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转;旧画弥新—裴庄欣的画读后

33已有 1564 次阅读  2014-12-19 06:56
二十年未见过面的老朋友李述鸿 {艺术评论家,旅居维也纳}写的我近三十年前画评,真没有意识到时间过得是这么快。



老朋友裴庄欣网上寄来几幅作品图片,油画《殿堂》、《袈裟》和几张炭笔勾勒的草图,都是西藏题材,看过后,觉得画得很好,好在很规矩,很真诚地臣服古典,很谨心地执著学院派讲究的那种功力,追求得心应手的手工感,这是西方绘画自文艺复兴到十九世纪所有学院派画家沿袭的正统,所谓学院式的现实主义,包括非学院派的画家如米耶、库尔贝也未能够超越的那种现实主义,只是在裴庄欣的草图中,我发现更有一种稚拙,仿佛初学画时的认真勾勒,可能是画家的性格所致,毕竟画了一辈子了,重新建立一种仿佛儿童的老实巴交,恐怕不那么容易。

 

写实在欧洲是自文艺复兴的人文遗风,色彩上渐趋丰富,到印象派登峰造极;画面构成和处理由象征主义五花八门了一次,至表现主义试图重建新传统,但达达精神问世后,无政府主义成为时代的标志,快一百年了,依旧方兴未艾。裴庄欣当然不算新一代,也不假装新一代,掌握了的绘画语言就继续用,还克勤克俭,精益求精。他出生四川美院78级,后出国住纽约,居然坚守初衷,在当代艺术的堡垒中一意孤行,画他自己的具象写实油画。

 

油画《殿堂》大场面,明暗容易让人想起维拉斯贵支,伦勃朗,或卡拉瓦乔?回旋的构图工整得紧,明暗冷暖,象征轮回?人物众多,尽威仪端庄,甚至唯美了些,古典主义的影子?画家有些迎合熟悉的视觉习惯,同时显示传统油画的扎实深厚功力,无可厚非。题材明确,主题清楚。中国画家,但凡画西藏题材,多与宗教情怀有关,不管有意识还是无意识,这个包袱已经清楚地丢给了观众。据说极早的那批画西藏的画家早就搁笔了,但裴庄欣还死抠住这一主题不放,看情形此生也不可能放手了,可能是生根于内心深处的某种渴望罢。

 

《袈裟》一画要早些,同出一辙的风格,严谨得让人不免忍俊,但画面背后的严肃认真很容易让观众打住笑声。叙述什么,观众可以想很宽,根据自己的宗教情结和理解联想。我自己对西藏文化几乎一无所知,对西藏宗教更是陌生,只觉得画面透着虔诚,待看了又陆续发过来的一些草图,素描稿,写生图,我就真的为画家高兴了。怎么说?那是些要让人击节歌咏或怅然长吁的“草图”,简单得几根线条而已,画家随意随心随性随兴点化的“草图”,自然轻松的流露,又有款款叙来的故事,不在乎有没有人在看或听,差不多是意识流一般的释放。咋说?似乎要比前面的所谓正规作品、所谓已完成作品要“好”多少倍!忍不住想说的是,那些完成的油画是作品,而后面寄来的“草图”是艺术,是画家真实内心的自然显现。作品可能用正规的审美、格局打动观众视觉,但“草图”的简约和直截了当可以打动心灵。不信让小孩子看看。


 




谁都知道鲁本斯善于画大画,也留下不少大画作品,但在今天的拍卖行,他的草图,小稿,所谓“Modello”,才是行家肯花大钱要收藏的对象。“草稿”不仅是原创,更是艺术家在最放松状态下的创作,没有完成作品要出售的焦虑顾虑,暂时没有,到放大画作品时,各种磨磨唧唧的考虑就蜂涌而至,弟子们精益求精地画,最后大师来画龙点睛,画就以天价卖出去。但这些大作品,与“Modello”相比,少了许多天成的感觉。仿佛巨作画成了,艺术的成分却流失了。规矩、形式当然还是需要的,但过份专注规矩和形式,独特的、来自感性深处的、直觉的东西就丧失了,个体就会变得失真。表现主义画家们就是典型的捍卫个体特征的画派,但表现主义仍然执着于形式,哪怕彻底抽象的康定斯基哩!

 

诚然,当代艺术的无政府状态并不能彻底,不可能彻底,因为形式是造型艺术的宿命,而形式本身就是无政府主义的死敌。彻底无所谓个体特征也可以,但熟练独到地运用一种媒体语言来造型、表达,这就是艺术了。只是别误会,某种规矩规定下的作品依然是需要的,毕竟,手上创作依据的是精神的指导,哪怕是自动书写,自动绘画,或意识流,这一切的前提不都是意识么?大众似乎更喜欢清楚明白规矩传统的作品,而艺术可能是少数专家和批评家淘金狂热的结果,一旦淘到,立刻放进自己的神龛,艺术的神圣就产生了。毕竟,神圣是少数。物以稀而贵嘛。

 

希望庄欣一如既往地画着,他说自己就是一个画家,“革命”这玩意儿,不论在何种情形中,何样维度里,都不是他能够胜任的。容易给人投机的印象。庄欣自幼入藏,一辈子画西藏,这份执着,可能是西藏予他的命运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