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画外音

已有 186 次阅读  2018-01-19 10:28
 画外音
艺术永远是艺术而不是生活,艺术与生活不会拉平,在博物舘展出的小便器叫“泉”,没人把它当做尿池往里撒尿,杜尚的理念不可能达到,因为连他自己也没有往这个“泉”中撒过尿。我画的马与生活中的马是不一样的,即使我再努力,也达不到把马画得和生活中的真马一样。斯坦尼体系的戏剧艺术是要求表演真实的,但也不过是以“制造真实生活的幻觉”为最高任务,与生活实际还是有很大距离。我画画也从来没想过要达到所谓的真实,我不是为表现生活而捉笔弄墨,我是想让它有另外的“意思”。这个意思我自己有时也捉摸不定,或者说是难以自我把持。它可能是我的一个突发奇想,或是一个荒诞无稽的意念,也许是一个似幻非幻感觉空间,当它们汇集一起时或可看到我的影子。孔丘,老聃,释尊等的理念都与我无关,他们似乎又都在缠绕着我,苦于无法挣脱。我想做我自己,自由自在的自己,远离一切卑微与高尚,不屑一切伟大,这些都与我无关。我画的马无关马的本质。我有时很糊涂,有时却觉得非常清楚…  就这样,几年间画了为数不多的画,有的观者当面说很像,我很高兴,但他们走后我又很忐忑,不知是在说像马还是像我!
    我是不是炎黄子孙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过炎黄也没心思去想,我这个黄皮肤黑眼睛在黄河流域长大的人,连同思维方式都跳不出前辈的遗传。孙悟空七十二变也逃出如来佛的手心,这个佛就是传统。
    香港回归前我就住在这里,这个英属的中国地方使我能较清楚地认知世界,一些国外的中国人我看他们很可悲,他们在努力地装,但装的什么都不是,就和这座殖民城市不中不西的文化一样。区域之间互为影响不会改变原来本质,古代佛教造像传来中土,发展了“吴带当风,曹衣代水”,但中国绘画风骨品貌并未改变。杰克逊演唱风糜了世界,但他那副鬼样中国人是学不来的,装是装不到品质精神的。记得小时候我家后院有块老玉米地,我和家人年年一起劳作,不管是施何种肥料、种哪个品种,在这块土地结下来的玉米,总是同样甜滋滋香喷喷地让我享受。我的画和我的老玉米一样给了我莫大的欣慰和幸福,希望有机会也献给大家分享!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