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孟昌明:从良渚到北非——关于我的绘画近作

2已有 520 次阅读  2019-04-27 10:47   标签孟昌明  艺术  绘画  展览 

北非印象之二十三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二十三 68×138cm 2018年



mcm.jpg

孟昌明先生近影


孟昌明 美籍著名画家、书法家、艺术评论家,曾经在美国、日本、德国、中国等地举办过一百余次个人画展,作品为世界各地博物馆、学术机构及私人所收藏。出版学术专著及书画作品集十余册,作品和文章见诸于全世界三百余家著名报纸杂志并多次获奖。





从 良 渚 到 北 非

     ——关于我的绘画近作



孟昌明/文




      良渚是个谜。


      一个热火朝天、丰衣足食的、爱美的王朝却在一个晚上或是一个早晨沉默,消遁——黄鹤一去不复返,倒是那些默默无声的陶,那些生烟暖日的玉,那些和苏美尔人同出一辙的稻米文明,水利架构,城池设施,竖着的桩界和横陈着的独木舟完美地留着,漫不经心地用一个朴素的身段诉说,诉说天地间大美的深邃悠远。


      我在上海博物馆和余杭的良渚博物馆,看着良渚文化黝黑的陶罐沉思、它们和我日后在埃及博物馆和此前在希腊博物馆看到远古文明太像,和我们土地上的河姆渡、马家窑,齐家、红山、崧泽太像,像得如一个母亲生出来的同胞兄弟。我无法想象数千年的时间,数万里的空间,我们的祖先和我们邻居的祖先如何在审美范畴有如此相同的歌谣。


      我看着那些算不得是美玉的玉斧、玉琮、玉璧或是玉珏、玉璜沉思,时间斑驳的痕迹,土沁,地气,如此那般地给这些透闪石为主的软玉镀上一层美的幽辉。


致良渚 145×365cm 2019年_副本.jpg

致良渚 145×365cm 2019年


      一个三足的蒚,让我折服先民们对美的数布划分,生机勃勃又堂堂正正,其实不需要黄金分割律,不需要算术的数对美的逻辑切割与组合,毕达哥拉斯对神密的大地也只好含糊其辞:整个世界都是由数来划分的;而哲人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吾道一以贯之”,则多了东方的智慧与灵犀,毕竟,在美的极处,一定是形而上学的模糊,是一种意会而不能言传的存在——与其拿着物理的尺子度量美的优雅和恬静,不如在夜深人静的月光底下拈花笑一笑,亦多少悟得大千世界肌理之间的海晏河清。


      我脑海的领地中曾经多少次让我爱不释手的宋代单色釉,明代家具,终于渐渐让位与良渚的陶,灰的,黑的,清水芙蓉的简单,不用雕琢的质朴,却喃喃说得出一种具备真理性的审美价值。


      我终于在浙北乡下,一个绿树围绕的画室里,开始画《致意良渚》,丈二匹的安徽净皮,松烟老墨,一个三足鬲过渡来的形——更准确地说是意,这个画室座落在良渚的腹地蔡家桥,于此时此地,用画笔向对我充满诱惑的时代致敬。


北非印象之二十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二十 68×138cm 2018年


      随性的形,夸大的张力,朱红的底色是皇权威慑的象征,灰色团块我直接暗喻大地苏醒的情愫,芸芸众生和土地交合着的诗情与浪漫天机,在大象无形的美学境界中尽情挥洒,我用湖笔羊毫齐头笔,点出来黄宾虹式的点,却让它在符号和结构的范畴进入一个序列的版图,去担当起“语言”或是“言语”的重责——在符号的背后依然是满满的中国乡音,这把我二十多年美国生活的文化烙印清除得干干净净。线化成块,点积成体,“神游太虚,若无其事”,去靠近先民的思想与精神质地的内核。在一个现代绘画语言的态度面前,我依然固守了源自《文心雕龙》和《诗品》的年代中我前辈所涉猎的美学散漫的漫游。


      我用中国画传统的工具材料,向一个时代表达了个人真挚的向往和美学心思。这过程中找到的一种表达方式,我又在不久之后的突尼斯行旅中,在蓝色小镇的边上和罗马人的迦太基遗址进行一场相看两不厌的对话。


      …………


北非印象之五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五 68×138cm 2018年


      卡萨布兰卡的名字就有一个诗意的浪漫,先是源自美国电影的一点点传说般的诱惑,而当我置身于玛蒂娜老城迷阵一般的街道中间,一个强烈的愿望在脑子里产生:用我的线,用我的水墨,用我所具备的所有绘画素养去讴歌,去唱一曲关于美的无标题幻想曲。


      撒哈拉沙漠的执拗,地中海的多情,法国人沾着红酒和香水式的浪漫——直布罗陀海峡随风飘过来的所有欧洲因由都把这个非洲大门、阿拉伯重镇变成了它自己独一无二的性格、容貌和腔调,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我所需要的色彩和线条,一如我在摩洛哥轻易地找到最好的咖啡和纯正的果汁,馕,一管带着薄荷味的水烟会让我想起近一百年前的马蒂斯或是更早的雷诺阿,时间并不是把人和美隔开的屏障,我们有一样的对生活自由的景仰和对自然与社会人生的敬,没有这一点私藏的性格可能是做不了艺术家的。


北非印象之十八 68×138cm 20178.jpg

北非印象之十八 68×138cm 2018年


      蓝色,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纯粹,所谓摩洛哥蓝大概是一位法国设计师的个人定位,大抵是许多年前在北非游历经过靠近沙漠的马塔喀什,被那里的风土民情所感动,于是买房子置地,做了博物馆,又做了服装、香水等一系列衍生品,把这摩洛哥蓝定格成圣罗兰蓝并迅速占领香阁丽榭大道,买下来的博物馆种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植物,同样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花着大约六十美金去排队参观——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运作,却和艺术无关,法国对摩洛哥的影响是潜在的,而他们没有真正改变马拉喀什老街上那些做地毯或是古董的商人,洗着摩洛哥浴喝着摩洛哥加了香料的咖啡吃陶炊具焗出来的牛羊肉——他们的乐器中倾诉着自己民族流传的史诗与传说,他们的服饰与用品、各种各样的皮具、地毯,器皿,无不带着摩洛哥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气质。


      色彩,依然是色彩,透明而纯正的地中海孕育了这如许低调的奢华。每一个安静地或者是火热的色彩元素都可以在摩洛哥精彩的主旋律下变成生机勃勃而又自由自在的复调。


北非印象之二十二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二十二 68×138cm 2018年


      于是,我那洁白而柔顺的安徽宣纸,磨了的清代松烟陈墨,有机的溶解与水的中国画颜料给了我尽情和放肆的可能,我用一种散文诗式的语言过滤了故事和情节这些文学元素的干扰而尽可能地贴近我所认为的真实——一种源自形而超越形式与符号的的诗情画意 ,红依然是生命不屈不挠的直指,蓝有浪漫的基因,黄在地中海的边上有一种深沉的内敛,绿永远轻松而欢快,而白与黑,这两个源于东方的极致的色彩基调或是元素,到今天依然被西方绘画科学和逻辑系统搁置在技术语言的门外,却在摩洛哥,埃及,突尼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山水之间给了我最坦诚的表达诱因,清空所有的哲学概念和约定俗成的艺术理论去,将一轮轮多维度的直觉刷屏,我用了中国书法的线条和非洲舞蹈的曲调,和蒙德里安与康定斯基,诚心诚意地做了又一轮抽象美的对峙、协商与互动。


               2019年4月 中国苏州






孟 昌 明 作 品 欣 赏

WORKS



北非印象之八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八 68×138cm 2018年



北非印象之十二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十二 68×138cm 2018年



北非印象之十七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十七 68×138cm 2018年



北非印象之十一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十一 68×138cm 2018年



北非印象之十六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十六 68×138cm 2018年


北非印象之二十一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二十一 68×138cm 2018年



北非印象之二十九 68×138cm 2018年.jpg

北非印象之二十九 68×138cm 2018年



迦太基写生-1 97×180cm 2019年.jpg

迦太基写生-1 97×180cm 2019年



迦太基写生-2 97×180cm 2019年.jpg

迦太基写生-2 97×180cm 2019年



积玉桥随想 145×145cm 2019年.jpg

积玉桥随想 145×145cm 2019年



加纳印象  145×145cm 2019年.jpg

加纳印象  145×145cm 2019年



1.jpg

孟昌明先生 2019年1月于突尼斯 摄影周龙飞



美术馆联系方式.jpg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