂杂,显然因其处于南国秋冬之交,虽色已赭黄甚至枯黑,则依旧十分茂盛。细浪轻翻的水岸边,一子支着个小小画箱,正在专心致志地描画着眼前这片生趣澹然的风景。斯境也,自是从现实游事中得来,然这“写生人”,终是当时置身于此,忽生联想,事后乃于作画之时,“生生地”将自己“远年形象”,“搬来这厢”的。呵呵。另,似这等“平淡之境”入山水画,其实特别“考人”。此画在反复作“推敲表达”过程中,仍不免有繁杂含混之感在内,虽是作画时一直提醒自家“见笔”。或其本身亦即只宜于作真正意义上的“简式写意”?5、《千艇泊处 一旗摇撼 游者未闻》。基于前画之后的心理暗示,或亦题材自身如此,这画便以甚是简捷洒脱之笔意一气挥写而成。“景点”码头边,无数游艇一字排开,恰与对岸低平坡势以对应。那对岸滩头,有树摇风,众蒿摇曳跟应。远外山形隐现,彩云飘飞,毕显其晴明清朗之概。极近前显眼之处,一背包摇小旗之人,分明便是这“游事”之导游了,似正“清候”着亭阁框架内,像是还在那厢兀自观玩摄影的“队友”。这也是今世旅游团社中常见情景,被达某撷纳入画中,也见其别样风味。6、《湖汊人居》。湖洲临岸之处,滩头拱桥微与陆地相接,两侧汊湾环复,势若溪河。近前芳洲之上,花树拂风,游人闲步于萋萋草径;放眼高远之地,山掠浮云,谷沉迷雾,而依山傍谷一带,屋、舟三二,历历在目。确为现世撷来之“寻常景区风物”也,亦未敢故作“拔高”,硬去攀比名胜,唯求只在“合度”范围内,发掘出几许“情境交融”的意味。7、《和顺·野鸭湖滨》。步出溪河港汊,大片山湖,依崖列势,在和煦云光逆照之下,泛起阵阵银箔样涟漪。沿岸竹树桥亭,并居民屋舍,历历可见。但觉麓梁间或明或暗云物,俱笼罩着淡淡烟霭;而湖面波光映照中,亦隐隐约约得见有群游凫,或即正应这“野鸭湖”之名也。闲行水岸信意撷来之景象,临案挥写时虽亦信意而为,然终是须得顾及这“实存景点”特征,故尔也就不便过于“大刀阔斧”地滥行删砍了,唯略作梳捋,令其适合这翰墨写意山水之基本表达方式而已。8、《野鸭湖畔 星星点点 美人蕉发》。湖塘角落,泄洪水口处,堤岸长平,石径曲折。柔和云天之下,山麓隆起,房屋塔阁,依势散列。近水之地,草树茂繁,而最是引人注目者,大片美人蕉,正盛开着黄红二色花朵;一长裙女子撑着阳伞,伫立花丛中,朝向清波微泛之湖面,其意甚是悠然自得。旅行程途间随兴纳入视野之景物,并以人文情怀观照之,挥毫布墨敷彩之际,心境亦颇觉怡然有趣。9、《宁静湖山 暗藏故事》。山岸转角处,一亭翼然。既至稍平阔之地,傍崖有神龛似的小瓦阁儿,正吸引游客注意。此当然非是宗教礼拜场所了;所镌志者,却乃彼地近代一段惨烈悲壮历史……斯诚已为“故事”矣。而今其依山面湖,为高松修篁所覆掩,碧草萋花所映衬,游客静伫于此,举目可赏辽天之外,彩云轻飞,并视线依次转向低平,则山缭青霭,水漾绿纹,野凫浴浪,居人繁衍。实谓和平环境来之不易,真真理应加倍珍惜。兹画即以此为由命题展开,非干刻意陈述“社会意义”,唯切实表达此心深切感受耳。10、《隔野鸭湖远眺和顺古镇》。暮霭之下,湖山宁静。此岸老树荫浓,滩涂平坦,一子垂钓水边,则隔岸麓原丘岭,场镇屋楼,并水中汀沙及舟艇与点景塔儿等物,俱一一可见。其幽淡紫灰色笼罩中的那些许云影水光,最觉细腻且是情味悠长。此果谓彩云之南真山真水也,观之有若实临其境,而细审其整体布局,终又非是可由照片记录或西画现场写生所能直接比拟;兼参以从容挥毫间所自然形成之笔情墨趣,确称另成一格。11、《寂林书院》。水湾山角之地,林麓清幽。巉崖乔木之间,但觉森苍杳黛,有玉色精雅楼院,并四下亭阁露台,或聚或散,曲折环抱,出乎于内。隔水此岸这厢,冈岩兀立,老榕荫翳,一子凭栏眺望眼前楼屋,即画之题款中既已点明“书院”者,似乎暗怀羡慕之意。其下方光斑洒落处,石径斜挂至水滨,却着系舟,舟畔群鱼浮游,亦微觉有意焉。现实山水中撷来题材,以文心艺趣以作经营,真切中,庶可寄托一己之志。12、《老镇外 田畴尽入秋》。古镇边隅,一溪相隔,大片平田,皆于暮色之下展开。其时夕阳既没,天犹晶粲,五色云霞,异样地飘浮甚至“发散”于天际,以与平野尽头、山岗兀起处草灰烟火呼应衔接。近前溪畔小丘,瓜藤蒿艾草花相杂,侧旁逸出一径,幽幽地穿越田间稻谷秸垛,渐渐消失于四下弥漫之淡淡烟霭……此乃西南边陲寻常之乡野景观也,撷之入画,自含一份怡然自乐归隐之情。13、《野原秋暮》。冈麓之上,甍宇轩然凭高,俯瞰一派隔水之浑茫溪原。远外山岭延绵,与天际七彩云霞互为映衬,愈觉画面阔旷多姿。目光由远以近,则普遍黄熟之田畴、大小及形态各异之杂树、伸缩有致之溪滩连同水中汀沙舟艇、以及沿溪曲路游人并隐隐约约呈现于近前枝桠横生之树后方的莲塘,莫不一一毕显,物意庞杂却又秩序井然。斯亦可谓“万类霜天竞自由”欤?某家临案为画之际,心忆当日伫立于这云南边陲古镇场口之外情景,彻腑幽远淡荡,而腕下唬唬风生,移时间乃径将其心目所志写出,了无丝毫画法障碍,似亦堪称“胸存丘壑”者之所为也。(附注:此画在后来钤印拍照之际,一时“失察”,被阿猫抓破了一小处;电子图片中也未作处理,以示“纪念”)14、《秋山外 野水碧霞千凫聚》。一湖淡荡秋水,在晴朗长天之下浩大展开。漫天散碎云朵,与满湖聚集凫群,看似依循那湖心小岛,结作一种颇为神奇的视觉构成关系。而遥天之下,一抹晶亮的远山,连同隐约得见的些许房儿,越发象是为这画面“引进”一星“看点”。而中景处,大片今之民居及老式建筑,也将这湖滨古镇之风貌顺带写出。或许近期内自家多是以相对较为平实柔腻的手法作画,潜意识中很有点想要“野”一下子的愿望,此画感觉挥洒奔放,极富“气场”。但同时分明亦然粗中有细,譬如:不单近前的两位游人,虽略写而自是形神生动,即便中景右侧山湾处那老宅院前的石塘儿,其间之枯黄莲叶,也都表达得庶可辨识,且是疏密有致的。15、《野鸭湖畔 麓林幽深》。此画一发以放纵之笔,抒写心中已觉难抑之“野气”。与前画不同,此则着力于幅面左侧较近处密黑之山。而甚是可观者,虽以刀劈斧斫之感表现出兹山体块刚硬之岩石,但其凹凹凸凸叠乱之间,不唯与崖树暗结秩序,且是大片杳暗色泽中,却泛出斑驳光亮,似经雨、甚至涂油般的,很是奇异,并也不难解释,——盖为逆光反射下之意象也。其余之点缀景物,亦称详略有度;特别那顺势“扫开”的水浪云天,寥寥数笔,则感觉视象灵动,最是痛快。咳,休道某家好些年来时常捺定心性“重抠细节”,这“狠收”,终是还要再度导致“厉放”的。16、《边陲老镇水风清》。场口湖塘堤坝空阔之地,显然是为今之“景区入处”:古木独伫,水车相依,分明同为“招牌”,一旁却停泊着几辆小小游览车儿。但见奇异云光之下,沿湖塘之地,岗麓林树森密,曲回路径,穿行其间,高平处亦露出几许房屋或楼坊。此自然也毋须将其如实画得个熙熙攘攘、有如“赶集”般的了,唯着少数游人,凭栏倚于日丽风清之水岸,似在那厢观景,并反将近前大片地坝空出,仅点缀上一群悠然自得的雀鸟,以示此“消闲之地”情味而已。画作既以实境取胜,不宜作过多“创造”,但只删繁就简、或彰或隐各类云物,使其得以达成画面所需罢了。观画诸君,当能体谅作者处理此等画稿之苦衷。



————————————

仍蛰伏于家,按部就班打理这人生常务。按时于每月底前依例将此“作画适时手记”发布。因工作流程所致,文中所涉画作,俱已在前月末上传于本人QQ空间相册(896274483)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文中之15:《野鸭湖畔 麓林幽深》。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