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贾越云诗书画文88—《书画大家管锄非》连载之六

已有 6 次阅读  2015-10-31 22:31   标签黄埔军校  exactly  style  南京  连载 

贾越云诗书画文88—《书画大家管锄非》连载之六

长篇传记《书画大家管锄非》一书,2015年南京出版集团出版。贾越云著。该书生动再现了黄宾虹大弟子、原黄埔军校美术教官、书画大家管锄非的传奇一生。版权所有,剽窃必究。引用务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本文末附有管锄非书画图片。谢谢光临阅览!

 

(续前)面对贤妻,管锄非为自己在上海与章小姐的一段恋情感到愧疚。在妻子的陪同下,管锄非去看了敦睦堂后山的梅林,但见曲干遒劲,绿叶娇柔,妻子补栽的梅树也长高了,免不了画下几幅素描,夸说一番妻子,对妻子自然多了几分关爱和温情。

妻子很快怀孕了,10个月后生下个女儿,没几天就夭折了;不久,妻子第二次怀孕,又生下一个女儿,又死了。家乡的医生说,曾庆云是过去忧心太重,体质极虚,因而累及胎儿。 

管锄非对妻子的愧疚之情越发增添了。

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管锄非亦暗暗着急起来。

这时日寇已从中国北方向南方打过来。衡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日本飞机在衡阳投下的第一颗炸弹打在火车站,接着又在衡阳城区投下了第二颗,第三颗。设在东洲岛的船山中学为躲避轰炸不得已迁至衡阳西郊的谭子山西山寺里。就在这所红墙绿瓦的寺庙里,管锄非忽然得到家里传来的喜讯:妻子为他生下了个男娃,一切正常。

这是硝烟纷飞的1939年春天。这一年管锄非28岁,盼子心切的他当即择字为儿子取名:子弘。又一改写古体、律诗的习惯,兴奋地挥笔写了一首新诗:

 

家里给我一个喜讯

说道儿子已经诞生

窗外飞进一片春阳

    炫耀得满眼都是光明。

 

就在初为人父的管锄非高兴之时,一位从北平过来的新华艺专的同学向他讲起了黄宾虹老师近况:宾虹师已举家迁至北平,住在西城石付马后宅胡同,生活十分艰难,可他鄙薄名利,时时惦记着国家、民族的危急。日本的荒木十亩、中村不折等画家邀请他去日本举办个人画展,劝他借之发财,他坚决拒绝。他还特让新华艺专的同学相互转告他的话: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不可因艺而忘国!”

听了同学捎来恩师的这句话,管锄非突然萌生出一个新打算来:从军抗日去!

 

         8、投身黄埔军校,愤然举办义卖抗日书画展

 

送走北平来的同学后,管锄非开始打听投身军队参加抗日的事。这时衡阳又遭日机狂炸一次,108架日机从武汉、南昌等基地起飞,苍蝇似的云集在衡阳上空,投下五百磅的重型炸弹和大量***,炸毁房屋五百多栋,一万多居民被炸死炸伤。衡阳民众掀起了捐购“衡阳号”抗战飞机的热潮,管锄非毫不犹豫便捐献了500元。管锄非任教的船山中学童子军队员伍文章、周恒等向全国发起了捐购“中国童子军号”飞机的倡议,管锄非又捐献300元。

管锄非急欲从军抗日的事也很快有了着落:他写了一封信去重庆,请时任国民党重庆军队党务处总务长的本家管中天帮忙,中天先生的好友、任黄埔军校四分校政治部主任的余博伦已同意管锄非去该校工作。

黄埔军校第四分校已辗转迁至贵州,设在贵州省独山,又叫独山黄埔军校。管锄非接到了分校的任命通知后,马上辞去船山中学的工作,回家告别父母妻儿,匆匆赶往独山。

此时经湘桂两省的数万民众努力,湘桂黔铁路已经修通,管锄非乘火车经桂林、柳州等地,辗转到达贵州独山。此分校由原国民党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陈济棠创办,校长自然由大人物兼任。此时校址建在贵州独山铜鼓井。传说汉时一位将领进攻蛮人时,在独山丢下一个铜鼓,后来有人打井挖出,因而将此地取名铜鼓井。走进学校大门,“黄埔精神”四个大字扑面而来,大字左边是十六个小字:“服从校长,尽忠报国,精诚团结,成功成仁”。学校看过管锄非上海新华艺专的毕业证后,任命他为少校美术教官。


 

独山黄埔军校照片  原名黄埔第四分校,校长等名字均公开发布

 

管锄非每天讲课的内容主要是教学员怎样从事抗日宣传,譬如:如何出墙报、黑板报,编排报刊版面等,十分轻松。但军校有军校的规矩,早操、上课均有硬性规定,军训活动也是接二连三。几次连滚带爬的军训下来,管锄非已是脚底起泡,腰如针扎了,但他想:既是为了抗击倭寇,再苦再累也得忍耐。

一晃到了1944年夏天,管锄非感到投身军校,每天除了讲课和军训,并没有直接参与抗敌活动,心头渐渐生出一种失落感来。正闷闷不乐时,恩师黄江口从衡阳寄来一封满是血泪的长函,告知:194488日,日贼攻下了国军苦守47天的衡阳城,一时路毁房塌,尸横满街。因日寇攻城遭到军长方先觉率领的国民党第十军顽强抵抗,共击毙寇贼达二万九千人以上,城陷后,日寇进行疯狂报复,在汉奸引带下,四处强奸妇女,杀人掠物。得知黄江口家收藏有大量古字画,一小队日军走到他位于远郊的家中,将数十幅珍藏悉数抢走,完了见黄江口的两个儿媳长得漂亮,又冲过去要强奸,两个儿媳哭喊着逃走,双双投湘江而死……

管锄非一拳砸在桌上,心口顿如火焚刀绞。他一边流泪,一边挥笔写下一首记录恩师家遭受奇耻大祸的长诗《丧烈歌》。

次日早操时,管锄非报经政治部官员同意,特意在前台向全校官员发表抗日演讲,痛斥日贼在家乡衡阳犯下的种种兽行,倡议在学校举办民族抗日书画展,义卖书画支援前线。

 

独山黄埔军校师生照

 

管的倡议立马得到大家的响应,教师和学员共画出了各种类型的画作一千多件,岳飞、史可法、文天祥、郑成功等民族抗敌英雄的形象均出现在画展上。画展进门处,悬挂着管锄非自撰的一幅对联:一杯春酒倭奴血,万点梅花烈士魂。

管锄非还独自开了个展室,门口贴了“为抗日义卖”大字牌,展室内展出他画的山水、梅花及四君子等写意花卉五十多幅,还有一幅他因地而作的长诗书法,诗名《铜鼓井歌》,节录如下:

森森古柏铜鼓井,笳鼓喧喧汉将营。

伏波将军曾驻马,遗有铜鼓留其名。

铜鼓不知何处去,故老无知徒荒村。

山中泉水清不浊,世外仙源何处寻。

谁知东北起倭寇,杀人掠地伤汉魂。

  层楼广厦连云起,号角悲鸣动四邻。

一朝福田变祸土,鸡犬不宁寇祸横。

春来桃李无颜色,不见胭脂见绿林。

呜呼铜鼓复铜鼓,罹此灾祸胡不鸣?

 

几天时间,管锄非个人展室的书画一一被人先后买走。他又没日没夜地创作,将字画义卖一批又一批,所得的钱全部交军校转捐抗日前线。经过多次抗日演讲和字画义卖,管锄非在军校很快有了名气,许多长官向他求画,贵云川的达官巨贾也闻讯前来买画,让管锄非抗日爱国的名声迅速传开。政治部主任余博伦见状,亲自为管锄非写了一幅售画告示,让他论尺幅售画,适当收点费,以作为购买纸墨的补贴。

谁料第二年的一天,管锄非偶尔撞到人见人气的一幕,令他对军内某些高官心生鄙视。


 

管锄非吟写的抗日诗《铜鼓井歌》

 

第一部    遁迹

 

9、四封急电,唤不起他作官的兴致

 

自从在独山黄埔军校举办抗日画展和义卖个人书画后,许多长官便托人去找管锄非索画,却从不提一幅画付多少钱的事。在管锄非心目中,这些军队长官都是抗日精英,因此对于他们的索画总是有求必应。

一日,一位副师长亲自找到管锄非,让他画一幅六尺整张的山水图,还说越快越好,要送上司。这晚上,管锄非带了画好的山水图,按副师长的吩咐前去交画。副师长住宅前的门卫见是本校教官,便让管锄非进了门,管锄非走进一间灯火通明的大厅时忽然傻眼了,只见副师长正和另外三位长官围坐在一张方桌边玩麻将,各自的手边都摆放着好几根耀眼金条。

在这样国破民穷的年头,居然有一群军官摆出金条在豪赌!管锄非倒抽了一口凉气,退出大厅,他携着画飞也似的离开了副师长的官邸。

回到宿舍,管锄非气愤地将前几天写的《铜鼓井歌》一诗进行了修改,添入了新的诗句:

 

少将上将聚如雨,帷幄谋臣多似云。

饱衣足食何所事,花酒麻雀且偷生。

 

那几位军官豪赌的一幕,犹如一把利剑深深刺伤了管锄非的心,书生出身的他,一直只听说前线的国军们如何如何英勇抗敌,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身边的军中还有如此堕落之辈。年轻气盛的管锄非顿时心灰意冷,他感到呆在这样缺乏良知的军官身边已没有多少意义,也无法干出一番抗日救国的大业来。自觉还不如归去,在林里溪边潜心书画,从另一条路干出一场报效国家和黄宾虹恩师的宏业来。几天后,他将一纸辞职书递给军校的政治部主任余博伦,含泪离开生活了两年多的独山黄埔军校,返回了湖南。日后他回想这次辞职,觉得自己的决定过于草率。因为他知道,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军中嗜赌如命的军官毕竟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军人都有一颗杀敌报国的赤子之心。令他欣慰的是,亲爱精诚、团结合作、卫国爱民、不怕牺牲百折不挠、自俭自尊等这些体现黄埔精神的辞句已在自己心中生根发芽,使他从此永久地深爱着黄埔,追忆着黄埔。日后当他潦倒落魄孤居深山破庙时,正是不怕牺牲、百折不挠、自俭自尊的黄埔精神在激励着他不屈地活着,不屈地追求艺术。这是后话。

……

远处的战火硝烟影响不到老家那百株梅花,它们依然安然地生长着。管锄非一手牵着已经五岁多的儿子,一手拿着一本书,漫步在梅林里,听着满山的鸟鸣声和南风掠过梅枝时的沙沙低响,听着儿子嘴里发出的背诵唐诗的童音,看着手中的书,心头便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轻快。

家乡的人感到惊诧,那管家二少爷在这乱世造英雄的年代,放着军校少校教官不做,为何要跑回来隐在这深山老林里读书作画,这有什么出息?祁阳县中学的校长雷云溥原是管锄非在船山中学的同学,对管的才学钦佩已久,听说管已回到家乡,便一纸聘书将管揽到了身边,让管在研习书画的同时,兼教学生美术。

抗战结束,国民党又和共产党打起了内战。国民党各部门急需人才。西北联合总指挥长(少将)张雨生听说管锄非的文章写得好,拍了一封急电到祁阳县中学,特聘管锄非速去为他当秘书,保证月薪比当教师要高出几倍。此时的管锄非已潜心于诗书画印,对做官已无兴趣。他看过电报,回了一封短信,说自己只会作画教书,别的事一概不会,无法胜任秘书之职。

张雨生见管锄非不愿出山,又亲自赶至祁阳县中学请管锄非。

“锄非啊,现在中国是大难当头,你家又是大户,你若愿去我身边当个秘书,今后好歹对家庭有所庇护。”

管锄非拱手相谢:

“张总要是办学堂或者画馆,我会不请自来,这秘书么,请另择高人。感谢!感谢!”

送走了张雨生后不久,原先推荐管锄非去独山黄埔军校的管中天又发来一封电报。此时的管中天已就任国民党宜昌市税务局局长,其局不仅管下面十几县的税务,还管从重庆去汉口的船只,权大得很。管中天希望管锄非去他身边当一名有权有势的科长。管锄非又写信婉拒。

管中天的叔叔管伯劝管锄非说:

“那可是个肥缺,多少大人物都想安插人,中天不依,偏看中你。你教书每年的收入不过120多担稻谷,去当税务科长年收入至少是教书的20倍,2400担谷!这还不包括别的好处,。你想想看。”

管伯好说歹说磨了一夜,管锄非依然不肯去,气得管伯直斥他是不懂味的“桐油罐子”。

管伯拂袖而去,又一封急电拍来了。这次举荐管锄非的可是个大人物,此人叫管欧,又名管驭白,他是国民党行政院第七科科长,主管全国的司法。管欧的大名在当时的祁阳县可是妇孺皆知,他从南京拍电报来,推荐管锄非去高等法院做官。管锄非不想做官,又不愿得罪管欧先生,思前想后,便写了一首诗回赠管欧,以明心志。那首诗数十年后,由管锄非书成行草,刊于199337香港文汇报的第22版,诗云:

 

管宁割席不为官,邂世孤怀守岁寒。

白帽布裙常自足,梅花清瘦寸心丹。

 

有道是,志不同则道不合,道不合则谋相异。管锄非心不在官场,而在乎书画,所以接连三封急电,未能唤起他外出做官的兴趣。他置身于湘南的穷乡僻壤。边吟诗习书作画,边教书育人,大陆解放前曾先后至祁阳达孝中学、祁阳乡村师范学校等校任教。

大陆解放后不久,祁阳县被一分为二,新划出个祁东县来,管锄非的老家官家嘴属祁东县管辖。

为躲避政治运动,1951年管锄非举家跋涉到湘南边城江华县,他在该县一所初级中学担任语文和美术教员。在那里,管锄非相对平静地教了五年书。五年中,经济上以个人数十元收入赡养着一个五口之家,生活自然十分艰难,但却过得相当充实。教书之余,练字、绘画仍然是管锄非每天的必修功课,虽人到中年,他还在不断地砥砺自己,发奋用功,以图日后事业有成。

弹指间到了1956年,这期间中国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尽人皆知,勿需笔者赘述。已调到祁东二中任教的管锄非,作为一方团总的儿子,且在国民党军校任过教官,家庭又被划为地主成份,自然不停地被人盘查询问,他因此言谈举止十分谨慎。19553月,管锄非得知恩师黄宾虹在杭州逝世,悲痛欲绝,可又碍于自己的情况,不敢前往悼念,只好作长诗一首,焚诗遥祭。1956年秋季,开始肃清反革命,史称肃反运动,衡阳地区的一千多名被疑有历史问题的教师均被召到湖南三师,集中学习40天,管锄非身在其中。一千多名老师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大幅标语下各自交待自己的历史问题,管锄非详细将赴上海求学、去军校任教的经历写出上交,算是过了关,被批准回校。

此时,管锄非便感到自己应算是被彻底解放了。想想也是:数十年来,清清白白,求学,教书,义卖字画支援抗日,除了痴情于艺术,未涉及政界任何事,何罪之有?既然无罪,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他便放下思想包袱。这一年,他被调到离源头冲不远的祁东二中任教。

1957年初夏的一天,管锄非正在办墙报,教导主任行至他身旁,笑吟吟地说:

“恭喜,恭喜!管老师,你的美术作品在省里获得了大奖!”(待续,分20次连载完)


附  管锄非书画作品:


管锄非画作B1:檐边墨梅图 136X69cm 1993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159



管锄非画作B58:观瀑图 90X50cm 1987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南京出版集团《书画大家管锄非》P20




管锄非画作B7:辛未墨梅图 35X137cm 1991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139



管锄非信札:致族人 27X52cm 1991 管锄非纪念馆藏品

原载湖南美术出版社《管锄非墨宝研究》P139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