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谌北新油画作品欣赏

33已有 5727 次阅读  2014-07-08 07:27
                             谌北新油画作品欣赏

      谌北新  (1932年10月20日—)江西南昌人。生于北京。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55年入中央美术学院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学习。他的作品曾参加莫斯科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展,还在荷、法等国举办过油画展。20世纪60至70年代,他参加了“秦文美”创作组(陕西省文化局美术创作组),这个创作组画的不少毛主席与陕北人民在一起的大型油画,在全国广有影响。他在“秦文美”有“改天换地的专家”之称。所谓“改天换地”,就是调整画面中天与地的色彩关系。这是把握整幅油画色彩倾向的关键环节。1959年到西安美术学院任教,是西安美院教授、油画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美协陕西分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名誉主任、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1988年在法国巴黎及荷兰安托芬市举办个人画展。历任西北艺专美术系教员、西安美术学院教授、油画系主任。出版有《谌北新油画风景习作选》。编著有《中国高等美术学院教材——素描分卷、油画分卷》等。
    谌北新所处年代的是中国社会的动荡时期,动乱年代和支离破碎的江山。当美术遭遇“文革”谁也无法想象背后有着无数心酸无奈与政治斗争的相关故事。虽万千人,吾往矣。话听起来豪迈做起来艰难。所以,生活在那个年代的艺术家都是非常不易的。谌北新走出油画训练班之后的几十年,是中国近现代艺术史上波诡云谲的岁月。谌北新也曾接受“革命历史画”创作任务,作为“秦文美”创作组的一员,他常常承担为巨幅革命历史画“改天换地”(在初步完成的历史画画面上调配大的环境色调)的任务。既使在那样的环境里,他也没有改变对风景画的一往深情,风景写生已经成为他艺术生活的基本元素,正是在不间断地风景写生中,他保持和发展了自己的色彩感觉。

   谌北新是中国风景油画最有印象派及个人鲜明特色风格的一位画家,谌先生画画色彩明快丰富,颜色关系协调。表现有力,手法纯熟,同时他的画面融入大量写意和书法元素,尤其远处观看具有很大的视觉冲击力。有一种说法是“色不碍墨”、“色不碍笔”,这是中国画的要求,油画应该反过来是“笔不碍色”,这样油画艺术的特点才能显现。谌北新先生做了这一点,强调笔法,但不影响他在色彩上的发挥,不妨碍色彩上的表现力。 1957年,当谌北新从中央美术学院油训班毕业的时候,他的毕业作品是一幅风景油画。在那个年代,他是第一个以风景油画作为毕业作品的学生,也从那个时候起,谌北新就被称作“中国风景油画第一人”。 他的画里总能感受到一种自由无羁的精神,一种欢快响亮的声音,这种精神和声音不仅来自艺术家的气质、修养和性格,也来自感动了艺术家的自然风景美丽生动。保持新鲜、明朗的感觉,是谌北新风景画的一大特色。虽然他曾师从苏俄画家,但他不像苏俄风景画家那样总是在构筑鸿篇巨制,不像苏俄风景画家那样在自然景色中寻找文学性甚至悲剧性。从绘画方式和艺术追求看,他更接近印象派画家,色彩是他作品中最重要的信息。但他并不是对印象派绘画的一味模拟,他以高度的概括和夸张处理色彩关系,并以中国文人特有的敏感,在色彩构成中加入了笔韵。于是他的画显得更有韵律感,更有“笔法”和“骨气”。那种明朗清新而含有内在气骨的格调,确实是对当前画坛一望无际的晦涩沉闷、大而无当的“清凉剂”。当然,任何一种风格都有它的限制。对于认为绘画作品应该体现某种理性陈述或历史思考的人来说,谌北新的作品显然难以满足他们的要求。他的画更接近“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境界,谌北新为中国的风景画创作展现了一个明朗的前景——真正表现了人在自然中的愉悦感受的绘画作品,仍然具有使人激动的感染力,仍然具有净化心灵的力量;在古人、外国人已经画出了那么多不朽的风景画之后,当代画家仍然可以大有作为。而谌北新给我们提供的经验是在一定的文化观念基础上明确自己的艺术追求,为实现这一追求心无旁骛地画画。
 
 谌北新先生是一位有卓著建树的风景油画家和美术教育家。2003年9月11日,西安美术学院为他执教五十年举办的油画作品展览暨学术研讨会引起了强烈反响.观众为他色彩明快的风景写生深感赞佩,专家为他独特风格的艺术创造热烈讨论。谌北新的油画色彩为什么那么好,会有那种动人心弦的美感魅力呢?要探讨这些问题,必须从他的艺术观念和具体实践中找出一些根本性的原因。
        谌先生把写生作为绘画充满生机活力的摇篮,色彩是绘画的重要语言,是表达生活感受、表现思想感情的造型因素和艺术手段。我们在这里所说的色彩,是指依一定光源、环境等因素而变化的条件色彩。它是通过写生的方式发掘出来的,并经历许多代艺术家不断探索而形成有一定规律性的色彩体系。这种色彩的特点是,它具有光色映照下色彩变化的具体性。又有鲜活的生动性,因而富有特殊的审美价值。它极大丰富了色彩语言,增强了油画艺术生命的活力。这种色彩的美感丰富性。致使人们对油画的观念,特别是对待形与色的关系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即油画作品中,原先由“形”扮演主角,进而转换为以“色”扮演主角了——色彩成为油画艺术感染力中起到重要的、甚至是主导作用的因素。尤其在风景油画方面,19世纪法国画家莫奈的一幅<日出的印象>引起轰动,遂之产生了印象主义画派.他们用色彩的强大魅力,冲破了“形的拘束”,进而形成了“形的解放”——色即形,形亦色,近看画面局部的形虽然模糊不清,远观整体则形于色彩构成的空间中依然存在。这是油画艺术走向更为成熟的显著标志。

   正因为这种条件色彩体系是由写生方式发掘出来,从而画家们走出了画室,纷纷到大自然中进行风景写生,使得风景写生提高为艺术创作的地位,作品立足在绘画的神圣殿堂。但是,这种写生不是无动于衷地模仿自然景象。它必须有作者的生活感受和体验。于触景生情之中获得灵感,写生是作为对大自然热爱之情感的表现。因而,写生的色彩不仅反映了自然景色的真实,并且包含着作者真挚情感的因素,所以写生作品是不会重复的,色彩的美感具有鲜明的抒情性特点,得到画家们的推崇。

    谌北新早在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创作的(北京崇文门>,是毕业作品展览中惟一的风景油画,受到了观众的关注——作品中,冬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向了大地,启开一片色彩节奏的空间,叩动人们的由衷感情——苏联专家针对作品的抒情性倾向,曾中肯地指出:谌北新在风景油画方面有宏阔的前景。从那时起,他确立了走风景写生的道路。几十年来不为现实功利所迷惑。也不受各种流行画风的影响,始终以外光色彩作为探索的课题,不断开掘和锤炼油画艺术的生命力和表现力。

    写生作品有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在画室“创作”出的风景作品是体现不出这种美的感受的,必须生活感受才能够产生好的作品。
“一切美的光来自心灵的源泉,没有心灵的映射,是无所谓美的。”所以,一片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风景写生所要表现的,正是对生活的亲身感受,作品应是主观的生命情调与客观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渗。谌北新先生出外去写生,不是到名山大川去寻觅胜景,也不到罕无人烟的地域去猎取奇观。我们背起画箱所去之处,诸如乡村、小镇、街巷、海湾……到这些普通而熟悉的地方,去感受生活的气息,即便取小景写生也会有一种亲切感,唤起美的翩翩联想。而且,这种生活小景更能启发对色彩的观察力,更有助于锤炼色彩的艺术表现力。罗丹曾经说过:要“用自己的眼睛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这是成就一位艺术家的真诚道理,对于风景写生也同样重要。

  写生最关键的东西在一个“情”字上。没有什么打动你,就没有作画的情绪,如果硬去画,也画不好;而当你有了生活感受,被自然中的色彩打动了,画起来就非常有劲。作为一个画家的风景写生,不是在搞色彩练习,而应当作艺术创作来对待,你的作品要去感染别人,如果你的画打动不了自己,也别想去打动别人。所以,画画的激情是十分重要的,惟在触景生情的状态下才会进发作画的欲望和热情,画出情景交融的好画,没有激情就什么都没有了。

   谌北新先生写生有一个习惯:他首先要求选景,当他下了很大功夫找到一个写生的对象,又总是先停下来,反复去观察,再坐下来想上很长时间,于静默中酝酿感情,选择好作画的角度,当一切都胸有成竹,才开始动笔。所以,他在写生中总有饱满的热情,鲜活地表达着色彩感受,作品以色感人,以情动人。

   风景写生不能看到客观对象是什么样就画成什么样,写生不是追求熟练的技巧。那种很“帅”气的东西只能哗从取宠。难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不是为技术而技术。也不是为色彩而色彩,应该认识到技术和色彩都是为表达感情服务的。有人说“色彩好看就是好画”,那么,你在色彩中有什么感想,受到什么启迪,又产生什么联想呢?恐怕很难说得出来。风景写生最关键的东西在一个“情”字上,有了情,什么都会有;没有情,再好的技术也难能感染人,再漂亮的颜色也不会打动人心。


写生要培养画家“看色彩的眼睛”。一般来说,观察色彩有两种出发点:一种是以素描的角度去看待对象的颜色;另一种首先看到的是色彩。谌北新多次说过:看色彩的眼光与看素描的眼光,两者观察对象的感受大不一样,画出的东西差别更大,我们很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 有些人的写生作品,让人看到的是客观对象的素描关系,虽然在黑白灰调子上附着了颜色,但基本上是固有色的深度与亮度。见到有学生晴天出去写生,色彩只能分出黑白灰的不同效果,没有色彩冷暖关系和变化,画出的东西黑乎乎,根本看不出光色映照的透明感;他们遇到阴天就只好练习速写,因为阴天看不出明显的素描关系。不知道如何画色彩了。像这样的问题,存在的还很普遍。有些画家的创作,在素描造型上颇具功力。但作品缺乏色彩的感染力,未免让人感到很遗憾。

   我们需要培养“看色彩的眼睛”,最好的途径就是经常进行风景写生。在大自然的不同季节、天气、时间、环境的空间中去看景物,要观察它在直射光、侧光、逆光、反光等条件下呈露出的色调、色相、色度.以及相应的秩序、节奏和冷暖变化的关系。这是画写生的出发点和立足点。由此去感受色彩变化的丰富性,并体会它的规律性。这种对色彩洞察能力的培养,逐渐就有一种对色彩敏感的直觉。这即确立了色彩观念,而有一双特殊的眼睛了。

   谌北新先生是以色彩的观念去观察色彩,他不受固有色的局限,注重外光下光源色、环境色、条件色之间关系的比较,完全跳出素描的黑白灰拘束,所以他凭借对色彩的直觉感受,画出的每一块颜色都色相明确,亮面的色彩那么准确,暗面的色彩也是透明的,作品中的色彩闪闪发光。好像珍珠玛瑙一般美妙诱人。
写生时要掌握色彩规律,任何画种都有自己的色彩观念,诸如中国写意画的水墨、木刻版画的黑白……它基于使用工具材料和技法各不相同,产生不同韵味的色彩效果,各具独特的审美价值,从而有了本画种的色彩观念。于是,与其观念相应的色彩语言体系是有规律可循的。找到了规律才能使色彩的各种关系互相谐调,掌握了规律才能创作出有画种特色的作品。搞油画(包括水彩、水粉)主要掌握光源条件的写生色彩规律,但不排斥装饰色彩所起到的互补作用,也可吸收其它画种用色的优点作为营养,有益于艺术活力的增强。然而。不必用油画的工具材料去模仿其它画种。以丧失油画自身应有的特点为代价。因为任何画种的特色,都代表着一定的文化意义。

   有些油画作品让人没办法看,其原因是画中的色彩没有规律可循。比如一幅风景画.它的空间感不仅靠透视关系、素描关系,更要靠色彩关系,特别要合乎色彩变化的规律性。如若不然,画面上各种颜色是孤立的,相互不谐调,以致造成空间中远近高下的差错,视觉上很不舒服。要知道,从彩色照片中学不出色彩的规律,临摹照片上的颜色总有依葫芦画瓢那种“描”的感觉,即便有一定的色彩知识,参考照片作画也缺乏对景写生中色彩感受真挚表达的生动性和创造性。所以,要想画好画,就要多去写生。

  谌北新在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导师结合世界著名油画作品分析色彩的规律,谈的很透彻,他作了详细的笔记,返回西安美院后。整理出色彩问题的研究性著述,印刷成册,在油画教学中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从中受到很大的启发。我们应该认识到,色彩规律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用学习就能画出好画。色彩规律是前人在不断写生实践中发现、探索而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是一门学问,必须懂得它,掌握它,并在实践中灵活运用它,才具备色彩的表现力。

   从谌北新先生的油画更可以看出他对色彩规律的熟悉,掌握得很熟练,每笔色彩都经得起推敲,画出的风景光色映照。色彩富有透明度,很“洋”。但是,他在艺术实践中又有自己的认识、理解和感受,既进得去又走得出,没有被现成的规律给套住了。他对色彩的使用有提炼、有取舍、甚至有夸张,十分灵活,尤其在运用中汲取中国艺术讲究“气韵生动”的美学原则,色彩中包孕自然气息和个人气质,使各种色彩化为一片活泼的生机,来表现一幅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风景,所以色彩飘逸、洒脱,富有韵致、意味,作品透出很浓厚的民族审美情感。

  写生要强调色彩的整体感。在大自然中写生,不是眼前的什么东西都可以入画,如果一幅画内被琐碎的东西塞满了,这幅画就难立得起来。谌北新的风景画显得很大气,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所取舍。他更注意有所舍,给人的审美感受特别集中。所谓色彩的丰富性,不是画满了各种颜色就丰富了,而是要看画中色彩构成的诸多关系,即大块色与小块色的关系.整体与局部的关系,疏与密(中国书画讲究疏能**,密不透风)的关系,远看与近看的关系等等,是从这些关系的谐调中构成一幅画的色彩丰富性。

  谌北新先生在风景写生中,总是先画出天的色彩,不是因为天好画,而是天的色彩影响着一幅风景画的整体色调,一定要先确定好,其它各个部位的色彩变化都由天色起作用。作画时必须把握住天、地、物的大关系去研究和比较。分析哪些受直射的光。哪些是擦过的光,以及逆光、反光诸因素下的色彩反映,把握好了就会丰富多彩,生动活泼。

  谌北新油画的魅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第一眼望去就被画面的整体感觉所吸引。他的作品虽然不大,却常常在展览会众多大画中夺人目光,即因色彩很概括,却感到很丰富。整体、概括不是简单或者单调,其实愈整体愈概括就愈难画。应该清楚。无论多么丰富的色彩都要有黑白灰三大块的色彩观念,局部色彩的变化都在这三大块的感觉之中,就不会显得杂乱无章,反而产生色彩的节奏韵律感。这在画中的构成很重要,做到了就会有一种大气,作品的色彩就会鲜活、透明、响亮,有痛快感。历史上大画家的作品都是十分大气的。绝无扣扣卡卡、支离破碎的东西。这是一个艺术修养问题,没有很高的审美素养就大气不起来。

  写生的“神似”于意境中。一般来说,画出的艺术形象与客观对象之间会出现三种情况:一是很像;二是根本不像;三是既像又不完全像自然主义,属于“似与不似之间”。第三种最难做到。因为它不是靠形似,而是靠神似。对于一位有造谐的艺术家,形不是目的,神才是灵魂。大画家石涛说:  “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他强调写生的意义,是为大自然传达生命的精神,而作品的“笔墨”形式即是对自然的精神作真挚的表现,才富有生命的意味。

   谌北新作品的特点是“写”,即用笔去写生、写意。他下笔很肯定,从来不描描改改,没有重复来重复去的东西。有人说油画好改,这是一种误解,油画的覆盖力是为增加色彩的层次与节奏,产生特别的美感表现力度,更能体现画家用笔用色的自信,绝不是改来改去涂成一堆烂泥。谌北新作画是很严肃谨慎的。往往一幅写生用去了一大堆擦笔纸,不准确的颜色决不乱涂上去。他在作画时保持着安静,全神贯注,速度很慢,完成的作品则有一气呵成之感,一笔一笔非常爽快,笔触和色彩在画面上很清晰。但他的用笔已不是欧洲方笔“摆”的笔法去塑造。而是融入了中国书法之长,每一笔皆含生命之气的运动迹象,色彩又在这种笔法中恰如水墨的韵律,洋溢情感的跌宕,意味深长。他常常在作品中点出一笔鲜艳的色彩。顿时画面的气氛更加生动活跃了,这种不拘泥于客观真实而又忠诚于心灵情感的神来之笔,让人产生更多的审美想象,耐人品味无尽的诗意。总而言之。谌北新用笔用色的写意性,达到了自由抒情的地步。他的风景写生创作状态,让人想到《庄子》里所讲的“庖丁解牛”,与对象只在神遇之中,那种游刃有余之技,近乎于“道”,是艺术的至高境界。

  诗人艾里略说:“一个造出新节奏的人,就是一个拓展了我们的感性并使它更为高明的人。”谌北新的写生作品,都是我们熟悉的风景,而我们从他的用笔用色的节奏韵律中体会到更多的意蕴,产生更多的生活联想,得到精神上的启迪和情感上的陶冶,那是比眼前景象更大的空间,把我们的艺术欣赏引入大自然的意境。这正是他始终不渝对艺术美感魅力的追求而所达到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36 12
 36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