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心性的表现——丁雪峰

4已有 444 次阅读  2017-03-24 06:56

 

     一个中国画家要具有在思考问题和宏观把握上的敏锐度。在书本和概念中钻研是必须的,属于做学问的基本功,但在这个书本的后面,是要对事实,对当下的存在情境有一种完全出于自己心性的把握,这至关重要。例如,王阳明的心学就是一个非常主观唯心的东西,不像理学那样在概念和逻辑上比较清晰,心学重在知行合一的实践和行走的过程。对于我们当下的学术,不管是对中国画创作,或者对于更大范围的研究,或者学术的讨论,其实我们都可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我们可以做出主观的选择、主观的应对和主观的推进。要破除迷信,要相信我们并不比古人人笨。作为一个实践者、一个艺术家,要充分地展现出自己敏锐的感悟能力和思考能力。这些东西是在书本上很难学到的,恐怕只有从那些大家的作品中才可以看到这一点,就是势或趋向,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带有主观性或者是主观能动性。

    笔墨把身体的感知模式连在一起,笔墨产生痕迹,痕迹可以见心性,心性可以看出境界的高下。境界不同于意境,境界就是人的修养、为己之学,然后在不断进境的过程中达到一个新的台阶。宋明理学对此做了总结:孔子和颜回是一个境界,孟子他们又是一个境界。这里有孔颜乐处、圣贤气象。按照孔子的说法,何为圣贤?他所有的修养,表现在举手投足之间。中国的文化人,玩一辈子的毛笔,最终的目标是要使这个笔下出来的所有的痕迹,就是自己心性的表现。绘画就是要写出性灵、个性和感想。我们在看画的时候等于在看画家的境界。

  一个西方的艺术家拿起笔来画画的时候终极目标就是一个艺术家,掌握造型、黑白、光影等所有与绘画相关的东西。但是中国的文人拿笔来写字、画画的时候,他的终极目标不是要成为一个画家。因此造型、黑白这些绘画性的东西和他没有多少关系,所以苏轼在其画论中显现的自我意识表现了他对待书画艺术的主张是“为自我而艺术”。了解齐白石的陈师曾在其《文人画之价值》中说:“画之为物,是性灵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非器械者也,非单纯者也。否则直如照相器,千篇一律,人云亦云,何贵乎人耶?何贵乎艺术耶?所贵乎艺术者,即在陶写性灵,发表个性与其感想”,可谓道出中国文人写意精神的大本、大源。陈师曾所说的这些似乎与绘画本身关系不大,但是中国画家必须当作最高的至理名言去理解。所以谈到笔墨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能停留在西方绘画学的层面上,运用西方的文艺理论从绘画性上来理解中国画。中国的文人画,境界人格性高于绘画性。所以拿吴昌硕和任伯年相比,绘画性任伯年高于吴昌硕,但是我们在中国美术史上评二者的时候,是把吴昌硕放在任伯年之上的,这就是不同于西方的评价系统。

至于现在画展里看到的那些大画,大多拘泥于造型与形式,一叶障目,小心描摹,只求一似,“与世相违”(齐白石《题某生印存》)。求一笔一墨,欲尽精微,亦步亦趋,有失独立之人格精神,怕是没有抒胸中意气的怀抱与格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