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贾越云诗书画文83—《书画大家管锄非》连载之一

21已有 916 次阅读  2015-10-25 22:28   标签黄埔军校  black  color  style  南京 

贾越云诗书画文83—《书画大家管锄非》连载之一

长篇传记《书画大家管锄非》一书,2015年南京出版集团出版。贾越云著。该书生动再现了黄宾虹大弟子、原黄埔军校美术教官、书画大家管锄非的传奇一生。版权所有,剽窃必究。引用务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本文末附有管锄非书画图片。谢谢光临阅览!

 

作者简介

贾越云  知名作家型书画家,翰墨鉴藏家,省报资深记者。自幼崇道,号念聃子。湖南人,定居长沙。乃汉代大学者贾谊第72代孙。曾就读于大学中文系、北京国子监书画班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研班,得刘大为、杨臣彬、霍春阳、梅墨生、蔡祥麟诸名流授艺。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画家协会理事,长沙市黄埔书画院副院长,湖南省作家协会、省美术家协会员。创办管锄非纪念馆;发起楚山九子艺事。游历山川,崇尚道学。 擅书画诗文及鉴藏。将东方哲学融入诗书画中,主画丹顶鹤潇湘山水及竹菊兰,配平水韵自撰诗。作品入选首届华夏之星全国书画展并多次获奖。文学作品曾获湖南省青年文学奖。出版著作《真相如斯》、《书画大家管锄非》、《道鹤慈航-贾越云悟道诗书画集》等多种。 “中华道文化孕育的贾越云诗书画”在互联网广为传播。《道鹤慈航-贾越云悟道诗书画展》于20155月在湖南图书馆举行。 (经益/文)

 

 

序言 / 用画笔倾述对生命和大自然的挚爱

 

赵丽宏

 

湖南作家贾越云是一位热爱书画艺术的人,因为他热爱书画艺术,所以才与书画家管锄非结缘,才有了这本让读者过目难忘的长篇传记:《书画大家管锄非》。

这是一本值得一读的传记。它将一位用画笔和诗句倾述了对生命和大自然的热爱的书画家的滴血含泪的真实故事展现在你的面前。

20世纪的中国,历尽沧桑,国运沉浮起落,民气跌宕徘徊。这样的时代,对艺术家来说,既是艰难时世,也是峥嵘岁月。很多有才华的艺术家因为环境,因为生活,因为各种各样的人为因素,在艺术的道路半途而废。也有的人,原本就把艺术当着敲门砖,当发现不能敲开名利之门,就将艺术随手抛弃。而真正的艺术家,把艺术看作生命的一部分,一息尚存,便不停止对艺术的探索和追求。他们在动荡中求索艺术的真谛,在困苦中追寻人生的妙境,不为生存环境的险恶而颓丧消沉,不为个人命运的曲折而??不振。艺术的理想对于他们如同隐匿在乌云背后的太阳,。尽管会长时间**暗笼罩,然而他们最终将拨开乌云,让灿烂的阳光洒满苦心耕耘的园地。正如雨果所说:“艺术的大道上荆棘丛生,这也是件好事情,常人都不得望而却步,只有意志坚强的人例外。”

画家管锄非,就是这样一位意志坚强的艺术家。

我知道画家管锄非这个名字,是在上世纪90年代,这时他已是一位80岁出头的老人。他的经历有传奇色彩:30年代,他在上海美专求学,是国画大师黄宾虹的得意门生,黄曾预言:“管锄非不成名则以已,成名则为大家。”离开学校后,他的很多同学成了画坛名家,成了名扬海内外的艺术大师,而他却几乎销声匿迹,有人甚至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那么,这数十年中呛在哪里?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会失踪?这个秘密,直到90年代初才为世人所知。原来,他历尽了难以想象的人间苦难,蒙受过巨大的冤屈,失去过宝贵的自由。在喧嚣的人群中,他受过批斗,遭过白眼;在无人的荒野破庙,他忍过饥,挨过冻。在最困难的岁月中,屈辱、孤独、贫穷和饥寒结伙将他包围,然而他却没有绝望,因为他有一个忠贞不渝的朋友,就是艺术。他从没有放下过手中的画笔,从没停止过对艺术的追求。他把艺术当作人生的目标和生命的动力,艺术的光芒照亮了他那灰暗凄凉的生活之路,使他最终走出了命运的沼泽。当他的画展奇迹般地公诸于世时,人们看到是一位胸怀博大、超凡脱俗的国画大家,他笔下出现的万千气象使我们沉醉。他的作品所展示的景象,也是一个百折不挠的艺术家美妙的心灵境界。管锄非对梅花情有独钟,他的作品中,最多也最引人入胜的,是梅花。从那些苍劲枯涩的枝干中,可以感受生命的多灾多难和顽强不屈,从那些轻柔烂漫的花朵中,又使人惊叹生命的美丽莹洁。历尽风雪寒霜和劫难困苦,最终开出高洁茂繁的花朵,这些梅花,正是画家坎坷人生和艺术生涯的写照。

我不是美术评论家,无法对管锄非的绘画艺术作什么权威的评价。我相信,在中国的美术史中,管锄非的画自会有属于他的恰当的评价和地位。我也相信,一个将毕生的心血和感情倾注于笔端的画家,一个真诚地用画笔倾诉了对生命和大自然的热爱的画家,他的作品一定会有生命力。既然灾祸和磨难未能将他那崇尚美的个性湮没,既然流逝的岁月未能将他的艺术才华湮没,那么,世俗的偏见和功利的砝码也无法贬低他留给世界的丹青,无法否认它们的艺术价值。

管锄非先生生前曾和我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虽已年过80,却是鹤发童颜,言谈举动中时时流露出活力和朝气。听他谈经历时,我的心灵为之震颤。然而他的神态平静,语气恬淡。他对我说:“人世多变,人情无常,而自然的规律却永恒。我能活到今天,画到今天,也是大自然对我的厚爱。”他的这些简短而蕴涵深意的话背后,该有多少滴血含泪的故事作为注解。我曾想,如果,把他的经历告诉人们,一定会使人们更热爱艺术,也更热爱生命。现在,有了贾越云先生这本生动真实地叙述管锄非生平的传记,我由衷地感到欣慰。

                                              (赵丽宏:著名作家、诗人)


管锄非1911-1995

  

 

 

欲问衡阳讯,东洲讲舍梅。十年浩劫后,尚有几枝开?在一个雪花飘飞的日子,吟着已故大书画家、诗人管锄非写的这首诗,笔者乘小船横渡水波幽暗的湘江,独自登上位于横亘在衡阳市东西两区之中的东洲岛去寻找一株梅花树。船山学堂的钟声悠然响着,雪无声地落着,我悄然地走着。那株由管锄非当年亲手植下的素梅树不觉出现在眼前,北风中,棉朵似的雪片斜着划过梅树,弯曲的枝上开出的点点美丽的梅花,就那么泰然地鲜艳着。我伫立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洁白如银似的梅朵,心不禁为之一热。

我想:风华正茂时的管锄非,当年在东洲岛上求学栽下这株梅树时,可曾想到日后的自己会有着坎坷离奇、大落大起的人生?会预知自己忽而是黄埔军校的抗日爱国名画家,忽而是深山破庙的蛰居人?会料到世上将有无数的人关注他的艺术,争相收藏他的书画手札?会……

我正这样无边无际地想着,手下意识地伸进了口袋,掏出一封捂得有些发热的信来。信是著名美术理论家,我最尊敬的另一位艺术老人邵洛羊先生写给我的。我来到东洲岛这棵梅树下,为的是将邵老这封信读给九泉之下的管老听的。我展开了信笺。

“贾越云先生:你好!听说你变卖父亲收藏的珍品,筹资拟在湖南创办了一家管锄非纪念馆,我和程十发老、于希宁老、方增先先生都非常高兴,真是可钦可喜。我已为管锄非纪念馆题写了‘埋玉出土,沉珠见天’八个大字,过些日子就给你寄去。在此,我十分高兴地告诉你:经八十多位美术专家审核、推敲、编撰,在原来《中国美术辞典》基础上修订的一部215万字的《中国美术大辞典》在2003年初春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公开出版了,已故著名书画家管锄非的词条作为中国古今大书画家之一被列在第196页。……时下,是该动笔为管锄非写传记的时候了。……”

面对梅树念完邵老的信,我的手有些颤抖。一只白色的鸟从树丛中飞起,拍打着尖尖的翅膀朝江面飞去。我将一张报纸平铺在地上,坐下去,身子靠在青苔斑斑的老皱梅树干上。我想起了与管锄非先生初次见面时的情景。那是九年前的夏天……。第一次见面,一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的形象便永远地进入我的记忆。那花白的蓬起的头发,风中飘拂的长须,饱经磨难满是皱折的脸,浓郁的湖南祁东乡音,以及那双闪着智者之光的眼睛,从此便命中注定了似地,要与我的思维相随相伴。正是在与管公相识相知成为忘年交的日子里,我向这位老艺术家做出了四大承诺,即:在未来的岁月里,我将为他创建纪念馆,为他出版一部长篇传记,为他出版一部大型书画集,我自己则拜师并进京研习创作有个性的诗书画……。

“管老,邵老说得对,该是我动笔为您写传记的时候了。”拍拍身上的雪花,踏上渡船,回首凝视着那株雪中梅树,我这样默默地想着。


美术理论家卲洛羊为管锄非纪念馆创立题辞

 

第一部     辗转

 

1、        小儒生观画结梅缘

 

一场雨雪过后,天空放晴,湘南的山沟里渐渐有了些暖意。连日苦背诗经、临摹芥子园画谱的管向善(管锄非小时的名)忽然拉扯着祖父管步升,嚷着要听故事。管步升是位老秀才,满腹的古代故事随便讲,这时便给8岁的孙子讲文天祥。故事刚开头,管向善便眨巴着大眼睛摇头晃脑地吟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祖父知道孙子已听过此故事且记住了,正想为孙子另讲一个故事时,家人进来报告说:肖秀才来访。

管步升家在当时的湖南祁阳县(现划为祁东县)是有名的乡间大户,时称望族,且管步升的好客在全县也是出了名的。那肖秀才是黄土铺人,离管步升的家源头冲不远,平时无事时,常常带了诗稿及书画之类骑着一头灰毛驴去会管步升。秀才会秀才,品书评画谈诗论经,之乎者也说不尽。肖秀才喜去管家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特喜欢被人称为小儒生的管步升的孙子管向善,他觉得小向善眉清目秀,举止脱俗,将来决非平庸之辈。

在雕花刻兽的茶桌边喝着毛尖茶,肖秀才笑呵呵地从衣袋里掏出一卷纸来,高兴地说:

“今日要让你爷孙俩大饱眼福。”

管步升以为肖秀才又作出什么歪诗来了,问:

“肖兄近日又出佳作,是绝句还是律诗?”

肖秀才缓缓饮下一口茶,嚷道:

“比起这件东西,我平日的诗呀词呀全都不值一提!”

肖秀才将那卷纸握在手里,久久没有打开。见肖秀才那样眉飞色舞,小向善过去问道:

“肖爷爷,是不是县太爷为您写了一幅字?”

肖秀才又将头摇了摇,才道出一个人名字来:

“曾熙!这就是我们平日里常常说起的曾熙、曾农先生的一幅画!”

听到是大书画家曾熙的一幅画到了这里,管向善激动得手中的茶杯叭嗒一声掉在地上,打了个粉碎,管步升也激动得直喘粗气。曾熙何许人也?此人可了不得:1861年生于衡阳,不到1岁丧父,由母亲刘太夫人守寡抚育大。20岁中秀才,31岁中举人,42岁中进士,官至兵部主事兼提学使、弼德院顾问。推行新政后,湖南当局特聘他回湘担任湖南省教育学会会长,孙中山曾两次在谭延的陪同下拜访过他,与他共商国是。他的书画诗文造诣极深,在两湖、上海及京城均有盛名。管向善的父亲管慎吾在乡里担任团总,在家的时间较少,管向善多数时间由祖父管教,管步升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曾熙,曾无数次在孙子管向善面前谈起过曾熙的书画诗文和为人。此时,肖秀才竟然将曾的一幅真迹带到眼前,爷孙俩焉有不激动之理?

管步升将书桌抹得干干净净,肖秀才把曾熙的画放在桌上慢慢舒展开来。一幅灵气十足的墨梅图便展现出来。

“此乃妙品也!”看了画,管步升连声直夸。

“曾大人画的是什么花?”8岁的管向善只觉得那画生动传神,却不知画的是什么花,扭头问爷爷。

“是我中华的国花,梅花呀!”

“梅花真好看,”管向善接着说,“难怪曾大人要画它。”

管步升望着曾熙的画说:

“不光是曾大人画它,古代、现代许多画家都画它!”

管向善又问:

“外面好看的花那么多,为何我们国家独选梅花为国花?”

爷爷说:

“梅花与众不同:众花逢春暖的日子开放,而梅却开在寒冬腊月,天生的性格崛强而耐寒;众花色泽奇丽,妖媚夺目,而梅花朵开五瓣,色彩和美而不俗;众花大多有奇异的香味,能醉心迷神,而梅花之香,如清风和雨,闻之舒心畅怀。所以,梅花乃天下第一花。”

听管步升这么一说,肖秀才拿双手轻压着画的两端,不停地点头。

管步升接着又对管向善说:

“这画是曾熙先生临摹元代画家王冕的一幅梅花图卷,题款处有‘农仿元章梅花图’字样,你看,一枝劲梅横空而出,含苞、待放、盛开的花朵缀满枝头,枝干用浓墨,花瓣用淡墨,笔意简练,清心悦目呀!孙儿,你念念画上写的诗句来着。”

为眼前的梅花图着了迷的管向善看了看题款,稚声地念道:

 

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念得准!既然你们爷孙俩都这般喜爱这幅画,”肖秀才说,“那么,从现在起,这幅画就属于你们了。”

“那真是夺人所爱了,”管步升激动得嘴唇都打起了哆嗦,“你等等,等等。”

说罢,管步升忙进卧房去拿出一锭银子来塞到肖秀才手上:

“肖兄,这是步升的一点心意。”

“这哪行,上次我送一幅曾国藩的字来,管兄已给过我银子了,这次又给,真是!”肖秀才客气话尚未落音,已快速将银子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这天直至下午肖秀才骑了毛驴走后,管向善依然坐在书桌边傻看着那幅曾熙画的梅花图。管步升见孙子一副痴迷的样子,便说:

“你这么喜爱画上的梅花,走,爷爷领你去看真梅花去。”

说罢,管步升便牵着管向善的手,爬到屋后的灵牌山上去看那株苍老的红梅树。

夕阳下,满树的梅花繁星似的绽放着,管向善见了,拍着小手直嚷着要祖父天天领他来这里看梅花。

说来也怪,自从见了曾熙的那幅梅花画,管向善便不自觉地迷上了梅,画梅花画,写梅花诗,从此结下一生的梅缘。有一天家里吃中饭时,找遍屋里屋外不见管向善的影子,全家人急得不行,管步升忽然想到:莫非去山上看梅花去了?便去灵牌山上找,果然看到小孙子一人立在梅树下默默地画着梅花。这里有管向善日后写的他小时候便迷上梅花的诗为证:

 

曾忆年过舅家,小园春尽落梅花。

童心也解伤春事,检点残红送晚霞。

 

诗中提到的舅家,即管向善的舅舅肖湘珊家。肖湘珊住在黄土铺,是个饱学之士,只可惜染上吸**的毛病,让管向善很不喜欢他,每年只有到春节时,才去这位舅舅家玩一次。

一晃过了一年多,管向善已经9岁。这时他的诗画已有了些长进,居然能画出四尺整宣梅花来。管向善画画的名声从山沟里传出去,让县城模范小学的一位老师知道了,那人姓李,名再白,取李白再生之意,是曾熙在衡阳师范学堂任学监(校长)时的得意门生,画得一手好画。他听说源头冲一富家子弟因见恩师曾熙的梅花图后迷上画梅,很是感动,急忙坐了一辆马车赶到源头冲,要将管向善招进新办的书画艺术班去。

李再白赶到源头冲向管向善的祖父管步升、父亲管慎吾说明来意,父子俩一商量就同意了。那管向善听说有曾熙的弟子接自己去县城学字画,高兴得又蹦又跳,叫嚷着立马要跟李先生走。李再白却说:

“不急,不急,我得先考考你这位“小儒生”。自古道诗画诗画,诗与画是相通的。我现在出一道题,你能就着这个题写出一首七言诗来,我就带你去县城。若等我手中这杯茶喝完了,你的诗还没写出,那你就不要去了。”

听李再白这么说,管向善也不紧张,望着李再白说:

“请先生出个题目吧。”

这时,堂屋的后门吱呀一声响,走来一个人大声说:

“慢着,这个题目让我与再白先生一起来出如何?”

                                   

2遇良师饱览黄家珍藏

 

    说话者是管向善的大舅肖湘珊,这天他正好来了源头冲。他与李再白是熟人,听得李先生要考管向善他也来劲了,他想让李先生出个难点的题目,趁机治一治这个平日总嚷着要自己戒**的小外甥。

李再白望了望窗外,春日的阳光下,田面上新种的稻谷刚长出绿苗,村民为防止麻雀去偷食稻种,在田边竖了不少稻草人。肖李二人耳语一番后,李再白抬手朝稻草人一指,对管向善大声说:

“就以田边的稻草人为题,你作首诗吧。好,我现在就开始喝茶。”

听说让孙子写稻草人的诗,管步升在旁边直掐一把汗。因为他平时教孙子时,多是吟些风花雪月的诗,哪去关注什么稻草人?他真担心管向善写不出。

管向善知道是舅舅有意让李先生出难题难自己,便不客气地对肖湘珊说:

“大舅,要是我按时作出诗来,你必须把**戒了!”

肖湘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吞吞吐吐地答道:

“好,好,我一定把**戒了!”

管向善想了想,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象当年曹子建在曹丕面前吟“煮豆燃豆箕”七步诗似的,缓缓地在屋里迈开方步,不一会功夫,一首稻草人诗成了,只听见他念道:

 

怪形怪相非凡胎,力逐群禽去又回。

乱扰天宫莫有罪,神仙洞府谪凡来。

 

李再白惊喜不已,他手中的茶喝了不到一半,管向善居然将稻草人诗吟出,而且是首想象力丰富的好诗。

“掷地有声,后生可畏!”

李再白只说了这8个字,便将管向善领进了模范小学。从此以后,肖湘珊便很少去源头冲了,也很少与管向善见面,因为他的**瘾没能戒掉,十分不好意思。(待续,分20次连载完)

 

附:管锄非书画作品

管锄非画作B6:横枝月梅图137x68cm  1994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104

 

 

管锄非画作B14:山水清音图46x138cm  1992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111

 

 

管锄非画作B25:西岭墨梅图111x42cm  1994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206


管锄非书法:鹿寨纪游22X245cm1987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135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