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文化信仰的东西方交汇(三)

已有 654 次阅读  2012-02-15 10:59   标签罗马帝国  地中海  中国皇帝  安东尼  波斯湾 

文化信仰的东西方交汇(三)

张志刚

《后汉书•西域传》记载:“桓帝延熹九年(166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献象牙、犀角、瑇瑁,始乃一通焉。”

这里的大秦王安敦就是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略•安东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161—180)。

公元162-168年,安东尼发动对萨珊波斯的战争,攻占泰西丰(Ktesiphon)和塞琉西亚,占领两河流域和波斯湾头,打通了海上通往东方的道路;

另一方面,对波斯的战争也断绝了罗马帝国来自丝绸之路上的大宗丝物,地中海东岸的商人为此蒙受商业上的巨大损失。为了挽回损失,他们从海上取道安南到达中国。

不过,被中国史书认为大秦与中国直接交通关系之始的这一次所谓遣使,其实并非罗马皇帝的使节,而是地中海东岸的商人。他们在安南卖掉带来的罗马物产,然后在当地购买一些特产,作为觐见中国皇帝的贡品。

由于这些特产已为中国朝廷熟悉,以致这些所谓“使者”的身份引起中国朝庭官员的怀疑。《后汉书》作者写道:“其所表贡,并无珍异,疑传者过焉。”

不管如何,罗马人从海陆两道到达中国,对于罗马帝国和中国间的相互了解是大有助益的。《魏略•西戎传》的作者由此知道:“大秦道既从海北陆通,又循海西南,与交趾七郡外夷通。又有水道通益州永昌,故永昌出异物。”

罗马皇帝当时主要是想打通东西方的贸易交通,所以鼓励地中海的商人与中国交流。但在罗马帝国内部,基督教徒正受到可怕的大逼迫,许多主教和信徒被烧死,在竞技场中被野兽吃掉,但教会依然继续茁壮。

明朝刘子高诗集和李九功《慎思录》,均载这样一件事情:

明洪武年间,江西庐陵地方,掘得一大铁十字架一座,上铸赤乌年月,赤乌(238—251年)系三国孙吴年号。

刘子高因作《铁十字歌》,以志其奇。又贴十子上铸有对联一副:

四海庆安澜,铁柱宝光留十字;万民怀大泽,金炉香篆蔼千秋。

“万民怀大泽”不就是指耶稣受难救世吗?

这是汉末三国时期在江西已有基督徒生活的一个说明。

明朝期间又掘得过三个古十字石碑。一是福建省南安县,据考当是四五世纪——晋朝南北朝的东西。一是泉州府东山寺旁,一是泉州水陆寺旁掘出,二寺都是唐初建造的。

我们相信当初一定有教士远在唐朝以前曾经到过中国传道,也一定有犹太人或信奉基督教的人为避难或做生意而远离故土,来到中国定居生活。

这是因为,泉州自古为贸易经商重镇之一。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战乱频仍,灾难深重的历史时期,人们内心愁苦难安。

早期传入的小乘佛教中那种克制贪婪与欲望,以摆脱痛苦,达到解脱,便十分契合人们的精神与心理。这使得佛教重新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多方位的传播。

战乱与自危往往是宗教迅速衍传的大背景。

现实的苦难愈多,心灵的渴望就愈强。

西晋时代(公元265年—公元316年)单是洛阳的佛教庙宇就有43座。

但在这一时期,中国基督教的传播只在民间有过零星记载,可见基督教此刻即使已经来到中国,但并没有受到朝廷的重视,以至于在正史中并没有关于基督教传播的记录。

在罗马帝国,基督教却迎来了历史的重要转折点。

除了埃德萨统治者阿布加尔国王在最初的一个世纪接受了基督徒以外,到公元304年,埃德萨的梯里达底大王把基督教作为国教。

公元313年,新罗马皇帝君士坦丁,颁布米兰诏书,承认基督教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迎来了基督的唯一的神。

公元325年,君士坦丁大帝召集的基督教大会在尼西亚召开,宣布了《尼西亚信经》。

公元330年将君士坦丁罗马帝国的首都从罗马迁到拜占庭,将该地改名为君士坦丁堡。

皇帝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皇帝渴望统一。

基督教摆脱了磨难,带来了力量和财富。基督信仰变为共同的宗教,从此刻起,教堂在罗马帝国雨后春笋般冒起。

 

中国艺术观察网 http://lookart.tap.cn

阅读(2) ┆ 评论(0) ┆ 还没有被转载 ┆ 收藏(0)
(2012-02-13 10:19) [编辑] [删除] <!--
转载</div> —-->
标签: 杂谈

文化信仰的东西方交汇(二)

张志刚

从两汉之际到东汉末年,是佛教在中国的初传时期。

它经历了一个反复、曲折的变态过程,终于在中国特定的社会条件和文化背景上定居下来。

《后汉书》关于楚王英奉佛的记载,有助于了解佛教在这种大背景下的具体情况。

汉明帝于永平五年(公元62年)派蔡愔从天竺求取佛经,回到洛阳后,一时震动天下。

楚王刘英是汉明帝的异母兄弟,他得到这一消息后便派人到洛阳询问情况,天竺国来东土的二位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给楚王英派来的使者讲述了情况,并送他们佛像和译的经文。

楚王英特别高兴,如获至宝。他和结交的众多有道之士,一同对浮屠斋戒祭祀,创制金龟玉鹤,象征成仙长生;又刻印文字符书,以示祯祥如意。

永年13年(公元70年),燕广告发楚王刘英同渔阳人王平、颜忠等造作图符,谋为不轨。

汉明帝把刘英调离封国,徙居丹阳泾县。次年,楚王英在丹阳自杀。

楚王英对“浮屠”的“斋戒祭祀”,是这种活动的重要方面。

由此可见,佛教在中国内地是作为谶纬方术,即现在所说的巫术迷信中的一种发展起来的。

汉明帝对于楚王英一案的追究很严。

诸侯王作谶纬方术,直接成了大逆不道的罪状。

自此以后近百年中,史籍不再有关佛教在中土传播的记载,显然,也是这次株连的结果。

直至东汉末年,皇权陷于全面崩溃。佛教在这种形势下,有了新的抬头。

李文彬《中国史略》这样说:在东汉时代,曾有两个叙利亚教士到过中国,他们到中国来表面是为了学习养蚕治丝的方法,把蚕子带回欧洲起见,可是他们的本意,乃是传教。

早期佛教传入中国是以谶纬之术立足,而叙利亚教士如果当时真的到了中国,其在中国立足与传教途径似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因为在中国的史料中没有留下东汉基督教传播的记录。

公元70年,就是佛教被汉明帝被当作谶纬之术而在中国一蹶不振的同一年,

在中国西边的罗马帝国,犹太人起义反抗罗马人对耶路撒冷的围困,罗马军队最终破城而入,教堂被焚毁,人民被屠杀。

基督徒在围城前离开,第一次,初成型的信仰要学会在耶路撒冷以外的地方生存下来。

它能适应新环境吗?基督教面临着与这世上的其他宗教竞争,这是个巨大的考验。

基督教的空前思想是上帝由人类而来,不是法老、国王、君主,而是来自低下的加利利的农民,吸引人的信息是有这信仰你就能看到耶稣,上帝的儿子,并能改变你的人生。

这就是为什么基督人群无限扩张的原因。

罗马军队破城之后,随着越来越远离开耶路撒冷,基督门徒究竟想要去往哪里?

一部分基督徒来到了乌尔法古城,在土耳其的东南部,离叙利亚边境只六十公里。

在公元一个世纪,这里的名字是埃德萨。奥斯伦尼王国的首都。

奥斯伦尼王国是一个由亚美尼亚人统治的王国,是接受罗马间接统治的附庸国,是罗马帝国在中东统治的最前沿。

这里十分富有,因为这是与东方交易的主要道路之一,伟大的丝绸之路就经过这里。

耶稣在中东地区传教时,广受爱戴的奥斯伦尼国王阿布加尔五世(Abgar V of Edessa)身染重病,于是国王写信给正在到处显示神迹的耶稣,邀请他来埃德萨为自己治病。

耶稣写了一封回信,婉言谢绝了国王的盛情邀请。这封耶稣的亲笔信,被后世称为《致阿布加尔书》(letter to Abgar)。

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耶稣、阿布加尔的故事越来越多,越传越神。传说,阿布加尔国王的病是被圣多马派出的达太治愈。达太为国王看病期间,送给阿布加尔一幅耶稣的真容圣像,阿布加尔随后成了基督教圣徒,并成了史上第一位基督教国王,奥斯伦尼王国成了史上第一个基督教国家等等。

总之,埃德萨非常特别,因为统治者阿布加尔国王开了一个很重要的先例,他把基督教作为自己王国的官方宗教,至少比罗马早100年。

在过去的十七个世纪里,基督教保持与政府连接在一起,就正如英国君主仍然是英国的教会的最高统治者,这一切的制度的开始是在古老的东方埃德萨基督王国。

且埃德萨开创了其他与基督教紧密相连的东西,教堂音乐。

如今,古老的东方埃德萨基督王国早已消失,但这里还有唯一幸存下来的古代教堂。

它的礼拜仪式,咏唱圣歌,仍然保留埃德萨的传统。

这些赞美诗穿过地中海西部,余音绕梁整个教堂。

甚至手鼓和五旬节的吉他,全都是由这里起源。

在东方,一个人可能把钱捐给基督教,可以在教堂咏唱圣歌。

但在西方却可能发生完全意想不到的事,罗马皇帝对基督教的迫害,大部分基督徒不会在公众地方唱圣歌来赞美上帝,因为这是很危险的。

就在埃德萨逐渐成为一个基督教王国时,大汉的使臣已经到了帝国的边缘。

公元97年。正值汉代的强盛期的中国,负责扼守西域的都护班超,派遣他的属员甘英出使大秦,力图直接打通东西方的丝绸贸易。

从史料上看,甘英到达了安息西部边界条支,中国的古条支国应该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周边地区,离着当时罗马帝国最繁盛的叙利亚近在咫尺。

然而,甘英并没有听到来自教堂的圣歌,他听到的却是流传于民间的希腊罗马神话海妖的传说。《后汉书》记载: “(永元)九年,班超遣掾甘英临西海而还,皆前世所不至,《山经》所未详,莫不备其风土,传其珍怪焉。”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传其珍怪”。 “怪”指的就是一些奇怪事物、怪异故事。

希腊神话当中的海妖故事,有几个版本,其中最早、流传最广的一个版本,出现在著名的《荷马史诗》中。

海妖故事的情节与《后汉书》中的记载是完全吻合的:海妖用歌声吸引别人,引起别人的悲怀忧伤,以致死亡。

然而,甘英作为班超的大将,大汉的使臣,当年在西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国家舍死忘生,如今千辛万苦才到达条支,如何会因为怕死而无功而返?

《晋书·四夷传》的记载在来源上可能与《后汉书》不同,记载有差别:

汉时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其(大秦)国。入海,(安息)船人曰:“海中有思慕之物,往者莫不悲怀。若汉使不恋父母妻子者可入。”英不能渡。

我们知道,中国人遵从“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客死他乡是一个大忌,尤其是死于大海,不能入土,即无法进入自己的宗祠。

这种思维对于基督徒来说很奇怪,但对于从未接触过基督教的甘英来说,这应该是一个震动较大的事。

迟疑地站立在波斯湾滩头的甘英,哪里知道此刻他距离罗马帝国只有一步之遥了。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