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听话与人才——丁雪峰

11已有 686 次阅读  2017-01-20 06:39

    中国人非常重视人品,我从1982年大学毕业至今,曾经在多个单位工作过,经常都能听到有人说:用人以人品为第一。然而,衡量人品的标准却未必正确,很多情况下,把一个人是否听话,是否能理解领导意图,在领导面前唯命是从,招之不敢不来,挥之不敢不去,作为衡量人品的标准。经过这样的标准筛选,把有思想、有学问、有个性、明是非、讲真话之人排除在外。久而久之,画界形成一种风气,讲真话、讲实话的人越来越少,有学识、有修养之人越来越谦和、低调而沉默。 然而,听话的人做秘书是可以的,做画家却万万不成。

   我们现在有国家画院,国家画院下面又有画院、研究所;有艺术研究院,艺术研究院下面有创作院;有美术家协会,美协下面有艺委会、创作中心;有美术院校,美术院校下面有院、系;各省有画院,地方有画院,民间有画院。每个机构都有领导、有骨干,可谓人才济济。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从来没有过这样大的专业画家队伍。然而,我们的作品呢?我们具有时代风骨,能代表时代精神的作品呢?近几十年之所以没有出具有创造性的中国画大师,与以上这些风气有关。投机取巧之人、急功近利之人拉帮结伙、占山为王。而这些人目的性太强,德行不能配位,导致画界学术风气低落,审美标准出现问题。

  每一个民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因素和标准。中国人的审美因素即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思想,审美标准也建立于这三种文化的精神层面,而非形式。画如其人,当一个人的行为背离了中国文化的基本人文标准时,其人格思想也必然偏离中华文化的基本审美范畴。我们评品历史不能脱离历史,即使我们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历史中的人和事,甚至古人的作品。也要求证于当时社会的复杂性,引发我们去全面研究的可能性。对于当代人,我们更不能隔断历史文化来就事论事,更不能听信那些不切实际的无限夸大、自吹自擂。

  有意思的是,人生道路有时需要曲折,需要沉潜,很多重大收获,往往不是刻意可以求得,有时甚至是误入桃花源,意外惊喜。不期而遇,是审美的最高境界。奇才不是四平八稳教育出来的,刻意扶持出的总是庸才。

  内圣外用天人之道,《大学》讲“修身”、“正心”、“诚意”,后世的儒家称之为天人之道。中国传统文化同佛法一样,把上自天子,下至庶人,普通百姓,都看作是一个人,都要先以这个文化作根本。这就叫内养之学,佛家称之为内明。“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没有做到这个根本学养,通过各种手段求社会地位,求外在声势,不仅偏离了艺术的学术意义,更失去了中华文化人文思想的核心价值。现在看问题都习惯于人和事分开看,不置褒贬,含糊表述自己的观点。然历史上看问题,是人事综合看,文艺尤其如此。善哉!诗言志,画者心迹也。思想觉悟之高下,决定人格行为之高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