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条死鲨鱼不算艺术!」—— 吗?

2已有 795 次阅读  2016-08-14 21:48   标签Microsoft  position  relative  color  style 
翁昕的 Live ——「一条死鲨鱼不算艺术!」—— 吗?

各位知友好,下周二(8月16日)北京时间晚8点至10点,我将为大伙儿带来我的第11期 Live:「一条死鲨鱼不算艺术!」—— 吗?


在上周的 Live “用一颗牛头解释当代艺术”之中,我透过美剧《权力的游戏》,和大家谈了谈西方社会当中的“人终有一死”观念。并且,用这个理念解释了,为什么在他们眼中的一个装着腐烂的牛头和无数活苍蝇的玻璃箱子,是一个很发人深思的艺术。在 Live 的最后,参加上期活动的知友们纷纷表示对制作这个“牛头”的艺术家达明·赫斯特很感兴趣,于是就有了咱们今天的话题。

在做完这件包含有牛头和苍蝇的《一千年》之后,赫斯特得到了咱们在我的第9期 Live 中提到的大收藏家查理·萨奇的鼎力支持,并做出了让他梅开二度的《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这件作品又是一个大玻璃箱子,里面有一条泡在福尔马林液里的死鲨鱼。萨奇后来将这件作品放到了震惊业界的名为《感性》的展览中,并使赫斯特朝着全球最著名当代艺术家又迈出了一步。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在伦敦,有一位名叫艾迪·桑德斯的人声称,他早在赫斯特制作鲨鱼之前两年,便做了一条虎头鲨,这条鱼不但比赫斯特的漂亮,而且整个制作过程都是他亲手完成的。而他要的价格只是赫斯特的鲨鱼的1/6:一百万英镑——不过并没有人买。

看起来,鲨鱼这东西,只能做一条,第二个人再做就不灵了。

但赫斯特又做了一条,还卖了四百万美元。

这是怎么回事?凭什么赫斯特的作品就如此受欢迎,甚至可以自己复制自己,还能卖出高价?

如果您对这些问题感兴趣,愿意和同样感兴趣的大伙儿一起聊聊,我等着您来。

周二见,

翁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