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写生可以扯得更远

5已有 1791 次阅读  2013-01-16 15:32   标签写生  艺术创作  苏州园林 

写生可以扯得更远

    户外写生是现在国内比较流行的绘画方式。许多形成个人强烈艺术创作风格的画家也参与到写生行列里,究其原因,我想有两点;现在的画家都是新中国美术教育培养起来的画家,艺术创作观基本上是在写生的训练中培养起来的,写生自然有着难以割舍的眷恋;再者,都市化的噪杂和拥挤,使画家更愿意逃避狭窄的空间,去渴求一丝自然的视觉“舒展”。于是,问题就产生了。一方面,为写生而写生的画家,基本上是沿用了早先苏派或印象派的写生风格,只是行为的一种延续,没有独立风格的探索,逐渐失去了艺术探索的意义。而寻求自然的慰藉,又是把写生作为一种创作的消遣方式,又缺少了探索的连贯性。风景写生,也许在欧美的艺术创作中已经基本上没有探索的空间余地,但我个人觉得她的意义在目前的国内还是很大。传统的中国绘画方式使我们拥有了比西方价值迥异的的视域观,她的视域方式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了看事物的另类方式,她不会像西方十六世纪丢勒那样试图通过一面透明板把透进的物象描摹在透明板上,中国的视觉传统是一种先验式的观看方法,她是在先有理念的状况下,用心的经验左右直觉的视觉方式;再看当下,我们的视觉方式也存在着矛盾性,耳濡目染的经验是我们的骨子里留存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方式,而图像化的视觉方式,实际上已经把我们的视域变得不伦不类,所以,我们的画面里,情不自禁地流露出照片的唯真与个性涂绘的矛盾,画家的痛楚也就在这种矛盾中不能自拔。所以,无论哪种写生方式,写生的意义应该是我们重新面对自然,来清理我们这几年逐渐养成的浑浊的视觉,让传统的人文关怀精神在自然的呼吸中得到滋养。正是出于此因,在画室里创作工作之余,经常走向自然的环境里去清理“蜗居”养成的视觉陋习。我画风景画,不是想练练新鲜的感觉,更不想囿于探索形式语言;每当我从城市的空间走向自然时,我强烈感受到的是时间的流逝,无论是过去的民居或是自然风景,我总会感到我们内在的时间与看到的空间的错位,现在与历史瞬间的纠葛,直觉与追忆的缠扰,这种扰困意识在自然的诱发下,让我不断调整着习惯的视觉方式,去关注人文精神的现实彰显。

    其实,任何艺术家的创作都有一个不断产生灵感的诱发点,我的诱发点正是在自然的对话中,不断把历史的人文价值放逐在自然地语境中,让其产生历史与现实的纠葛和我内心的焦虑,从这个层面上讲,呈现更具意义。

   ( 注:本文是为「再写生.共写意—中国油画名家写生研究展」大型画册而撰写的文章。)

 

 

                                                                                    顾黎明

                                                                         2013116日 于杭州工作室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