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孟昌明: 石头和欲望

1已有 112 次阅读  2019-04-03 15:30   标签孟昌明  书法  篆刻  艺术 

微信图片_20190403085437.jpg



石头和欲望



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初四还是初几是迎财神的日子,大概还是下意识里觉得自己不是有外财的人。但初五下午看一片晴空碧蓝,杏花儿漫天放着遂不知不觉走出来左右张望着,没见有财神的迹象,邻居老飞行员马尔科斯推着自家垃圾桶放在路边等次日垃圾车回收,山茶好像比往年更红——百无聊赖又回到工作室,一堆石头便又燃起我一丝丝欲望,好多常用印都搁苏州文房没带回美国,给我刻印的朋友至少有俩得过西泠金奖。画好画没有合适的印不得要领,琢磨着去年大张旗鼓带回几十块石料老搁着等将来升值也没劲,最近淘宝看到许多工巧的器自是感动,所谓工匠精神就是人对物的一种敬以及由这种敬派生出来的一股兢兢业业的精神,因此我对动手的人比较佩服,我家方圆得过诺贝尔奖的不下四十个,却可以常常看他们业余玩一个木工活或是载玫瑰花、修修花园木门什么的,肯定不像我在我做客座教授的大学碰到的一个上海复旦来的一个苏北泰州籍博导,说是研究解放后报告文学的,一副摇头晃脑小人得志的样儿,对学生没有一点儿尊重,胡说八道一番带着土产出场费离开,当时我想过我的祖国如果把这样的学者开掉百分之四十,估计四个现代化实现也可能提前十天半月的——当时我就想到,一个学者在研究的科目中有所造就就像农民在玉米地里得好收成,天经地义,而一个教授如果可以给儿子补车胎或是会修自家的抽水马桶不时还可以免费帮助一下邻居会很酷,就像美国总统吉米卡特退休后自己带着全套木工工具去当义工给无家可归者盖房子。卡特去应征时对管理人员说,我做过木工,手艺依然绝对好的,就请让我帮忙吧。


微信图片_20190403140028.jpg


胡思乱想一番,倒了一杯巨浓的普洱,打开电视让张继青的“袅晴丝”一遍遍唱着——她唱她的,我刻我的,为了刻印问了印章高手师弟,他告诉我要买一个带灯的放大镜戴头上,于是按图索骥戴脑门上,估计不像飞行员也像**兵,密密实实准备好,摸一把厚厚实实的刻刀对一堆石头下手,谁知道是放大镜不好还是我皮肤太嫩,说起来这老鼻子老眼架着付镜子把鼻梁儿割得生痛,张继青唱到第二十七遍“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时,我歇了口气,一面琢磨着《牡丹亭》的一句台词“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也想到毛主席说要知道梨儿的滋味必须自己洗洗手削了皮一口口尝尝,更想到那些印人不容易,方寸小地盘要收纳那些儿境界,有经营位置,还有有凑刀的好功夫,跟你要润格时候也别嫌贵,但不要付北京上海那些儿一字要十万的主,不值得,留着买个房给孩子结婚或是去欧洲看看印象派什么的。


我有一搭无一搭地喝茶听曲,刻了几方也磨了几方,好不好由他去,安慰自己的倒是微信上大家伙常常说的那句句,主要的是看气质。


微信庆贺大年的同时,传说爱因斯坦发现了引力波。对时髦的“引力波”理论,个人依然固执地相信:无论空间层面的弯曲度如何变化,时间都是相同的,因此,具有生命绝对原则的美是永恒的。


孟昌明 大年初五美国家中

(文章分享自孟昌明先生2016年2月14日微信朋友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