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云翳金佛山》等二帧

已有 84 次阅读  2020-08-11 10:18
《云翳金佛山》等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九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甲午初夏,吾夫妇二人与友人夫妇,四人同作金佛山一日游。斯山气势独特,近日已因“最具典型喀斯特台地貌”“申遗”成功,而吾辈游览之时,则彼虽久为巴渝之人所稔熟,但于大千世界而言,毕竟尚属“姓字未彰”者。闲言休絮。吾辈那日既随旅行团乘车来至这山下。当时天气多有霾雾,日光偶尔一现即很快隐没;整个山景,皆在有无之间。由索道上得山来,便绕行于众峰壑中,许久也并未见其吾人此游欲见之“招牌山势”。而纵然如此,其足涉心感之险境、连同犹经手抚身贴之山石具体形质,亦已容人体味。来至那绝险之半崖栈道,云雾愈浓。其瞥然一开之际,仰首上望,但觉暝空旋转;低头下看,唯感地府洞开。其时却常见小小松鼠行藏于斯,怡然自得,也不甚怕人,极是可爱。这一段险路,直走了好些时候,方得以见着别的景致。后来才知,其实这就正是行走在此山的“招牌景点”(陡峰绝壁)半腰之上,不过“只缘身在此山中”,而难以觉察罢了。事后,依据身心感受与所留照片,得此示之二画:《云翳金佛山》与《同为鼠辈尔何幸,岂只行于松壑间?》。前者自然也参考了网络图片资料,且是尽可能在标题所允许的范围内,加大了画面的可见度。而后者则加进了些文人意趣,盖因文意本身也不算太曲折,此不多加说明了。至若所得其他画境,将于后两文中分述。
此画及述画之文俱得自2014年。另,彼时毕竟出游方便,因而转又常得“走四方、画四方”之事也。随附个人当时在山下及山中得来的照片两帧。亲友照片,未经授权,不乱发了。呵呵。

(总 1098 篇之第 992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