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我所知道的高教授

已有 710 次阅读  2012-11-25 11:55   标签教授   

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有见过高教授。

在我的印象里,他是安的先生。

安说:在台湾,每个人都称呼希均为高教授,所以我在你们面前也这样称呼他高教授。

安曾经提到一个笑话。

多年前,高教授和安夫妻俩出席一个大陆的颁奖会。

大会期间,其中有位采访的女记者,是安的粉丝。

这位女记者自幼深受“刘丽安诗歌奖”的熏陶,她看诗歌,只看获得“刘丽安诗歌奖”的诗人的诗。她对安说,她是看着“刘丽安诗歌奖”的诗歌长大的。

故而,在采访期间,她偷偷地问,是不是高太太比高先生更出名?

而一个月前,我的朋友万剑特意从江西赶来参观我们“安之四人画展”。

中午安请我们一起吃饭。

我对万剑介绍说,安就是“刘丽安诗歌奖”的发起者。

万剑是学经济学的,居然不知道有“刘丽安诗歌奖”。

但谈话当中,万剑惊异地发现原来安是高教授的太太,他激动地站起来给安敬茶说,我在高中就看高教授的书,深受影响,所以我大学学的是经济学。

目前,万剑在潜心研究北宋王安石变法期间的社会经济文化状况与现代社会的关系。

可以说,万剑是看着高教授的书长大的一代人。

安总是打趣的说,高教授太忙,关注的事情太多,所以他写书做事,就让他去影响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我是个懒人,我就做些事情,影响这剩下的百分之五的脑袋。呵呵。

我得承认,我没有万剑的恒心,他几乎一天一本书的阅读量,已经坚持了多年,是我辈朋友中读书最多的人之一。

安鼓励说,高教授就写了一本《阅读救自己》,等我回台湾一定转寄给大家。

从景德镇返回北京,大家就纷纷鸟兽散。

然而等待这本书,确实成了我心中的牵挂。

收安由台湾发来的包裹,我们家是有经验的。呵呵

2010年10月,在安的协助下,我们受邀访问威大瀑城校园。

在美国期间,安一直以女主人的身份陪伴我们左右,我们也一度住在安在河瀑城的家里。

一天,我们刚起床,安就兴奋的告诉大家,高教授的《未来少年》特别号发表会开幕,未来少年正式启航!

大家听了都雀跃不已。

回国后,安给我发来了两封信。

一、希均在威斯康辛大学河瀑城校园教了34年书,当过十年经济系系主任,曾被选过为杰出教授和威州杰出教育家;在子女高兆均和高兆安的大方同意之下,这美丽,以Frank Lloyd Wright 格调设计的房子就捐给希均感情深厚的大学,它将是校园里The Kao International House(KIH),是接待贵宾和举行party/workshop的场所之一。

二、我征求你的同意要送你的亲人孩子一年半18期《未来少年》杂志 。
《未来少年》月刊杂志很精彩,精彩极了,不要读它的孩子是一大损失。 虽然这是给5-12岁的孩子看的,但我看每一页都津津有味,我小时如有这样的儿童文学,现在已可能得了诺贝尔奖了,当然我现在已完全完蛋。

《未来少年《杂志 用的是中国古典正统的繁体字,正好推动书法上的正规文字训练,你们说呢?
高教授和我要向我们有钱的朋友募捐赠送一年半18期<未来少年>杂志 给200多所在中国大陆的爱心小学和边远地方的城镇。我对孩子和母亲特别关注,这是我很愿推广的事项。

于是,我的夫人万率和女儿京京每个月都会在学校大门的传达室里收到一份来自台湾的精美礼物——《未来少年》。

这样的礼遇让万率感到脸上增光。

因为每次书一寄到,门卫远远瞧见她们在校园散步,就会大声的招呼:万率“先生”,你们家台湾寄来的书到了!

在我们这样的小地方,每月有台湾的邮件,自然是新奇的事了。

我收到的2011年《未来少年》创刊号的封面上,精心的贴着一张小的标签:

高希君 刘丽安致赠,敬请不断传阅,永久保存。

在创刊词上,高教授写下这样的话:

很多人关心「下一秒」的投资,很多人关心「下一次」的选举,很多人关心「下一步」的布局,谁关心「下一代」的教养与成长?

这就是创办《未来少年》月刊的用心,少年的未来需要“未来少年”。

11月初,我把jaci的画寄回美国,展览的后续工作处理结束,就返回江西。

回家不久,我就收到安的邮件,细心地询问《阅读救自己》的书和包收到没有。

我问妻子,她说还没有收到。

第二天,我到学校传达室去看看。

结果刚到大门,门卫就朝着我招手,你们家台湾的邮件到了,这次是万率“女士”收!

包裹很大,里面有包和书,两本《阅读救自己》,一本《邓小平传》。

在《阅读救自己》的扉页上,印着高教授的照片和简介,还有高教授的寄言:

献给

苦难的时代,苦读的一代——救了自己,也救了社会

高希均

妻子指着高教授的照片问京京,这个是谁呀?

京京看了看,说:是高爷爷。

我很奇怪,你怎么认识的?

妻子笑了,她拿出一本《未来少年》,上面有介绍高教授的《爱的收音机》的小故事,上面印着高教授的照片,妻子把这个爱的故事讲给她听过多遍了,所以京京是印象深刻。

我第一次见到高教授的照片,是在2010年。

记得出国前,安特意跑到艺术馆来,给我们大家补习英文。

补习结束以后,安邀请我们去她在昌平的家里吃饭,商量去美国的事宜。

刚一进门,安就敲响了门厅里的大锣。

在客厅里,我看到墙上挂着高教授与朱镕基总理的合影。

在机场,安打电话给在台湾的高教授,告诉他我们马上就要上飞机了,高教授分别给我们三人一一通了电话,细细嘱托,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要出国一样。

他的声音很温暖,我听了很感动。

安说,高教授演讲风采过人,言语幽默动听,只可惜他不会唱歌。自己与高教授结婚以来,没有红过脸。

然而,小小的生气还是偶而会有的,那就不同他说话。

安一旦沉默,高教授就理会得,时间长了,也会想出法子来,他也美声唱出来:

我闯祸了!!

安听了,自然破颜一笑。

在美国访问期间,我们很抱歉,打扰了安与高教授的钻石婚纪念日。

一日清晨,我们刚一出门,就见到门口摆着一大把的鲜花。

安愉悦地告诉我们,是高教授在台湾订好的,一大早就送到了威州河瀑城的家里。

我们才知道,安为了接待我们,这样重要的日子,自己没有和先生在一起。

安说,没关系了,我们提前过了,儿女们也回来了,还拍了合影。

安问我,你知道太空人吗?

我说,杨利伟,中国第一个太空人。

安说,高教授就是太空人,太太也忙,经常是不在身边。

那晚,我们在静湖的游船上吃饭,庆祝安与高教授的钻石婚纪念日,只可惜高教授一个人在台湾。

在宋庄,我们去四维艺术空间拜访潘桃女士,潘桃女士非常热情,邀请我们晚上办个舞会。

安很兴奋,一口应下来。

安会跳舞。

在东海大学,安就是舞后了。呵呵

早先,安还小时,那些海军士官生就经常请示安的父亲,希望他能同意安能参加他们的毕业舞会。

然而,高教授不跳舞。

安总说,高教授球打得好,会运动,就是不跳舞。

安与高教授刚认识时,安也曾试探过,你对跳舞有什么看法?

高教授说,黑灯瞎火,搂搂抱抱。

安说,完了。

在四维艺术空间,安跳舞自有一番优雅。

只可惜我是个舞盲。

记得在威州时,我们从农场出来,到雕塑公园,正好碰到他们搭台准备晚上的演出舞会。

我们看看四周无人,自己蹦上去狂扭一气,甚是好笑。

我最惊异的是,我的朋友万剑,那晚居然也是兴致勃勃,跟着安学舞步。

书生起舞,安也就将就了。

在景德镇,李老师和曹哥又电话给我,邀我们晚上去三宝跳舞,他们荷兰艺术展开幕。

我告诉安,安听了想想说,累了,歇歇吧。

我估计,在四维艺术空间,我的舞蹈确实给她泼了冷水。

《阅读救自己》,我送了一本给万剑,他特别高兴。

晚上,我一页页的翻着看,书里记下了高教授50年学习的脚印。

特别是深耕大爱一章里,高教授讲了自己的经历,我很是感动。

现在写写这些,轻松一下。

这是我所知道的高教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