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视点:启功题陈少梅国画(3)

2已有 2094 次阅读  2013-04-11 10:42   标签启功  书法  陈少梅  国画 

媒体:《书法报·老年书画》(邮发代号37-28

时间:20132月始(共20期)

编辑:赵志成   执笔:王稼丰(北京《中古陶》主编)

 

笔墨草草,写我心神

——启功先生跋少梅先生《临梁楷斫竹图》

王稼丰

 

         梁楷在画史上的地位,属“一空依傍,自铸伟辞”的那种,《六祖斫竹图》《泼墨仙人图》《太白行吟图》皆为世所重,促动了中国画的发展,但是当时的人们,绝对没少投给他异样的目光,把他当个疯子一样的看待。少梅先生也是敢于破除陈腐的,先生的那个年代,老派的画家还在“四王”的阴影里亦步亦趋,新潮的画家却把目光投向了西方,取巧的画家已然开始描绘现实,仍在坚守传统,想要在传统里生新面目的人,就讨不了任何人的喜欢,但这也是一番好事,真正走向传统的,只剩下了那些不从俗沉浮、不苟合取容的人。他们认真的的思考,他们遵从自己的内心,他们坚定自己的理想。所以他们既不显名于生前,也不余荫于子孙,概括起来说就是穷困潦倒。书法家们和画家们于此是不屑的,这让我想到了唐代的诗人们对杜甫的评价,打开的意思是说:你很牛,我们都很佩服你,我们可不这么干。

       所以有相似的内心,就有相似的画。少梅先生临梁疯子,是时空中的遥相呼应。少梅先生为他们这些志趣相同的人写心,遥祭古往,寄于今来。启功先生作跋,也正因为有着相同的心志:

      “不在功夫慎独,不处深山幽谷。今朝自见本心,一往势如破竹。甲戌首夏,见少梅先生真迹于午江旅次,因为题颂。启功八十又二”。

       我写我心,一如破竹之势。

        当今书坛画坛,谁个又有“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爱怎么画就怎么画”底气,把“艺术家也要吃饭”的考量暂放一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