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孟昌明:天地间的散文

1已有 141 次阅读  2018-01-12 12:14   标签孟昌明  艺术  书画  湖州  雅昌 



天地间的散文


孟昌明/文


   又来到湖州善琏艺术馆,立新着力把《孟昌明艺术馆》重新描过,寒冷的冬季,周围的山石似乎愈加俊逸,竹子摇着一股诗意,于是我对立新说,用淡墨,用赭石去写每一株树,或就是一篇散文,一个无标题音乐。

   吃的太善,练市的羊羔是极品,据说上海人爱这一口,驱车两小时一个红烧羊羔,我观念中对爱护动物有纠结,大千世界有些物是用来玩的有些用来吃的,向日葵在法兰西乡下是榨油的,而梵高往画布上一搬,却有了十二分的风情。桐乡的蒸海鲜明学在苏州跟我说起过,贝儿虾儿的清蒸最好,汁入锅底,成就锅底一汪暖呼呼黏稠的粥,酒干宴罢,一碗在握,也就是萝卜干花生米,却引着他乡故乡今昔何昔的感慨。




   艺术馆、工作室都是我名字,在良渚的发源地,我名字悬着,金光闪闪,倒是告诫过自己,一介书生的原衷不过以一己真诚去学习、研究、实践一个美学的体用,干巴巴的没有商量,到底权利和银子面前可以端正坐着或者直直立着,便已经握得胜券,看这如许的风花雪月不过就是禅宗一个似是而非的公案,作如是观是个方式。

   大字对联写的痛快淋漓,在吴昌硕、赵孟頫的故乡,提一杆羊须大笔,以形意拳的步伐心态走着,因势利导,摧枯拉朽——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我们不能走过相同一条河,每一个刹那成就永恒。

   看树,看水,惟让我与生俱来对艺术的喜悦与尊敬化成为这一片片在褐色土地上生机勃勃的菜蔬与灌木,这让我想起了明学后院一排排整齐得像个军队方阵的菖蒲盆,我告诉明学,所谓艺术是个借口,这一番严谨的态度便是成功的前奏了。



   我喝着酽酽的热茶,烤着竹炭火,既喜欢又防范,这暖洋洋的诱惑最能够腐蚀我这被纪律锻造成了系统的劳碌命,四壁的书画,周遭的古董家具,清代的御窑京砖,福建的野茶——看了黄宾虹的四个小册页,老家伙的厉害让我一直在心里敬佩,五百年如果像选人大代表似的选一个画家,我一定投黄宾虹的票。

   一堆磨好的汉砖,我告诉过明学、建峰,想用汉砖残块雕一批印,无非想寄托一丝儿美学悟化的心思,形式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无非是秦汉给我的教育,和这样一条重重的血脉予我的精神的色相,于是我或者对山或者对水诉说和呼喊着的艺术密码。我思我在,我画我在。



   石臼做出的莲缸里,去年夏天的莲蓬粗头乱服,但章法在的,我老想起来余叔岩唱太保的那段悠扬却有苍凉野逸的一曲,回肠荡气的,好笑的是现如今戏剧舞台的拿着官饷的艺术家,作。北风之中这断壁残墙似的一缸净水老莲便存录得五百年生命酸甜苦辣的密码,我们跟着自然唯有不折不扣的前行。

   酒店舒适得我不想起床,以往早晨走形意拳的念头被漫不经心的阅读取代,人生原本或许就是无可无不可,“区块链”——新年跨年的酒吧中刚刚触碰的概念,让我在旅途中抽空做着功课:“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我的定义是,它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更是一个价值观,一个让人们换个角度去思考、反省的镜子,高更的警语其实从未消失,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

   ——如果说蒸汽机释放了人们的生产力,电力解决了人们基本的生活需求,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方式,那么区块链作为构造信任的机器,将可能彻底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价值传递的方式。


           孟昌明 1月11浙江湖州














IMG_6968.JPG



孟昌明先生 2018年1月于湖州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