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图片

已有 1084 次阅读  2012-09-18 21:45   标签图片  alt  blank  target  title 
标签: 分类 外婆记事

周日,沈阳是个晴朗天。老公难得的有兴致:去棋盘山。爬山?我生怕不是,老公说,是。

好嘞,爬山去了~

我连忙拿出陈年普洱,先煮一壶开水洗茶,泡茶,灌进保温的旅行水壶里,又准备了两穗煮熟的老玉米,水果等,带上驾驶证,出发。

一个半小时到达。上山前,老公仰望天空,天空湛蓝,没有一丝白云,有点假,舞台布景似的。

以往,我们都是走樱桃沟,是上山路的左边。今天,我建议走右边,开辟新的登山路线。

没有路标,没有导航,上山的路很崎岖。老公几次让我返回,去登樱桃沟,我都以实际行动拒绝。直到眼前再无路可走,我只能乖乖的承认走错路了。

返回到登山主路上,往上走,突然又发现一条小路,我坚持走这条路去未曾登过的山。老公拧不过我,同意。穿过两条标志着“军事禁区”的铁丝网(有够一个人钻过的洞),我们终于发现了登山者留下的红色标记,心情大悦,放心的继续往上。

多少年来,我体会到,登山的乐趣就在于“未知”。你不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也许是一处风景纯美的山巅,也许是一块无路可走的峭壁,这时候,只要你有体力,就可以修改坐标,重新来过。如果木有体力,就只能等着落幕了,除非你带了足够的能量(一个糖尿病人的登山体会)。

最后一段路有点小陡,一顿狗爬兔子喘后,登上了顶峰。

哇塞,登高望远,心情立刻大爽,远处群山叠嶂,天高白云淡。。。咦,啥时出了白云呢?在山下还是一抹蓝天呢?吹着小凉风,坐在山石上,看着远山碧水,偶用偶腔隙栓塞的大脑使劲琢磨。终于,琢磨明白了,上山时偶在低处,看见的是两山之间的一方蓝天,得出的结论就是一碧如洗,登顶之后,目所能及处,是天的相对全貌,便有了白云缕缕。人在高处,看得远,想得远,就是这样吧?

 

天高云淡秋水蓝~



 

老公坐在被台风刮倒的大树上留影。


 

顶峰是一个巨大的象棋盘,留下一副千古棋局,棋盘山因此得名。老公惊喜地发现那些大字是已故的人民鉴赏家杨仁恺先生的题字“星落石枰”,老公是杨老的忘年交,两人曾多次笔墨合作,创作出杰出的艺术品。远处是山下的各种楼盘,以经济开发的名义逐步蚕食着沈阳唯一的山岚。数十年后,不知道我们的后代子孙还能不能有山可登?

 

山上还有一座凉亭,我和老公正好在这里休息、补充能量。一壶普洱,一人一穗老玉米,一个桔子。小盆里装的是从卡蜜太姥家菜地里摘的小黄瓜和西红柿,美味无比,还没有任何农药、激素。我的登山杖也在镜头中。

 

天上的云酷似龙头,逶迤穿行在广袤的天际。

 

隐约可见的秀湖水库。

 


路边野花。


登山,我最喜欢的运动之一,另一个是游泳,趁着秋高气爽,我下一个目标是朝阳清风岭和凤凰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