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写给“新海派”紫砂壶——范范

18已有 766 次阅读  2014-07-20 14:47   标签艺术家  紫砂壶  发明家  品泉斋 

在大师枯竭的时代,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同步在萎缩。
如果说钻研科学要慎思明辨、搞人文艺术要格物致知、研究历史要能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么,它们其实都循同一个原则:出于职责本能性地探究!
但是,艺术家必须是发明家。
记得台师大何怀硕教授评价“大师”时也有一个有趣的标准,他说“艺术品就应该体现作者的独特人生与时代背景,如果仅仅是躲在小楼小改小弄,肯定无法成为大师的。”
我深以为然!
如今这个时代的紫砂壶,不仅缺少风格、缺少创意、更缺乏打动人心的东西。美则美矣,失去了灵魂,徒剩下一只泡茶的空壳,谄媚了当代人享乐消费的胃口。
想起苏东坡说过文人画的要领:“味在酸咸之外"、“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其实就是要与媚俗的主流审美不合作。而这样的不合作,不是大量复制古人的图式,也不是十年如一日复制自己的样式,而是要作出直抒胸臆、不矫揉造作的作品。表达的自由和思想的独立,才是新作品最有价值意义的东西。
看似幸福地成长,其实是一个痛苦艰难的过程,也正为如此,新生的事物更充满了无限的能量。它不仅仅是勇气,更是一份坚定和执着。
世间常有乐观之人,而我大抵便是这其中之一。遇事总是怀揣着乐观的念头,却也会做着悲观的垫底。

撰文:范范

甲午年夏日于沪上“品泉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