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写生随想《模特老龚》

1已有 1764 次阅读  2012-07-12 21:26   标签模特  写生 

模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属于的概念,和石膏像、瓶罐一样,是被我描写的对象。而我们喜欢在前加上一个词(既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形容词),人、静、景。于是有了各种关乎的写生,本身有生命和情感吗?画面中的物呢?是我们赋予它生命和情感,还是它本身的生命和情感勾起了我们的表现冲动?西方静物画still life painting,意指静止的生命,既然无生命的坛坛罐罐都有生命的意义,那么有血有肉的人呢?如何去表现人的生存状态、情感、和其作为人的尊严呢?写生并不是画出对象的外表皮囊,也不是所谓的苦练技术,我想,这里需要画者有一个敏感、善良的心,与对象(人物、静物、景物)真诚的沟通,发现对象的特质和真实的存在状态,用善良的心灵将这些诉诸于笔端,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写“生”。于是,“物”不再是“物”。

模特老龚刚满60,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很多,身材矮小瘦弱,穿着一条与身材十分不相称的宽大裤子,这条裤子让他显得更加的瘦小了,最显眼的是他腰间那条黄色的带子,是用一块旧布搓成的。的确,那条带子的色彩很入画,但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因为我很少见连皮带都没有的人,哪怕很苦的人,人造革的皮带还是有的吧。断断续续的画着聊着,我发现老龚真的很苦,他家离我们学校很远,为了来我这做模特,他每天凌晨4点多从家里出发,辗转2趟公交车来到画室却从不误时,清晨走进画室前,走廊的尽头总是闪着一个瘦小的逆光下的身影,我知道,老龚在那等着了。

然而,有一天我在画室等了许久也没见到老龚,他答应了来的啊。我有些恼了,心里在怀疑自己对他的看法,许多莫名的想法在我脑海里浮现,“是不是市区较近的画室把他要去了呢?还是嫌我这远了,懒得跑了?”当我悻悻的离开画室时,走廊尽头矮小瘦弱的身影又出现了,依然是逆着光…… “老龚,你迟到了,你差点白跑一趟,我正准备离开呐。”但当我走近一看时,老龚的一只眼睛拉了一个口子,还在流着血,他拿一张餐巾纸不停的擦拭着。原来,老龚清早出门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被铁丝拉了一个口子,一只眼睛肿的不成样了,他完全可以不来的,但他终究还是来了。顿时,我为自己刚才有那样的想法而感到羞愧,“老龚,你先回去罢,今天仍然算你一天的工资”。我明白,这弥补不了什么,有些东西无法弥补。老龚死活不同意,坚持要我画,说不能白拿模特费。我只好说“眼睛没法画了,等你过几天眼睛消了肿再来吧”。最终,老龚在我的劝说下离开了画室,嘴里还边走边嘀咕着“这钱不能白拿啊”。

过了几天老龚依旧来做模特了,眼睛没消肿。本来做45分钟的模特要休息10分钟的,而老龚却怎么也不肯离开模特台半步,坚持不肯休息,要我一直画。我知道,老龚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补偿那天多拿的模特费,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钱不能白拿啊”。

画是画完了,本应轻松的心却不知怎地格外的沉重起来,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许多人为了一己之利早已将所谓的诚信抛到九霄云外,亦或打着诚信的幌子招摇撞骗。无疑,老龚用自己的行动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

 

 

                                                       2012.7.13 财大麦庐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