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敦煌系列作品上海188艺术仓库个展

1已有 925 次阅读  2015-09-21 15:07   标签上海  敦煌  仓库  艺术 

本真---重返大漠精神

苏晓佳

今日的敦煌人们更多的谈论是关于旅游话题,偶尔谈论艺术层面也无非是把莫高窟、千佛洞等作为文化旅游上的一个驿站,背诵一首“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就算是对于古老文明的追溯了。往昔的文明璀璨的敦煌变成为今日的旅游资源,繁盛的丝绸之路却成今天的文化荒漠。在当代艺术繁盛的语境下今日的敦煌却是我无比珍惜的宝藏,在这里我能切身体会到中国古老文化的自信,感知到这里的绘画有着强大的精神。

绘画所体现的精神并不是虚无缥缈的,它实实在在的依托于画面本身。真正的绘画和音乐一样,不论你要表达怎么一种情绪,都离不开你所排列的音符或构成的画面。也许有些画作不需要具体的形象,也不需要一个内容或者一个故事,它可以是许多块不规则的和谐的颜色,也可以是几个富有神秘色彩的符号。只要它能够传达出艺术家的思想就够了。所以说不管什么样的风格,也无论什么材料的绘画,画面所具有的内容都是承载艺术精神的物质载体。而精神性正是靠这些实实在在的物质表现出来的。在莫高窟那断崖之上,古老的洞窟久经风霜的墙壁之上壁画的形象已经凋落,佛教故事也已残缺不全,就是这几块不规则和谐的颜色承载着它对于敦煌历史的见证,同时也承载着中华文明的自信。

康定斯基说过这样一段话:“艺术作品是艺术家用神秘莫测的方法创造出来的,作品一旦诞生,就获得了独立的生命,成为一个实体。艺术作品的存在并非偶然和无足轻重的。无论在它的物质生命还是精神生命中,艺术作品都具有一种明确而有目的的力量。他存在着并非具有创造精神气氛的能力;但从这个内在的观点出发,人们就可以判断一件艺术作品的优劣好坏。如果它的形式贫乏,它就没有力量震撼人的心灵。只有当一幅画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其精神价值时,才能称得上是佳作。一幅好画应该是这样的,对它的任何改动都会有损于它的内在价值,即使这种改动从解剖学、植物学或者其他学科的角度看起来是正确的。这里无所谓反自然的形式,而是艺术家对这一形式有所需要。同样,画家在运用色彩时并不是根据色彩是否忠实于自然,而是因为它们对某幅特殊的画面是必要的。艺术家不仅有权利而且有道德上的义务去仅仅使用那些能够满足他们自己需要的形式。艺术家在选择自己的表现手段时,应享有绝对的自由,不受解剖学或任何其他事物的限制。这种精神的自由和生活的自由一样,都是必不可少的。

康定斯基阐述的已经非常清楚,在画面上表现出的那种情绪,是艺术家由自己决定并且操作的。无论什么样的图示、造型、色彩,一切都是要按照艺术家本身需要表达的精神而设计的,精神性也必然依托于画面。艺术家在作品中表达的精神源于他的情感,而情感则是人对现实的一种反应形式,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符合自己的需要所做出的一种心理反应。与认知过程不同,它不是直接针对客观对象本身,而是针对对象和画家之间的某种关系。就像一个乐观的人看到夕阳就会产生一种热情,悲观的人就会感到一种悲凉。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情感,每一个艺术家也会有不一样的精神表述。艺术中所包含的最突出的因素就是情感,在某种程度上情感甚至是艺术的生命。这些情感都是来源于艺术家。然而,表现情感并非艺术的全部目的,那样会有一种盲目性。它必须依靠承载它的媒介。这些媒介就是艺术家表达精神性的工具。普列汉诺夫说过:“艺术即表现人们的情感,也表现人的思想,但并非抽象的表现,而是用生动的形象来表现。”那问题就出现了,在敦煌这样一个古代佛教集大成的地方为何当年称之为工匠的艺术家们能绘制出具有如此强大生命力并且如此自由的作品呢?我认为这源于这片大漠!

2006年一次与敦煌与大漠的机缘邂逅之后,在不断追问自己绘画到底应该是如何表现?也一再的否定自己的一片茫然的探索过程中我似乎感受到了一丝顿悟的光亮,它使我逐步认识到人的终极追求肯定不是物质上的无尽而是精神上的崇高,在中国的精神体系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西进的影响,以佛教为主体的精神世界表达对于中国本土的文化艺术具有极其重要且深远的影响。在我西行的路上不单单是对于绘画本身的追求,更多的是对精神世界的攀登。

在敦煌一带,这里不但有北魏至唐初这段时间带有强烈文化自信的壁画,在它的自然风景之中更有中国人崇高的基因记忆。我的绘画从此也找到了根,找到了我绘画创作的源泉!。也许在别人看来,敦煌的风光只有无边无际的黄沙和万古苍凉的岑寂,但是在我看来这片土地上清晰地日出和日落下思想可以尽情驰骋,身心可以无限放大、无限缩小,而这正是在看似文化繁荣高楼林立的城市中无法触及的。在茫茫的大漠之中,人是如此的渺小.但在这满眼荒芜的戈壁中,思想又是那样的自由!让自由的无拘无束去驰骋去追问。我深刻的感知到对敦煌题材的创作不能仅仅局限在对壁画单纯的临摹,或者从敦煌壁画中蕴藏的色彩火焰中取暖,而对敦煌的整个大漠人文环境于不顾。

绘画本身是艺术家的主动性行为,这种行为是在基于情感的基础上的一种有序的创造。通过绘画的形式感力图准确的表达出其内在之精神。形式与意蕴便成为我在绘画中探索的主题,面对戈壁、面对三危山、面对敦煌我摒弃的对传统壁画取暖依偎的方式,勇敢的站在大漠之中用心去体悟这边土地给我带来的穿越时空的对话,去追逐那万古瑰丽的古老文明。在现代艺术语境下尽可能的表达自己更多的信息,而古代艺术就如人的童年时期表现单纯直接且充满自信!然而在这些西域壁画之中能寻求到中华哲学的本真,简练的构成形式,象征性的山水符号是我感知到画面背后的民族大气。简约的绘画形式感更能体现出中国哲学的言简意深。而我更多的采用了更多的现代技法,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表现现代一名画者对于祖先艺术的致敬。从繁就简的精神位格自然也变成了表达东方人如何探索东方精神的绘画表现以及我挖掘绘画本真维度的追求。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