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宁夏画报》重点推荐艺术家——刘豫华

2已有 122 次阅读  2017-09-10 22:07

蚂蚁来了——记当代中国画蚂蚁“第一人”刘豫华

                                        撰文 郭启福

 

刘豫华以“蚂蚁”为题材进行艺术创作有二十多年了。蚂蚁团结一致,永不放弃,未雨绸缪,满怀期待,竭尽所能……,这些都是“蚂蚁精神”的核心内容,指导人们全力以赴、心无旁骛地用“蚂蚁精神”干成事。这是每个行业都不可或缺的品德。中国画忽略了它们,从来没有人用画笔来描述蚂蚁。在这个时代,刘豫华选择了蚂蚁进行艺术创作。

刘豫华因为“画蚂蚁”在画坛赢得了一席之地,近些年频繁往来欧洲各国,在国际艺术舞台一亮相,所到之处便刮起了他的“蚂蚁大风”。2014年作品在法国“巴黎皮尔卡丹国际艺术沙龙展”中引起了巨大反响,刘豫华本人也应皮尔卡丹艺术馆邀请做了学术交流演讲。2015年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纪念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法国国际和平艺术大展”,并获法国官方设立的库尔贝瓦政府城市金奖,赢得“国际和平艺术使者”称号。他的作品作为反映世界和平的代表画作被悬挂在这次国际盛会正中心的位置。在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凭借关注国际事件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日本重要大型媒体《星期五周刊》刊登了标题为《不妥协、不屈服!画蚂蚁精神的中国当代画家刘豫华》的文章,对其进行报道,以此激励日本民众重建家园的信心,日本其它媒体与网站大量转发,引起了日本国民的关注。2014年作品被誉为国际投资教父的吉姆·罗杰斯先生收藏,并悬挂在家里的会客厅。蓝海国际电视台为刘豫华录制了专访,用英文向全球120个国家和地区播出。《人民日报》海外版以“当代开拓型艺术家——中国画蚂蚁第一人:刘豫华”》为标题进行了整版报道……

刘豫华九十年代首次将“蚂蚁”作为绘画题材纳入中国画领域。刘豫华的蚂蚁作品所表现出的恢弘气势激发了人们对弱小生命的关爱与尊重!因此作品也成了当下“蚁族”的代言。其作品标新立异,紧跟时代,变化多样,表现形式丰富,自成风格。与大多画家一种风格定终身相比实属罕见!是已故著名美术评论家邹跃进肯定其学术价值并长期鼓励关注的艺术家。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打破了齐白石用昆虫点景一统天下的格局,可谓开宗立派。美术评论家顿子斌博士评论道,仅凭借《蚂蚁赞歌》这一幅作品,艺术家就可以被载入美术史册!其作品作为成功地运用中国传统方式表达的当代艺术性作品也越来越受海内外藏家的关注与青睐。

刘豫华从小就喜欢画画。上小学前,就常常用刚切好的面条在院子里摆各种图形玩,有了满意的图案就保留下来。第二天一起床就跑去院子,发现面条已经风干,被一群蚂蚁拖得歪七扭八。就在那个时候,蚂蚁走进了他的视线。成年后的某一天,他走出了家,去漂泊,去流浪。因为当兵,他跨越了4个省,从西北到东北,再辗转到北京。期间无论面对如何的曲折艰辛都一直坚守着他的画家梦,并且选择了人人眼中都有但笔下都无的蚂蚁作为长期不变的创作题材。选蚂蚁入画,是因为它伴着刘豫华度过了那个缺少玩具的童年时代,是最好的玩伴。当兵后发觉它们和军人一样有着令行禁止的严明纪律。它们早在人类出现一亿年前就生活在地球上。虽渺小、卑微却不断进取,又有紧密团结、无私奉献的精神,即使在毒蛇猛兽、大象恐龙一般的动物面前也依然立于不败之地!侏罗纪后恐龙消失了,蚂蚁尚存。在个别人眼里,画蚂蚁是不易被人理解,甚至是滑稽可笑的。但我想,齐白石笔下的虾,无论是形象还是神韵都远不能与蚂蚁相比,只是白石老人日后的大师名望,不但容不得你对他选择的虾提出质疑,反而还要视为珍宝。

将蚂蚁入画的时代到来了,她将由刘豫华来完成。并且无论是在技法表现上还是在观念表达上,时代都要求刘豫华创作出既有个人艺术风格又具有时代意义的作品。这就是:画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怎么画。学习传统的目的不是邯郸学步,而是开拓创新。只靠拾人牙慧,混迹于名家行列里的画家,他从未放在眼里。这一点就足以流露出他“少年未得志,心已近疯狂”的狂妄心态!也让他在生活和精神上为此付出不小代价,走到非主流的边缘,孤独感常常伴随左右。但刘豫华还是在画册里大胆写下了一段话:“有一个齐白石世界已丰富多彩,多几个齐白石世界将变得乏味单调!”

刘豫华把一只小小的蚂蚁放大到几平方米的大大的画幅里,采用大写意形而上的方式直抒胸臆。让它昂首阔步,自由驰骋,与狮子、老虎一比高下。同时,也将蚂蚁集体出征,踏着天际浮云,顶着狂风暴雨,浩然挺进的场面放在画面上。看着这些画,长期的压抑终于得以释放。然后,刘豫华又逐渐在如何创作出真正具有中国意义的当代作品,并将其国际化这些方面进行探索。面对像蚂蚁一样的社会弱势群体,我们除了要给予关爱、帮助,更要给予理解、尊重和支持。“富二代”成为热议的话题,这就说明了太多太多的“穷二代”、“穷五代”、“穷八代”更需要关注。“蚁族”一词的出现正是这种现实的反映。刘豫华把蚂蚁放大以至充满画面,就是为了引起社会对微观生命及弱势群体的关注。可以说,就绘画而言,这是一种极佳的艺术表达形式。

按照以高标准开宗立派、个人风格鲜明、技法难度高、不易被人模仿等标准衡量,刘豫华的作品无疑占尽优势。这些都是他的作品有市场价值潜力的有力保障。值得一提的是,刘豫华作品可以横跨中西方两界。众所周知,我国一些大师的作品,受地域文化的限制,只要走出国门,西方收藏家并不认可。但是,刘豫华的作品不是。且不说蚂蚁题材的智慧、奋进、团结,且不说中国风的流彩剪纸木刻,只是这些中国元素与西方的抽象”“具象的协同表达,就足以横跨中西两界。这些跨越国界的精神内涵与文化象征加上中西绘画技法的巧妙融合,又为刘豫华作品的市场价值上添上有力的一笔!

最早《美术报》曾用一个整版刊登介绍刘豫华画的蚂蚁,他的蚂蚁作品在美术界逐渐被认可。2001年,他参加了北京中国艺术博览会,在参展的五百多位画家中,成为给大家所留印象最深的一个。随后褒贬声不绝于耳。当一些美术评论家告诉他,想为其撰文评论时,刘豫华面对他们收取的高额“吹捧费”望而却步。一些从学术良知出发的美术评论家不因他卑微的像只蚂蚁而在网上看到他的作品后,主动为他写了文章,在肯定其学术价值的同时也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与新的期待。有的至今还未曾谋面,这常常让他感动不已。很多人日后都成为了刘豫华的良师益友。

回头看看刘豫华因画蚂蚁放弃了旱涝保收的单位,失去了一切生活来源和保障,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蚁族”的行列里,他也有些后悔自己当时不该不务正业地自“蚁”为是地“蚁”想天开。也因此痛恨过蚂蚁。但也发现他的生活也因蚂蚁渐渐发生着变化,而且还是朝向好的方向。他的奋斗经历与非凡的艺术才华得到了曾给吴冠中、范曾写过评论的国家文化部原副部长、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先生的肯定,并为刘豫华撰文以资鼓励。

艺术家正逢着社会高速发展的时代,当今世界已然成为“地球村”,而随着“地球村”的越变越小,中国当代艺术正面临着在面对全球一体化的同时如何坚持自我的严峻问题。当一部分艺术家学着玩世、游戏、做深沉、耍伪技法、翻版他人、复制观念时,刘豫华用他的作品给我们交出了别样的答卷。他的创作是对生活的品味,是对未曾泯灭的人性的体验,是对存在其中的责任感的诠释。其作品无不充溢着当代人文关怀的精神!沿着他的创作轨迹一路看来,无一处不饱含着对创新的渴望与不断的自我突破。当他人时髦的“国际化”时,他立足本土;当本土艺术家仅将八大、石涛等人的绘画技法奉为神明时,他却把传统绘画的艺术成就看成是中国文化的产物,于是他的视点重心落在“文化”上。由此可见,刘豫华是一位站在时代前沿、放眼国际、立足本土并且能够进行独立思考的、真正具有当代意义的中国艺术家。

其实每个人面对大千世界,茫茫穹宇,都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只要不因自身的渺小与卑微而停止前进的步伐,一切都将充满希望!


封底 刘豫华 《醒》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