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叔本华语录

2已有 2765 次阅读  2012-05-02 14:06   标签叔本华 
 


 /智力愈发达,痛苦的程度愈高。

 /所拥有的愈多,愈增加对痛苦的感受力。

 /人生的幸福与快乐原没有积极的意义,有积极意义的反是痛苦。

 /世界上产生痛苦的事,原本比制造快乐的要多。

 /人类的一生,在推陈出新的严苛要求之下维持自己的生存,通常必是充满忧虑的。 苦恼和死亡是联结在一起的。它们制造了一条迷路,虽然人们希望离开它,但却相当困 难。

 /纵使有一千人生活在幸福和欢乐之中,但只要有一个人不能免于不安和老死的折磨,我 们就不能否认痛苦的存在。

/ 灾祸的发生是一瞬间的事情。

 /一切生命的本质就是苦恼。

 /如果我们经常感叹人生的短促,但短促岂非正是一种幸运?——如果我们经常感叹人生 的生命中所遭遇到的痛苦与不幸,统统摆在他的眼前,他必然会大吃一惊,不寒而栗。

 /人是必须靠面包和娱乐的,倦怠,亦与饥饿相同,常有使人趋于放纵不检之虞,所以常 被作为预防灾祸的对象。

 /意志愈是激烈,则意志自相矛盾的现象愈是明显触目,而痛苦也愈大。

 /无边的世界到处充满痛苦,在过去无穷,在将来无穷,那是他体会不到的,在他看来甚 至只是一个童话。

 /一切痛苦始终不是别的什么,而是未曾满足的和被阻挠了的欲求。

 /好心善意,仁爱和慷慨等等替别人做的事永远只是减轻那些人的痛苦而已,从而可知能 够推动这些好心善意去行善布施,永远只是对于别人的痛苦的认识。

 /在人的心理自然趋向上,我们却又常易忘记自己过去的快乐经验,对于痛苦的遭遇却很 少能磨灭,这就证明人在根性上原是与痛苦同在的。

 /人类幸福有两种敌人:痛苦与厌倦。进一步说,即使我们幸运地远离了痛苦,我们便靠 近厌倦;若远离了厌倦,我们便又会靠近痛苦。

 /富有家庭的年少子弟继承了大量的财产后,就尽情挥霍,究其原因,无非是心灵空虚, 对自已的生存感到厌倦。他来到这个世界外表是富有的,内在却是贫穷的,他唯一无望的努 力便是用自己外在的财富来弥补内在的贫穷,企图从外界来获得一切事物,就像一个老人一 样,努力的要使自己成为大卫王。

/贫穷和困乏来带来痛苦;太得意时,人又生厌。所以,当下层阶级无休止地与困乏也就 是痛苦挣扎时,上流社会却和“厌倦”打持久战。

 /人受意志的支配与奴役, 他无时无刻地忙忙碌碌地试图寻找些什么, 每一次寻找的结果, 无不发现自己原是与空无同在,最后终不能不承认这个世界的存在原是一大悲局,而世界的 内容却全是痛苦。

 /如果人生当下和直接的目的不是痛苦,我们存在的目的就必然完全失败,而事实上世界 不能不是痛苦,存在不能不是失败。

 /每一个人的不幸,似乎是一种特殊的事件,请问世界上有谁没有特殊的不幸,将许许多 多特殊的不幸归纳在一起,难道世界的规律不就是普遍的不幸!

 /我们所经常遇到的痛苦,常比我们所想象的痛苦,只有中年丧妻老年丧子的人,才真能 了解它的痛苦会令人深到什么程度。

 /就人类的命运来说。他们几天不是生活在黑暗日子中呢。

 /在现实上我们存在的痛苦,却无时无刻不受着时间的压力,它就像一个监工一样,手拿 着鞭子不让我们有片刻的喘息。

 /透过艺术的创作与欣赏,我们将意志所生的欲望世界提升到忘我的精神境界中,这时我 们可暂时忘却人世的不幸与痛苦。

 /由于内在的空洞,人们寻求社交、余兴、娱乐和各类享受,因此就产生奢侈浪费与灾祸。

 /穷人所要忍受的是痛苦,富人所煎熬的是厌倦,谁能说厌倦不是痛苦。

 /在每个人的内心都藏有一头野兽,只等待机会去咆哮狂怒,想把痛苦加在别人身上,或 者说,如果说别人对他有所妨碍的话,还要杀害别人。

 /贪欲之产生,基于—个原则,就是认为一切快乐在效用上只是消极性,而包含一连串快 乐的幸福则是幻想;相反的,痛苦却是积极性的,也是极端真实的。

 /普通的报仇是以看到自己加于仇人的痛苦来减轻自己所受到的痛苦。

//欲求和挣扎是人的全部本质,完全可以和不能解除口渴相比拟。但是一切欲求的基地都 是需要、缺陷,也就是痛苦;所以,人从来就是痛苦的,由于他的本质就是落在痛苦的手心里的。

 /一切欲求作为欲求说,都是从缺陷,也即是从痛苦中产生的。

 /舒展慢调在柔调中达成最高痛苦的表示,成为最惊心动魄的如怨如诉。

 /一切追求挣扎都是由于缺陷,由于对自己的状况不满而产生的;所以一天不得满足就要 痛苦一天。

 /只有长期的痛楚才会成为过分巨大的痛苦。 造成不幸的是盲目、命运,也即是偶然和错误。

 /不管自然如何安排,不论幸运是否曾降临你身上,不拘你是王候将相或贩夫走卒,不管 你曾拥有什么,痛苦仍是无法避免的。

/恼总在现在中占领一个位置,若移去现在的苦恼,从前被拒绝在外的其他苦恼必定立 刻乘虚而入,占据原来的位置。

 /人们虽为驱散苦恼而不断地努力着,但苦恼不过只换了一付姿态而已。这种努力不外是 为了维持原来缺乏、困穷的生命的一种顾虑。

 /要消除一种痛苦
就十分困难,即使幸获成功,痛苦也会立刻以数千种其他姿态呈现, 其内容因年龄、事态之不同而异,如性欲、爱情、嫉妒、憎恨、抱怨、野心、贪婪、病痛等 皆是。

/ 经验告诉我们, 一种即使想象起来亦足令人不寒而栗的大不幸, 一旦降临实际上的生活, 从发生以至克服它的期间,我们的全体气氛并未有任何改变;反之,获得长期间所急切等待 的幸福后,亦不会感到有何特别的愉快欣慰。

 /苦恼就是意志和一时性的目标之间有了障碍,使意志无法称心如意;反之,所谓满足、 健康或幸福,即为意志达到它的目标。

/ 正如努力的没有最终目标,苦恼也永无休止。

 /人生的路途崎岖坎坷,充满荆棘和颠簸;肉体生命的死亡经常受到阻塞,受到展缓,使 我们的精神苦闷不断地往后延伸。

 /如若一个人的认识愈明晰,智慧愈增,他的痛苦也愈多,身为天才的人,他便有最多的苦恼。

 /在充满悲惨与痛苦的世界中, 我们究竟能求得什么呢?每个人到头来除了自己外原来都是 一无所得啊!

 /这个世界就是烦恼痛苦的生物互相吞食以图苟延残喘的斗争场所,是数千种动物以及猛兽间的活坟墓,它们经由不断地残杀,以维持自己生命。

 /人类是应该悲惨的,因为人类所遭遇的灾祸的最大根源乃在人类本身, “人便是吃人的狼” 。

 /痛苦,唯有在进入了纯粹认识的形式,而这认识作为意志的清静剂又带来真正的清心寡 欲时,才是达到解脱的途径,才因而是值得敬重的。

 /回忆那些比我们自己的痛苦更大的痛苦,会有镇静和止病的作用,看到别人的痛苦景象 会使自己的痛苦减轻。 我们看到最大的痛苦,都是在本质上我们自己的命运也难免的复杂关系和我们自己也可 能干出来的行为带来的,所以我们也无须为不公平而抱怨。

 /一个人不仅可从自由意志的探求而认识世界的痛苦, 亦可因自己切身、 过度的痛苦经验, 而获得解脱。

 /如果有一巨大的不幸,平日我们只要一想到它就会战栗,现在果然真的发生了,我们这时的情绪,整个说起来,只要忍过了第一阵创痛,以后也就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了。

 /在任何一种困难使我们的忧惧超乎寻常的时候,突然回忆到过去和遥远的情景,就好像是一个失去的乐园又在我们面前飘过似的。

 /某种程度的艰难和困扰,这对每个人来说在任何时候都是必要的。这好像船要直行而必 须有压舱物一样。

 /既然世界到处充满着痛苦,人从生命的欲望产生痛苦,痛苦既与生命不可分离,我们若把痛苦看作一种偶然和无目的性的事件,人的荒谬也就莫过如此了。

 /一切痛苦都是由于我们所要求、所期待的和我们实际所得到的不成比例而产生的,而这 种不成比例的关系又显然只在人的认识中才能有,所以有了更高的解悟就可以把它取消。

 /无论是从效果巨大的方面看, 或是从写作的困难这方面看, 悲剧都要算作文艺的最高峰。 悲剧的真正意义是一种深刻的认识,认识到悲剧主角所赎的不是他个人特有的罪,而是原罪,亦即生存本身之罪

1 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 舟而行。

 2 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 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

3“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 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

 4 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 高处来的人!

 5 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 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 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他是这些人当中受过教育的, 而且是为了这些人才接受教育的。他到底怕什么呢?怕孤立!这个理由把做人和做事的 最佳理由打倒 了!---我们的群体本性如是说

 6 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 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 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

7 哪里有统治,哪里就有群众;哪里有群众,哪里就需要奴性;哪里有奴性,哪里就少 有独立的个人;而且,这少有的个人还具备那反对个体的群体直觉和良知呢。

 8 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9 大胜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解除了胜利者对失败的恐惧感。“我为何不能失败一次呢?” 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已有足够的本钱了”

10 他现在穷了,原因并非别人剥夺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抛弃了一切。缘何如此?---他 惯于寻觅。所谓穷人,正是那些对他甘愿受穷做了错误理解的人。

11 他是思想家,这意味着:他善于简单的---比事物本身还要简单---对待事物。

 12 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

 13 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14 智者问傻子,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傻子毫不迟疑,就象别人向他打听去附近那 个都市之路似的,答曰“自我欣赏,再就是东游西荡。”智者嚷道:“住嘴,你要求太多拉, 自我欣赏就够拉!”傻子回答说:“没有一贯的蔑视,又怎能不断的欣赏呢?”

 15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PS:所以尼采提倡酒神精神。酒神精神的潜台词是:就算人生是出悲剧,我们要有声有 色的演这出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而日神精神的潜台词就是:就算人生 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的做这个梦,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

 16“噢,我真贪婪!在这个灵魂里安住的不是忘我精神,而是贪求一切的自我,似乎要 用许多人帮他观察和攫取的自我, 要挽回一切的自我, 不愿失去属于他的一切的自我! ” “噢,我贪婪的烈焰哟!我多么愿意获得再生,变成一百个人呀!” 谁不能以自身体验理解这位谓叹者,谁就无法理解求知者的激情。 PS:兰波也说过:我愿成为任何人。

 17 哪里缺乏意志,哪里就急不可待的需要信仰。意志作为命令的情感,是自主和力量 的最重要标志。 PS:事实上,尼采本人也是不能抵挡无信仰的空虚,所以他后来也说:“我把上帝丢出 窗外之后,又努力要让他经由我生命的后门进来,无神论是一种苦酒,需要强有力的胃 来容纳。”当然,也不是说我们需要重归宗教的怀抱,我们可以信仰自己---如果我们自 己有资格让你崇拜的话!

 18 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汗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 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 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PS:
说 过:智慧越高,痛苦越深!有异曲同工之感。荷尔德林也有类似的诗:歌 者的灵魂必得常常承受,这般忧心,不论他是否乐意,而他人却忧心全无。

 19 忠告:你是否旨在博取声望?若是,这信条务请记取:自动放弃名誉,要及时! PS:人是一种应该被超越的东西……

16 我们越是接近事物的起源,事物对于我们就越是变得兴味索然。

 17 一些人统治是由于他们愿意统治;另一些人统治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被人统治---对于 他们来说,统治不过是两害中之轻者。

 18 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 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PS:尼采虽然提倡“超人”和“强力意志”,事实上他也知道自己在用“精神胜利法”而已。 尼采真的很矛盾,可正是他的矛盾才构成了他的丰富性!实际上,任何一个对人生和生 命真正看透的人,不论他以何种方式对待人生,他骨子里都是个悲观主义者!

 19 孤独生活的另一个理由。 甲:“现在你打算回到你的荒漠” 乙:“我不是一个快成急就 的思想者;我必须长时间的等待我自己---水总是迟迟不肯从我的自我之泉喷涌而出,我 经常焦渴得失去了耐心。我所以隐退到孤独之 中,就是为了使我不至于不得不从公用 的水槽饮水。当我生活在人群中时,我的生活恰如他们的生活,我的思想也不像是我自 己的思想;在他们中间生活过一段时间 以后,我总是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设法使我 离开我自己,夺走我的灵魂---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愤怒,并且恐惧他们。因此,我必须走 进沙漠,以便恢复正常。”

  20 充耳不闻的智慧。---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 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因 为其他 人,只有在他们强于我们的情况下,才能容许我们在他们身边生活;如果我们超过了他 们,如果我们哪怕仅仅是想要超过他们,他们就会不能容忍我们!总 之,让我们以一 种难得糊涂的精神和他们相处,对于他们关于我们的所有议论,赞扬,谴责,希望和期 待都充耳不闻,连想也不去想。

 21 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

 22 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23 致孤独者。 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 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24 生活是我们的灵丹妙药。---如果我们像思想家那样,每天处在川流不息的思想和情 感的洪流中,甚至在夜梦中也被它们推动着,那么,我们就会渴望投入生活,以便得到 宁静和休息,而其他人正好相反,希望离开生活进入沉思,以便得到休息。 PS:长久以来,我已经习惯成为生活的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使我丧失了激情,所以, 我是时候投入到生活中去了

25 没有根据的根据。 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 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本能使然的行为说成是 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26 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 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 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1 上帝死了 PS:前段时间看见一个教会的广告,画面全黑,只有 4 个字:尼采死了……
 2 超人即是海洋,你们的伟大轻蔑会在海中沉没。
 3 人是一根绳索,连接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绳索悬于深渊上方。
 4 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 PS: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 
 5 人人需求同一,人人都是一个样,谁若感觉不同,谁就进疯人院。 PS:谁有自己的个性,谁就明白这句话
 6 我的灵魂平静而明亮,宛若清晨的群山。可是他们认为,我冷酷,是开着可怕玩笑的 嘲讽者。
 7 人的生存是可怕的,且总无意义:一个搞恶作剧的人可能成为它的厄运。我要向人们 讲授生存的意义,这意义就是超人,是乌云里的闪电。
 8 对于强大的,有负载能力的精神而言,存在着许多沉重之物。这精神包含一种令人肃 然起敬的东西:它的强大要求负载沉重,甚至最沉重之物。
 9 有负载能力的精神要驮载这一切最沉重之物,犹如满载重物而匆匆走向荒原的骆驼。 精神也正是这样匆匆走进荒原。然而,在寂寥的荒原中发生了第二次变形:精神变成了 狮子,它要为自己夺得自由,做自己沙漠的主人。
 10 不要再把头埋进天堂这类东西的沙滩里,而要使头自由,使这颗尘世头颅为尘世创 造意义!
 11 我学习过走路,从此我让自己奔跑;我学习过飞翔,从此我能就地飞走,而不愿首 先被推送。我现在轻松自如,我现在飞翔,俯视下方,现在有个神明在我内心舞蹈。
 12 人的情况和树相同。它愈想开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 处,向深处---向恶
 13 当我到达高处,便发觉自己总是孤独。无人同我说话,孤寂的严冬令我发抖。我在 高处究竟意欲何为?
 14 即使你对他们温柔敦厚,但他们仍旧是觉得受到你的蔑视。他们以隐秘的伤害行为 报答你的善举。你无言的骄傲总与他们的口味不合;倘若你某次谦虚到虚荣的地步,他 们就喜不自胜了。
 15 总有一天孤寂将会使你厌倦,你的骄傲将会扭曲,你的勇气将会咬牙切齿。有朝一 日你会呐喊:“我孤独!”
 16 有些人之所以离群索居就是为了躲避流氓:他实在不愿与流氓共饮井水,共享水果 和火。有些人走进荒漠,与猛兽同受干渴之苦,就是不愿与肮脏的的赶骆驼者共坐在水 槽边。
 17 谁被民众仇恨呢?---如同一条被众狗仇恨的狼呢?是奔放不羁的天才,是桎梏的死 敌,是拒不顶礼膜拜并悠游于林泉的高士。
 18 我内心深处只爱生命---而且,说真的,我恨它之时也是最爱它之时!
 19 你们意欲高升,所以仰视高处,我既已高升,故做俯瞰。你们当中有谁既会大笑又 已高升了呢?
 20 攀登最高峰的人取笑一切悲剧和悲伤,严肃的态度。
 21 所有的人都没有我这样的耳朵,在这样的地方,我说话又有何用!我来这里为时过 早。 PS:尼采确实是他时代的先行者,这话虽狂却也是事实。
 22 噢,孤寂呀,你是我的故乡!我在野蛮的他乡过野蛮的生活委实太久,所以向你回 归时不可能没有眼泪!
 23 谁明知恐惧而制服恐惧,谁看见深渊而傲然面对,谁就有决心。谁用鹰眼注视深渊, 用鹰爪抠住悬崖,谁就有勇气。
 24 更高级的人呀,你们最大的坏处莫过于不学习舞蹈,人必须跳舞---超越你们自己而 跳舞!你们的失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可能会成功的事多着呢!因此你们要学会自嘲! 高举你们的人,优秀的舞蹈家啊,高些,再高些!也别忘记大声朗笑!
 25 谁的思想过于丰富,谁就宁愿把自己变愚。
 26 在这儿,我最大的痛苦是孤独……这种孤独归因于个人无法与世界达成公识
 27 在孤独中,一切都可以获得---除了精神正常。
 28 对财富的喜爱,以及对于知识的喜爱,是推动地球的两种力量,其中一种力量增加 了,另一种力量势必减弱。
 29 我的智慧终于被解除了魔力,我所知道的事情比哈姆雷特少,比苏格拉底少,比一 无所有少! 这是最终的真理: 并没有真理, 只有垂死的灵魂痛苦的垂吊在“十字架”上……
 30 如果我们老是寻根究底,那么我们就会走向毁灭。
 31 大无畏的思想家最能体验无比惨痛的悲剧;他们之所以尊重生活,是因为生活是他 们最大的对手……
 32 当心性灵:性灵会使我们极其孤独,孤独意味着毫无义务感与没有约束发;性灵会 败坏我们的性格……
 33 不要将完全没有信仰能力的无信仰和再也不能相信某种世界观的无信仰混为一谈。 后一种情形一般来说是一种新的信仰的前兆。
 34 艺术是什么?是卖淫。
 35 自我崇拜是达到性格之诗意和谐的一种手段。我们应该协调性格与能力,保持和增 强我们的一切,方法就是崇拜。
 36 斯多葛主义只有一件圣事,那就是自杀…… PS:虽然尼采后来起而反对
,但事实上,他骨子里还是悲观主义的,他说过:“我 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一直到我记起--- 每天早晨我都与他决裂,每天黄昏又与 他和好。” 他也说过:“世间唯一值得提倡的就是彻底的,行动上的虚无主义。”
 37 平庸是一幅自负精神能忍受的幸福的假面具,因为,它不让大多数的人,即平庸者 去想到伪装:他进行伪装正是为了平庸者的缘故---为不触怒他们,是的,常常出自同情 和友善。
 38 天生的精神贵族是不太勤奋的。 PS:闲散是天才的理想,懒惰是浪漫主义者的美德。所以,我并不否认尼采这句话的正 确性,剩下的问题是:这种人适合在当今社会生存吗?

 

                叔     论


席勒曾写过一首诗,名叫《
的尊严》,是赞美女性的。作者在写此诗时,精心选词、推敲,有独到的比喻之处,颇动人心弦。可是我却认为,要论对确 切而又恰当的赞美,当论焦易的这几句:若无,我们的降世将不堪设想、中年
将失去欢乐、暮年将没有慰藉。拜伦在他的名为《萨那培拉斯》的剧作里,有几句表白亦感人肺腑:
  人类的生命
  在
胸腔里孕育,
  从她的柔唇上你吚呀学语,
  她拭去你最初的泪滴,
  当生命摆脱羁绊,
  当弥留尘世之际,
  往往也是在
面前,你倾吐出临终的叹息。

  ——第一场·第二幕


  以上对
的这些评价都是公正的。

  只要稍许观察一下女性的构成,你就会看到,
并不是命中注定要负担沉重 的劳动,无论是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她也并不一定要以这种劳动来偿还生命的 债务,而是以她所遭受的艰辛、生儿育女的痛楚及抚育他们的辛劳、对丈夫的屈从 ,对于丈夫,她是应该忍让,应是她丈夫的令人欢乐的伴侣。那种痛不欲生的悲怆 、欣喜若狂的欢乐并不属她个人所有,因此她不必处处显示自己的种种力量。 应比男人更加温和、沉静并平凡,亦即既不能比男人欢乐,也不能比男人更痛苦。


  
最适宜的职业是看护和教育儿童,因为她们本身实际上就很幼稚、轻佻漂 浮、目光短浅,一句话,她们的毕生实际就是一个大儿童——是儿童与严格意义上 的成人的中间体。看吧,一个姑娘整天与儿童为伍,跟他们一起跳舞、唱歌,回过
来想想,一个男人即使想诚心诚意这样去做,但他处于那个姑娘的位置,他怎能忍
受呢。

  自然之神对于少女似乎具有这种眼光,以为必定要使她们成为戏剧中所谓的"
能叫座者"。因此在有限的岁月里,自然之神赋予她们貌美的财富,毫不吝惜地赐 于她们魅力却又不惜牺牲她们生活中的其余部分,其结果就是,在这短短数年中,
妙龄少女总是要想男子想入非非甚至发狂,以致对她们关怀备至、照顾周到,千方 百计博取女子的好感,终生为她们所倾倒——如果一个男子的理智尚能支配其思想的话,就没有充分的理由要走到这一步。所以,自然之神还以其他武器及工具来装
备她们,一旦她们不需要的时候也可解除其装备,就像对其他生物一样,自然之神 所赋予
的也是有限的。举例说:母蚁在受孕之后就失去了双翅,因为孕育期双翅毫无用处,弄不好还会危害其生育,同样道理,在生了一、二胎之后就失去
了少女时的美丽。

  因此,我们发现年轻女子并不把家务事当作是一件正经的事,或至少认为不是
首要的。唯一能使她们倾心注视的就是爱慕,是获得爱情和与此相联的一切其他事——服饰、舞会等等之类。越是杰出美好的事,就越成熟得缓慢。一个男子的推断力和智力,很少能在 28岁前就达到成熟的地步的,而一个女子在18岁时就已显成熟了。再有,对于
,勉强可称作理智的东西几乎没有。这就是为什么在其一生中始终保留着孩子
般稚气的原因,她们所注意的只是她们眼前的事情,留恋的也是这些,并把表面现象当作事物的本质看待,津津乐道于些微小事而重大事情却可不管不问。只是因为 有男子的推断力才使得他们不像动物那样只顾及眼前,他们会观察周围的世界,考
虑它的过去和将来,这些便是男人深谋远虑的根源,是谨慎和焦虑的根源,这种谨 慎与焦虑在许多人身上都有表现,包含着有利和不利因素。但这些对
的影响甚 微,这就在于缺乏强大的判断力。实际上,可以被描述为理智上的目光短
浅者,尽管
也可以凭直觉去理解眼前的事物,但毕竟视野狭窄而顾及不到远处。所以,那些表面上不存在的,逝去和将来的事情对的影响,远比对男人的影响要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更能接受奢侈的生活,而她们的嗜好有时会达到疯
狂地步的缘由。在
心中,男人就是挣钱、干事的,消费才是自己的事—— 如果可能,丈夫在世时,为了维持家用,把薪俸交给妻子,至少在丈夫死后就是这
样的,所以才更使她们坚定了自己上述想法。

  虽然
的目光短浅有诸多不利的方面,但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比男人更注意眼前,而且只要眼前生活还可以的话,她们就会尽情地享乐,这就是女人所特有的欢乐的源泉,也使她们能在男人休息娱乐时给他们以欢乐,只要需要,
当男人被烦恼压垮时,她们同样会给他们以安慰。

  跟
商议棘手的事并非是坏事。古代德国人就是这样的,这是由于看待事物的方法与男人截然不同,因为为了达到目的,总是寻找捷径,把眼光盯在目前的事情上;男人相反,一般常把目光投向远处,看不到或者也想不到事情可
能就在我们眼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男人需要被带回到正确的立场上来以重新获得近在咫尺的简单的观点。

  再有,
判断事物显然比我们还冷静,所以他们看到的就是实际存在的事物 ;男人则不然,只要感情冲动了,就会夸大其事,或是陷入不切实际的冥想之中。为什么比 男人会对不幸者寄予更多的同情心,会更格外的关心他们,是由于他们判断力的微弱。但也正说明了她们为什么不如男人更能主持正义,不如男人光明正大,不如男 人那样认真负责。还由于她们判断的微弱才被眼前的事物限制了自己的视野,眼前的具体事物才可能对她们施展威力,其结果是抽象的思想原则、固定的行为准则、 坚定的信念以及对过去的回忆,对未来的展望都无法抵挡这些威力。所以,具有形成美德的首要因素却缺乏形成美德的必要手段,尽管这不重要。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在
的秉性中所缺乏的就是毫无正义感。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上面所述的缺乏判断力和思考力,当然也在于她们所处的地位,自然之神则令她们性别的孱弱。不依赖力量,而是依赖诡计,亦即依赖她们狡黠的
能和虚伪的本性,就像雄狮有尖爪利齿、象与野猪有獠牙、牛有角、乌贼有黑烟样墨汁那样,自然之神赋予
防卫的武器就是掩饰的诡术。而自然之神赋予男人的则是强壮的体魄和理智。掩饰是的本能,无论是聪明的还是愚蠢的
如此。
随时随地都在运用这种本领,这也是天经地义的,就好像是受到袭击的动物一定用自卫的方式一样,她们觉得这样做就是她们的权力。因为,不要企图会有忠心耿耿的,但也不会有不善掩饰的,也正因为是这样,才能迅速
地识破别人的掩饰,想对
施展这样的诡计毫不明智。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缺陷 ,才会引起虚假不忠、变节、负恩等问题。在法庭上,犯有伪证罪的人中,显然多于男人,能否让出庭作证都是令人怀疑的事。人们还能经常发现,有些丰 衣足食的贵妇人竟然会在无人注视的情况下拿走柜台上的商品悄然逃去。

  自然之神把人类繁衍的任务交给了身强力壮、漂亮的年轻男子,以避免人的退
化。这是大自然对于人类的坚定意志和目的,充分体现在
的情欲中。这也是最古老、最有力的法规,男人的权力与利益若跟这种法规相抵触的话,就要受难。无论男人有什么样的言行,都将被初次的邂逅无情地打碎,这也是支配行动的天规在起作用。虽然它神秘、含混不清且在冥冥中奏效,我们还是可以将它描述出来:那些同蔑视个人,即蔑视并且自以为可以有权凌驾于全人类之上的人,我们就有正当理由去欺骗他们。人类的体魄直到人类的欢乐、健康都是掌握在我们手里的,是我们的责任,进一步说,是我们控制着下一代,他们的生命是从我们这儿得以继续,让我们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吧!但是,却 没有一点有关这种主要天规的抽象知识,她们仅仅是在具体事实中意识到这种道理,她们也绝对没有其他办法将这种天规付之言辞,只好等待机遇的到来再去遵守这 种天规;再者,她们也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样会受到良心的骚扰,因为在她们漆黑一团的内心深处,尽管也感受到损害了个人的义务,而对于伟大的人类,她们也还 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的。

 由于
的生存,基本上就是为了人类的繁衍,所以她们一般是为人类而生,并不是为个体而生,在她们的心目中,对全人类事务的重视远胜过对个人的事务.仅此给她们整个生活和生命以某种轻浮,一般说来,的性格爱好与男的根本不
同。正因为如此,才会引起婚后生活的不合,这种事常发生,差不多就是常家便饭
了。

  男人间的自然情感顶多表现为相互冷漠,而
间则就充满了敌意。原因在于同类间的嫉妒心。对于男人来说,其嫉妒心绝不会超过自己的职业范围;就不同了,其嫉妒之心无所不包,因为她们就只有这件事可做。即使们在街上相遇,也会像归尔甫党派与吉伯林党派一样相互凝视。显然,两个初次相识时所表现出来的拘谨与虚伪,绝不是男人在相同场合下所表现的,即使是两个的 互致问候也会比男人间的更为可笑。另外,一般情况下,男人在和别人交谈时总是彬彬有礼、温文而雅,即使是对地位较自己低下的人亦如此。那么我们看到一个贵 妇人在对下层人——我指的还不是她家中的女佣人,——说话时,表现出来的却是倨傲不可一世的神情,这简直让人难以容忍。究其原因在于,对而言,地位的不同关系重大;男人就不这样想,他们的想法有千千万。有一虑,就是想寻找一个宠爱她的男人。还有就是间的相互关系比起男人来要密切得多,因为她们的职业具有片面性,也进一步让她们看重社会地位的不同之重要性。

  只有当性冲动时,男人才会失去理智地认为矮小、窄肩、肥臀与短腿的人是美
好的性,
的美都与性冲动紧密相关。与其说是 美丽的,还不如把她们描述为没有一点美感的性。纵使她们真有理智、具敏感性,也不可能在音乐、诗歌、美术之中表现出来。她们真要是为了取悦他人而假冒风雅 的话,也只能是简单模仿而已,必然不会对任何事情表现出完全客观的兴趣。依我看来,原因就在于男人试图直接地控制事物,要是采取了解事物的方法,就是迫使 自己适应他们的意志了;女人确是不得不间接地控制事物,所谓间接,亦即通过男人来控制。即使有直接控制事物的能力,也不过是相对某个男人而言。所以,总把一切都看作是控制、征服男人的手段。如果说还对别的感兴趣的话,那也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是以其媚态来达到其目的又要装腔作势就是了。所以,连卢梭都这么说:一般来说,绝不会热爱艺术;她们根本不具有任何专业知识,也没有任何天才。但凡能透过事物表面来观察事物本质的人就都能注意到这一点。可是你只需要观察一下对音乐会、歌剧、戏剧所表现出来的兴趣——例如在演到一部名作的最优美的章节时,她们仍会在那儿喋喋不休地闲聊,显得是那样的幼稚又单纯。要是古希腊人真的禁止进入剧场的话,我相信,这种做法完全是正确的,只有这样,人们才可能听清楚台上的对白。今天,除了说教堂要肃穆,所以得静默外,还应在剧院里的帷幕上用赫然醒目的大字写着:务请安静!

  
最卓越的全部才智,也是难以在极伟大的、真实的、有独特优雅性的艺术中创造出杰出的成就来;难以在任何领域内向世界贡献出极具永恒价值的著作来。你想到了这一点,就不会期望能有什么作为了。尤其在美术中,表现得更为突出。所掌握的技巧,可以说跟男人不相上下,而且她们自己也在努力地培养这种才能,但是,她们仍然没有一件值得自傲的艺术作品。原因就在于,的头脑中缺乏客观性。可这就是绘画艺术不可缺少的东西。绝对受主观观点的限制,所以,一般的对艺术毫无真正的敏感性,自然是按照严格的顺序变化的,决不能被冒然僭越。休俄特在他的《对于科学的头脑试验》的著作中——这书享誉300年——否认具有任何高级的才能并无一例外。总的来说,是平庸的、不可救药的腓力斯人。因此,出于这种荒谬的安排,就让去享受丈夫的地位和爵位,使她们成为男人的野心勃勃的刺激物。更进一步说,正因为的平庸,才致使现代社会处在如此的困境之中,她们在这个社会中起着表率和决定社会风气的作用。我们应该采用拿破仑的名言:决无地位,来决定她们社会地位的正确立场。至于的其他能力,尚弗特说得中肯:注定只是与我们的弱点和愚蠢交换,而不是我们的理智。与男人间的交感是表面的,不触及到思想、感情以及性格。是次等性别,在一切方面都逊于头等性别:我们应该体贴地对待的弱点。男人要是对表现出无比的崇敬,那真是荒唐之事,也让贬低了男人。自然之神在划分两性时,男女人数并非平衡。确实,两性的区分就只在男女性别的不同,这不仅是质的不同,也是量的不同。

  这就是古人看待
的观点,现在的东方人仍持这种观点,他们对应处地位的判断远比我们正确。我们则还保留着古老的法兰西式的作风:向献殷勤,对怀有令人可笑的敬仰之情,这是日耳曼式的基督教愚蠢的最高产物。向献殷勤,助长了的傲气,这让人偶然想到贝那拉斯的猿猴,当它们意识到自己的尊严和神圣的地位时,就认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了。

相反在西方,
,尤其是那些贵妇人,已经发现自己处于不相适宜的地位,这些被古代人正确地称为次等性别的并 不是我们所尊敬、钦佩的对象,也不能比男人高出一头或者至少跟男人并驾齐驱。这样的不相适宜的地位所产生的结果也是显然的。要是这种二等人类在欧洲也降回 到它应有的自然位置上的话,就不存在令人生厌的贵妇人了,这真是求之不得的事。贵妇人不仅在亚洲成为笑柄,在古希腊与古罗马也受到同样的嘲笑。这样的变 化,将会在我们的社会结构、内政安排及政治制度上产生不可估量的良好效果。到那时,《赛利科法律》就要失去其作用了,就必然成为累赘而最终消失。在欧洲,不应该有什么贵妇人的存在,她们就应该是家庭主妇,或是想成为家庭主妇的女性,她们不应该养成什么傲慢的性情,而是应该节俭的,是柔顺的。在欧洲,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贵妇人的存在,才使下层社会的,即大多数比东方更为不幸。甚至连拜伦勋爵都说:古希腊的地位,在当时是适宜的,但是,作为骑士制度及封建时代不文明的残余来说,现在的 地位却是人为的、非自然的。由于男人已使她们不愁吃穿,所以她们应该在家操持家务而不是参加社会活动;她们应该受到良好的宗教教育但不用阅读诗歌、政治书 籍,她们应该读的只是宗教敬神的书和有关烹调的书;当然,她们也可以适时的听听音乐,绘绘图画,跳跳舞,种种花草等。我就曾见过们在爱比勒斯修路还取得了成功,所以她们就为什么不能翻晒干草,挤挤牛奶呢?

  在欧洲各国盛行的婚姻法认为男女平等——这意味着此种婚姻法一开始就是错
误的,而在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地方,结婚则意味着男、女分享同一种权力,承担双重义务。既然法律给男人和
都赋予了相等的权力,那么也应有与男人相同的智慧。可在事实上,由于法律所给的名誉及权力超越了自然的恩赐,所以,真正能享受这种名誉和权力的相对来说就减少了,其他应享受的人却被剥夺了这种权力,而那些僭越这些权力的人却过多地享受他们应得的部分。正因为把女人放到了与男人完全平等的位置上,所以一夫一妻制的建立和体现这种制度的婚姻法给了非自然的权力,但事实并不这样。正因为如此,那些聪明过人的男人常常会踌躇不前,不愿为此作出巨大牺牲,只好默许这种极不合理的安排。

  在实行一夫多妻制的民族里,任何一个
都能得到赡养;而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民族里,结婚妇女的人数有限,使得多数得不到归宿,缺乏生计。上层社会的这种变为郁郁寡欢的老处女,她们的生活寂寞乏味。下层社会的这种则在做着极艰辛的工作,并且会因不胜任而避之,有的则沦为烟花女子,其生活何谈欢乐,且很不光彩。

  可是,就是因为这种情况,才不能缺少**。人们公认,这些
的地位足以抵御另一些幸运的诱惑,这些幸运者或已婚配或正等待婚配。光是伦敦就有8万**。那么生活在一夫一妻制下的的命运除了悲惨外还能有什么呢?这是一种可怕的命运:她们是一夫一妻制的祭坛上的牺牲品。这些不幸的,被如此描述着,必然会成为傲慢而虚伪的欧洲贵妇人的反衬。推广来说,一夫多妻制反倒让获得益处。另外,要是妻子患了慢性疾病,或不能生育,或日渐衰老,丈夫就有理由纳妾,没有任何理由可反对他这样做。看起来,导致众多的人昄依摩门教的动机与反对非自然的一夫一妻制的动机是一致的。

  再有,在赐于
非自然权力的同时也给她们强加了非自然的职责,而渎职则导致了她们的不幸。让我来解释一下吧,一个男人也许会时常想,他要是结了婚,他的社会和经济地位则会下降,除非其联姻很英明。为此,当他选择时,并不仅仅以单纯的婚姻为条件,会同时附带一些别的条件,以保证妻、子的地位。不管这些条件有多公平、合理且很适宜,一旦自动放弃因结婚而带来的不适当的权力,那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最终是丧失了自己的名誉。结婚是市民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她会因此过着不幸的生活,且人类的本性中就有这样的特点,即注重别人的议论,也许这种议论的本身就没有任何价值。反过来说,如果一个拒绝了求婚,她的一生就可能会有这种风险,要不就嫁给一个她所不喜欢的男人,要不就如老处女般不受人注视,因为一个选 择终身的时间是相当短促的。从一夫一妻制上来看,托马西斯一篇立意深刻的学术论文《论纳妾》很值得一读。书中指出,在路德教改革运动前,无论什么民族,无 论在什么时代,男人纳妾一直是合理合法的,并在一定程度上受法律的保护,绝无耻辱可言。就是路德教的改革运动才使得纳妾声名狼藉,由此更进一步证明,听从 牧师的婚配是正当的,天主教从此也再不会怠慢这种事了。

争论一夫多妻制的问题是没有什么用的,因为事实俯拾皆是,唯一的问题则在
于如何控制。哪儿才有真正的一夫一妻式的婚配呢?我们,至少是暂时的,而大多数则是常常的过着一夫多妻式的生活。既然一个男子需要许多
,那最公平的事莫过于让他们妻妾成群,甚至将此看作是义不容辞的事。这样做,能使处于真正而又自然的地位,即做男人的附属品。这样一来,欧洲文明和日耳曼基督教里愚蠢的怪物:贵妇人就会销声匿迹,剩下的就是而不是不幸的。在现在的欧洲,到处都有这种不幸的

  印度的
是不自由的,按照《摩奴法典》的规定,她少小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孀妇殉夫而**固然可憎,可妻子却和情夫共享亡夫的财物更使人难以容忍,因为钱财是她丈夫操劳一生得来的,饱含着他的自我安慰就是,可以用这些钱来抚养其子女。只有中庸之道才是真正的幸福。

  最初的母爱完全是出于本能,无论是低级动物还是人类均如此。一旦孩子能自
食其力时,这种爱就不复存在,而最初的爱则为习性和理性这种基础的爱所代替,并且,这种爱往往难以表现出来,尤其是当母亲已不爱父亲的情况下更是如此。父爱则相反是经久不衰的,它的基础是,父亲在自己的子女身上找到了内在的自我,因此说,父爱在本质上是形而上学的。

  不论是远古社会还是现代社会,甚至连霍屯督族在内的几乎所有民族里,遗产
都要由男性后代来继承,只有在欧洲出现了有悖于常理的现象,当然,达官贵人家应另当别论。那些凝结着男人一生辛劳和心血、经历了重重困难而获得的财产,后来竟然落到一个缺乏理智的
之中且很快被挥霍一空,固然令人愤慨可又屡见不鲜。所以,应该从限制的继承权来杜绝这类现象的发生。依我看,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让,不管她是遗孀还是弃女,都不能够接受超出终生享有抵押财产到利息的任何东西,唯一的能得到全部遗产的情况就是,找不出一个男性继承人来。挣钱的是男人而不是,所以,本来就没有正当理由绝对占有财产,也不是保管财产的适当人选。所谓财产,是指款项、房屋、田地等,一旦作为财产为她们所有,也不应允许她们有随意处置的权力,为此,应指定一个监护人,而且,只要可以避免,也不许随意支配其子女。的 虚荣心,尽管可以证明不像男人那样强,但危害仍然很大,虚荣心把她们导向完全的物质享受上。她们以自身的美丽为资本,尔后又以华贵的服饰大出风头,还以富 丽堂皇而自豪,这也就是她们之所以能在社交界处处得心应手的原因,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她们沉迷于奢侈挥霍。她们的判断力越是低下,就越容易表现出上述的种 种来。由此我们还发现一位古代的作家将一般的描绘为具有奢侈的本性。但男人的虚荣心所追求的,通常是诸如才智、学识、胆略一类的非物质利益。

  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一书中讲得很清楚,由于斯巴达人给了
以世袭权和继承权,还有过多的自由,对唯唯诺诺,才日渐增长出众多不利因素,而这种不利因素正是斯巴达衰亡的原因之一。法国难道不也是这样吗?从路易十三起,妇女的影响日趋增长,最终导致宫廷和政府的腐败而引起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还结下了连续不断的骚扰的苦果,这难道不是要负的责任吗?也许就是建 立了贵妇人制度,才更证明占据了错误的社会地位是我们现行社会结构的一种 根本的缺陷,它源于社会结构本身,却在四处传播其恶劣的影响。

  虽然每一个
都处于完全独立的非自然的地位,但一结了婚,就要依附于某个男人,受他的支配,为他所统治。从这个角度看,的天性就是服从。就是要求被主宰:年轻时,主宰是情人,年老时,主宰就是牧师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