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月华边 云旷天低树·己词意《采莲令》之境

已有 103 次阅读  2020-08-04 09:04
月华边 云旷天低树·己词意《采莲令》之境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九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此“月华边 云旷天低树”画题,亦得自于己词。其词乃志吾人近时与荆妻小游重庆“花木世界”之事。那是清夏的一天,二人又道是当出外随意走走,遂再赴巴南方向,坐上去一处名曰“月华”之地。后更知彼“花木世界”正在附近,于是冒着忽降之细雨,辗转以至。老实说,当地之自然风物,虽清旷宁和,但若照常规眼光,只在“焦点透视”状态下看待,毕竟属于平平淡淡;而吾辈则却依旧是兴味盎然游览之,且是按自身取景写意及基本审美方式,犹得此一词一画。词调寄《采莲令》,并顺带也将那近旁真实地名用上而另成其趣,道是:

月华边,云旷天低树。人闲逸、约郊游去。一杯浊酒助清思,更值微茫雨。莲花伞、盈盈伫立;环观四下,野田飞起鸥鹭。  
意若兰舟,便沐雨栉风焉顾?轻摇入、万花深处。叹余犹觉,似此等,俗乐堪嘉许。苟尘世、纤毫未及,虽称贤达,亦欠几分真趣。

——兹固已将甘心耽之于尘世之吾辈一派恬淡平和之情表述无遗矣。而画作视象之感,尤其合于己心意趣,盖其果是与那等刻意追求奇山险水之作判若天壤也。画成,尝问荆妻:似彼处否?答曰:一目了然。还承认说虽各具体物事皆不同于当时实际所见,但整个肯定则就是彼时情景下的那个地方。看来这便是“心画”与“客观留影”(包括照相术与现场绘画写生)的区别了。今此画作与词文俱呈于读者诸君面前,吾也似无必要再说更多的,只请诸君:暂且搁置下胸中与指掌上之要务,不妨跟随吾心,也作上这等样一番闲逸之游罢。
此词、画及述画之文俱得自2014年。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