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攻心

1已有 382 次阅读  2015-05-02 01:00   标签刘指禅  谈艺 
                      攻心

 现在的北京,其层出不穷的艺术机构和五花八门的营销,应接不暇,有时还使人哭笑不得。

 一年前,某机构电邀我入编《一代翘楚》典籍。或恐我犹豫,复以“入编的还有‘某某、某某’等当代一流人等

…‘翘楚’?在下学浅,待我脸皮历练到一定厚度时再谈如何?况当代无大师,即便似您说的‘某某’等,恐怕也”没等我说完,对方立马将电话挂了(也许敏感到其所“营销”的对象没选准)

“刘老师好现在的艺坛那,哪怕是老年大学的学生,或者只有一两年(学龄)老年大学水平的人,都能‘潜’成‘大家’、‘大师’或‘教授’、‘博导’什么的,可谓指鹿为马、乱象丛生!不是么?堂堂的国家政协还开启了‘书画速成班(即:仅需一年半载的时日,便能将你打造成‘名家’!而且,社会上这些‘名家’还真不少哩!)’哩!我们刊物重作品,力求杨真去伪”这是数天前,又一机构的“电邀”。

当询及对方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对方说是“网上浏览鄙人拙文)的。——虽然有种似被“俘虏”的感觉,仍是轻嘘了一口。

无疑,善攻者“心”。

 

俗话说的好:有臭鱼就必有馋猫;即“臭鱼”对应“馋猫”。换言之,倘以腐臭之“鱼”施人,则未必能俾人“馋”。由此推想:纯洁而高尚的书画艺术作品亦难幸免——有市场则必有营销;有营销则必有炒作;有炒作则难免出现恶意炒作——这些似乎都不足为之奇怪,关键在于被炒者有无良知,受众体有无一定的免疫力,即:一定的“眼光”和“智识”。

中国书画艺术,鄙人一贯坚持自己的俚见:是以“文”为导向的。这一点并不同于西方的纯艺术,更殊异于西方“鸟儿的叫声”(商业术语——看不懂便是“鸟儿的叫声”。)。因此,鄙人常喟:“真正书画收藏者的智识与书画家在同一水平线,甚至高于书画家。”我的这种不入时流的僻话,其大意亦即在此。

——明白了以上的道理,则艺丛今天纷纭错杂的喧嚣,不难辨别矣。

当然,首当祛除“以耳代目”的陋习。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