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鲁虹评论:水墨先锋

25已有 2559 次阅读  2013-08-06 17:21

7月23号我与蔡广斌在深圳大梅沙开机拍摄一部微电影“水墨先锋”,我俩被导演折腾了一番。在影片中鲁虹如此说:

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水墨先锋,首先从图像的呈现上它是先锋的。那我们中国古代艺术家学绘画首先要临摹古代大师的图像,然后他在游山玩水的过程中根据他的印像修饰古代的图像,进行创作,这是一种古代绘画呈现图像的一种方式。那么到了近代,徐悲鸿基本上是以写生的方式获取一个图像。那么我们这二位艺术家他是借用了科技的图像,所以我称他们“水墨先锋”,这是一个方面。实际上图像和一些当代的观念,当代的题材和主题联系在一起,那么在表现这个新的图像方面他也和古代不一样和徐悲鸿的也不一样,所以我称他们为“水墨先锋”。

受他们影响,新世纪以来中国的当代油画家中有很多人已经开始引用这些科技图像,网络的,照相机的影像的等等。我曾经做过一个展览叫“图像的图像”,谈得就是这样一个问题。艺术史一般是后人来说的,但我们可以依据我们已经了解艺术史的线索和我了解的当下艺术史创作的线索,从这个经纬线之中,我们把这二位艺术家放在里面,从我个人的判断,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在后来的艺术史,后人会给他们的作品更精确的判断,我现在只能说到这个地方。

南溪他选取的一个图像,明显是我们传真图像的一个启示。他作品的图像是由很多圆点组成,但他不是简单的把摄影图像转到画面上去,他又把传统积染法等一些技法运用上去。我们可以仔细看他的每一个圆点,他是有很地道的中国画方式来做的,他把科技图像很成功地转化到水墨图像,所以他找到自己的一种独特的语言方式。他表达的这个传真系列呢,他表现的女兵呀,都与我们的历史性有关,他这一类的作品我特别喜欢。他最近也是尝试一种新的作法,他做了一些3D的作品,用水墨的方式来呈现3D。

蔡广斌他也一直在借用这种科技图像。但是我觉得他自从使用手机图像,手机图像也是近些年来才出现。我们有一个摄影家叫李玫,她认为手机拍摄的时代已经到来了,手机拍摄的时代并不在于他的呈像方式。相机更好,不是这样,就是说他经常可以到专业摄影者不能到的地方,使那些有关部门被制止的图像能够传达出来,它已起到一种很重要的社会作用。

我觉得把中国画等同于油画和版面是不确切的,因为中国画在中国的历史上已经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他实际上是我们一个重要的一种文化身份,也是一种重要的文化资源,在这个全球化的背景中,是我们参与国际对话的一种更重要的东西。如果在当代艺术的格局中缺少了水墨画,那肯定是当代艺术出现了问题。当然我说水墨不可能像古代一种占据一种中性的位置,但是你不能让他缺失,所以我觉得水墨要发展这是必须的。第二个,用水墨方式来转化科技影像也是必须的,但这个工作难度相当大。  因为古代的我们现有的绘画技巧,古代绘画都是以线为主,到了徐悲鸿略略加了一些名吧,但基本上他们还是在表达现代科技图像上,传统的技术手段还是不够用的。我觉得这二种艺术家聪明的地方就是在他们把传统的技术,在传统技术里面进行了深化,找到自己的一种表现当代科技艺术的语言方式,我觉得这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写艺术史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位艺术家,不管你的题材多深刻,多么有观念,如果没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方式,那么艺术史上不会有你的位置的。

那么很幸运两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语言方式,我祝愿他们在艺术上更上一层楼。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