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近日所得己词中同题异趣之作两帧

已有 91 次阅读  2020-08-09 12:51
近日所得己词中同题异趣之作两帧。其先并未预计,因势而为。附适时手记——


1、《惜红衣·春暮》上阕“岭外残阳,云间返照,淡辉贫屋。灼灼夭桃,撩人欲将哭。熏风则甚?如惋叹、行穿疏竹。微促,池岸老蛙,和风声成曲”至下阕中“孤参渐煜,群蝠翻飞,方将秉黄烛。遥看月下岭麓,倍茕独”一段。因画面本身已相对饱和,不强行题长款了,唯示题旨而已。仍取自家所熟悉的山川环境,然令其“荒险化”,以求一种奇异、壮阔亦复抑郁凄怆之视觉及心理效果。其夕阳方坠、新月已升之景象,并整体幽暗中局部所呈些许明亮光斑甚至光点(如下方院坝左侧小屋[吾乡居之初所住]门窗透露之灯光),连同房屋侧畔一二树赤艳山桃,皆有助于此气氛之渲染。画之表达手法,虽与这“全景式”山水相吻,相对具体而细致、丰富,但笔势间依旧见其桀骜不驯之戳、刷、挥、厾意味。其余诸般细节处理,多同于词之描绘,不一一表述。唯感觉斯境似乎叹忆之味尤重,故尔特意又用陈年宣纸作画,乃真个格外得来黄旧破残之趣。

2、仍同前题。盖因心中不服:难道这全景式山水,就真个只能画得那么“中规中矩”、了无圭角(相对)的啦?于是另行谋划,取其粗率、奇崛乃至任性之感,遂再得一同境异趣之画作。二者之所有异同也,皆已于明处可见,亦不消赘述。唯深有体会: 这画者心中感知及笔下感觉,确实可趋多种多样;且是于同一诗境之体味,也的确可以“再造”出绝然各异的视象、甚至是翻弄出般般“花样”来。表达己心同一感受尚且如此,倘属推演他人之万千诗情,更何遑论。另,新得之作,未舍得再用仅存的那三两片“稀贵”旧宣。暗想:兹作亦终将历岁月而显陈旧矣。况复,以吾人早年在生活中揣习来之技艺,真个要它这就变旧,不也只是稍加处置、然后待上它个短短十天半月之事?


全词:

惜红衣·春暮

岭外残阳,
云间返照,
淡辉贫屋。
灼灼夭桃,
撩人欲将哭。
熏风则甚?
如惋叹、
行穿疏竹。
微促,
池岸老蛙,
和风声成曲。

孤参渐煜,
群蝠翻飞,
方将秉黄烛。
遥看月下岭麓,
倍茕独。
忍忆岁时欢聚,
阖府举樽相嘱。
岂久怀悲念,
当勉志还攻读。

    乡间杂诗·远年怀想(附词)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