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纪实:『千年美术史上荒唐事』 1974年宗其香黑画之谜

1已有 563 次阅读  2015-09-10 16:56   标签美术史  style  纪实  李辉 

纪实:『千年美术史上荒唐事』
             1974年宗其香黑画之谜

           摘录:作家李辉

五: “四人帮”的关键批示救了"宗其香"

   “初澜”是“文革”中著名的写作班子的笔名之一。当年的不少历史过来人,想必对这个笔名耳熟能详。
    按照1973年底 “初澜”发表的《要重视文化艺术领域的阶级斗争》一文,即将展开的一系列文艺批判,将涉及戏剧、音乐、美术等。事实上也如此,1974年1月、2月,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人民日报》就相继发表多篇文章展开对德彪西无标题音乐、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的纪录片《中国》、晋剧《三上桃峰》的批判,而且常常拿出一个又一个的整版版面,攻势猛烈而集中。“黑画展”在此期间举行,《北京日报》的批判文章也是在3月发表。可是,《人民日报》上惟独美术批判缺席,原定组织的“初澜”批判文章,并没有按原计划如期公开发表。
    读1977年以“文化部批判组”名义发表的《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揭露“四人帮”批“黑画”的真相》(5月22日,《人民日报》),其中简略地谈到了一个重要的与“初澜”文章有关的细节:
    为了大造反革命舆论,“四人帮”在文化部门的亲信授意他们的御用文丐“初澜”,炮制了一篇又臭又长的批判“黑画”的文章,准备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这篇文章非同小可,张春桥、江青、姚文元都作了亲笔“批示”。但做贼,总不免心虚。张春桥最后批道:“暂不发表”,“待适当的时候再讲”,统一了“四人帮”在“黑画”问题上的部署。
    这是最早透露出的关于“初澜”文章没有发表出来的信息。
    我万万没有想到,距透露此细节的文章发表整整三十年之后,文中所提及的涉及“黑画事件”的批示原件,竟然在2008年的春天浮出了水面,并令不少收藏爱好者眼睛一亮。蛛丝马迹,机缘巧合,最终它凑巧落在了黄永玉手中——他是“黑画事件”当事人中依然健在的少数几人之一,由他收藏此文献,当然有着特殊的意义。
    薄薄一页纸,分量何其沉重。
    这是于会泳1974年3月25日写给姚文元的一封信,在上面先后做批示的依次为姚文元、张春桥、江青。于会泳用的是一页“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办公室”的红头白底信笺,不知为何没有用“文化组”的公文信笺,也许因为文化组是临时部门,当时尚无自己的信笺。 
    该信全文如下:
    文元同志:您好!
    我们评论组在美术组的协作下写了一篇反击美术方面黑线回潮的文章。送上请审阅、修改。如可以希望在《人民日报》上发表。
    经与△△……王曼恬等同志研究,这篇文章中点了两个人的名,即宗其香和黄永玉。该二人,在历史上、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后,表现都是很坏的。
    此致
    革命敬礼!
                      会泳                                                           1974.3.25
    信中有一人用“△△”代替。黄永玉分析,此人应是著名版画家古元,当时被结合在文化组里协助王曼恬负责美术工作。令人不解的是,于会泳为何隐去其名字,或许是他觉得此处无必要提及。待考。
    收到于会泳的请示后,姚文元并没有马上批复,而是拖了两周之后,才于4月12日作出批示,并送呈张春桥和江青。姚文元批示用铅笔而写,由上而下,在空白处随意写来,布局颇不规范。批示如下:
    关于批判一批“黑画”的文章,在我这里压了一些时候。主要考虑到:这类“画”如一批判,在国外肯定身价倍增,可以卖更多的钱,且画较形象,易被敌人利用造谣污蔑我。因此想了两个方案:(一)在北京日报上发,不转载;(二),暂不发表,待在某一时候正面介绍我社会主义艺术成就时有一个部分提到这些毒草。那个方案较妥,请春桥、江青同志阅批!
                                     姚文元12/4

    两天后,4月14日,张春桥做出批示:
    我倾向暂不发表,先在内部批,待适当的时候再讲。请酌。
                                   春桥  四月十四
    一天后,4月15日,江青最后做出批示:
    同意春桥同志的意见。1974.4.15
    读了这些批示,“初澜”文章之所以“夭折”之谜应该说终于水落石出了。
    于会泳对“初澜”批判“黑画”文章的态度,以及相关的历史背景,戴嘉枋在于会泳传记中这样写道: 
    这篇稿子于会泳收到后,看也没看就直接叫人送给了姚文元。不知是不是姚文元也忌惮周恩来的威望。他对这篇“初澜”批“黑画”的文章,作了一个含糊其词的批示,然后打电话给于会泳,说:
   “这篇文章还是不发了吧!对不起了。”
   “行!可以!”对姚文元扣发“初澜”这篇稿子,于会泳打心底里感激不尽。不但毫无怨言,反而感到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放下话筒,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从批“黑画”隐约察觉到江青等人借“批林批孔”,将斗争矛头指向周恩来总理,于会泳就害怕了。作为直接受江青、张春桥领导,机构又隶属于国务院的文化组副组长,他经常感到自己处在一个无所适从的地位。(《走向毁灭——“文革”文化部长于会泳沉浮录》)
    显然,作者并不了解于会泳信的内容。读于的信,看不到他的“含糊其词”,相反,他对宗其香、黄永玉两人的严厉表述,今天读来还是令人不寒而栗。因此,此处对于会泳心理所做的分析,恐怕不能成立。至于他对于会泳接电话场景和对话细节的描述,是确有此事,还是虚构,不得而知。

七,“黑画”批判并没有公开点名

    查阅1974年4月15日之后的《人民日报》和《北京日报》、《文汇报》,可以发现,对于“黑画”的批判,正是按照姚文元等人批示精神进行的。
    先说《北京日报》。四月之后,《北京日报》只在6月27日发表过一整版的批判“黑画”文章,其中一篇长文题为《从黑画看林彪“克己复礼”的反动实质》,作者“龚辉文”。这篇文章的基调乃至文字,与三月发表的文章大致相同,受到批判的依次仍是宗其香、李可染等人画家的作品,但同样没有公开点名。
    龚辉文写道:
    黑画的炮制者们也采用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卑劣手法,向无产阶级专政射出了一支支的毒箭。我们看,这些动物,在作者的笔下竟然有着鲜明的阶级爱憎,恶狠狠地讲着与现实阶级斗争密切相关的语言。这哪里是什么动物,分明是地主资产阶级的化身!这些“动物”们的胡言乱语,与林彪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是“专制”、“独裁”、“绞肉机”的谬论何其相似乃尔...从政治层面上纲上线,说一个黑画家宗其香“三虎图”的炮制者……解放后二十几年从不画虎,偏偏在林彪**集团被揭露批判后,连连画起‘三虎图’来,岂非咄咄怪事…此为林彪招魂颂德...(《从黑画看林彪“克己复礼”的反动实质》) 

⋯于会泳自杀比王曼恬早三天。他于1977年8月28日自杀,经抢救无效,于8月31日去世。十几年后,1991年5月14日,江青自杀去世。
    再过十几年,2005年4月21日,张春桥因患癌症去世。几个月后,同年12月23日,姚文元因患糖尿病去世。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