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亲吻大地

已有 1039 次阅读  2012-09-21 09:26
亲 吻 大 地----关于北京油画展亲吻大地的解释

人类的生存活动,不论是从历史经验看亦或意识形态作结,都源于自然,是大地与天空的交融。

人的双脚踩在大地上才有力量,即使被科学化了的“太空人”也终将回到地球上来,不管从事着什么样的劳作的人们,都在“拥吻”着大地,正如老子所言“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故而我以为我即无创造性,也更不会将自己看成是天空中的星星不可触摸,我只是像二十多年前画的一张水彩一样,以饱满的热情亲吻着我所热爱的故土。

那张题为“亲吻大地”的水彩,人物、动物交相替换,就是人类在亲吻大地,背向着读者,前倾着身躯,整体深入进大自然中,简单地说就是主体面向自然的场景再现,胡乱涂鸦之作矣,这点不可自欺欺人。

对于2006年北京酒厂“亲吻大地”金贵油画展,最想提的一点就是,所有作品都是风景写生,是对我所生活的周围环境的自然描绘。作品中我没有画试图讲述什么高深哲理的东西,更没有给作品标注特别序列号的创作作品,她们就是写生,平实朴素而真诚,唯有激情满怀。我很感谢武汉电视台的一些朋友,正是他们在2006年的秋天,用摄像机完整地记录了我在野外写生作画的全过程,剪辑成记录片《画家金贵》在电视台播出。

在今天这种经济快速澎涨,相继追逐金钱的潮流中,常常见到所谓身价千万的画家,一律对其风景作品都贯以“写生作品”之名,这一现象我不知道作何评说,但我还是想说是真写生就是写生,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读者大众,切不可自欺欺人真以为“假话说了三遍就是真理了。”

我画的每幅油画写生,都没有特定的环境,似它非它,特别是色彩的处理,虽然看上去有条理,可完全不是实景留影,我似乎更喜欢随心所欲,只是绝不会抛开原始的景致。现在看写生作品它的感人处,即败笔、得意之笔奇妙并存,坦白自然,似乎更率性,少了诸多做作痕迹。

须踏遍大川名山,赞风景这边独好,对于我来说,真的谈不上。生活在武汉青山,行走在一排排老区旧街里,那些个鬼斧神工山川,绿树秀水江南园林见的不多,印象最深的是太普通的生活场景,但我一直相信大自然平凡的一草一木,才是我值得敬畏与记录的,面对它,糊乱涂鸦画了它,尽情尽兴尽力。是否是艺术创造,我想大家不一定会苟同的,但我认为这就是美,真的很美……

对于我,热爱故乡,热爱大自然,热爱生命,全都在亲吻大地这一热烈的场景中表露无遗。亲吻地球上每一寸土地,在自然界一年四季生命转换中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感受着它们的呼吸,还有与之息息相关的人类,拿起笔描绘她们,回馈她们对我慷慨无私的奉献……

我很了解野外写生,身心交瘁,如果对生活没有深厚的激情,思想上没有表现欲,是画不好写生的。总在思索,总在反对以前的写生,但愿总是自己,还有亲吻大地这份激情能永远保存在我的大脑中……

 初春的大树

     局部一

 

局部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