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站在南艺后山上 想起罗尗子先生往事

已有 123 次阅读  2017-12-07 19:38

站在南艺后山上   想起罗尗子先生往事

 

今夏的一天下午去南艺办事,因去的早,办公室小年轻还在午休。为了不打扰他们,我便朝图书馆旁边的南艺后山逛去。

雨后的闷热,燥动着蝉鸣。

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山上,陡然在记忆中想起,这个地方不就是南艺旧时的后山吗?这个地方不就是我国著名的美术理论教育家、篆刻家、书画家罗尗子文化大革命期间上吊自杀的地方吗?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曾经在田原先生指导下学习过篆刻,因为那时还在部队,回来的时间甚少。有一次在田原家用青田石模仿雕刻王福庵先生印谱时,田原先生就在不经意间和我谈起了苏州的篆刻大家张寒月先生和南京艺术学院的罗尗子先生。尤其是对罗尗子先生,田原先生对我谈得最多。谈得多的原因之一,是因为罗尗子先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着十分悲惨的遭遇。

 

罗尗子先生比田原先生年长一轮,二人有同好且相交甚契、过往甚密。由于罗尗子先生是湖南人,嗓子又大又沙哑,因此,罗尗子先生每次只要到当时田原先生住的广州路“五台山下斗室”聊天,田原先生的老伴薛玲就嫌吵,就会自觉地躲开。

 

尽管罗尗子先生是个才子,能写字能画画也能治印,同时,还能文吟诗做鉴定,但田原先生还是首推罗尗子先生“治印第一”。

 

田原先生与罗尗子先生相交十余年,也为田原先生刻印十多方,田原先生常用的一方“田老大”印章,就是罗尗子先生得意之作之一。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罗尗子先生蹲了“牛棚”。闲来无聊,便偷偷治印,计划为南京艺术学院的几位老师【谢海燕、高孟焕、张道一等】每人刻一方印。

有一天,罗尗子先生正在“牛棚”悄悄刻印,张道一先生去看望他,正当二人同命相连之际,罗尗子先生突然莫名其妙地对张道一先生说:“我不刻了”!然后把刀连同未刻好的印石,还有一本印拓,全部交给了张道一先生,便不再说话。

第二天,罗尗子先生含着满腔的怨屈、没有丢下一句话,自己吊死在南艺后山的树上。享年才55岁。

 

罗尗子先生早期印,学秦汉印玺、深得精髓。到南艺任教时,已在攻黄牧甫,用古币文字入印,用刀挺拔,别开生面。

田原先生生前经常说道:罗尗子先生的篆刻艺术是值得印界人士好好学习的。

刘海粟先生后来也和田原先生谈到,他一生只流过三次泪,其中一次就是因罗尗子先生的死而流泪。罗尗子才华横溢,他的早逝,实在令人痛心!

   

这真是:

站在南艺后山

望着树干把往事回想

英才早逝的惨剧

岂能说忘就忘

 

斗转星移轮转

文化大革命不再重返

但愿人与人之间终止恶斗

罗尗子先生真是死得可惜死得冤枉

 

————站在南艺后山随想写于《难得清闲斋》

 

 

资料:罗叔子(19131968)又名崇艺、范球,湖南兴化古梅人。一九四八年杭州国立艺专国画系毕业。专长中国美术史、中国工艺美术史,兼擅篆刻、国画和诗词。历任华东艺专、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讲师,杭州西冷印社、江苏省书法印章研究会理事等。著有北朝石窟艺术、中国纹样史以及和南京艺术学院教师联合编著的顾恺之研究资料、桃花坞木版年画、中国工艺美术史简编和北朝石窟雕拓片选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