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繁荣背后的隐情——丁雪峰

15已有 837 次阅读  2017-06-08 06:58

一个几年不见的画家朋友打电话来,说上半年他所在的城市,画界先后又成立了三个机构,每次成立大会也都通知他出席,却没有一个机构吸纳他为成员,深感郁闷。 问北京画界有什么熟悉的组织或机构,交点会费、花一点钱,能否弄一个聘书。否则什么名分也没有,真的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近两年的画界,尽管书画市场疲软,但活动异常火爆,尤其是各种名目的“会”、“院”不断成立。这是一种团队观念在画界的体现,符合当前的风气与发展理念。中国美协在地方成立“创作中心”、中国画学会在各地方发展“省会”、“市会”,各地方美协又有各种“专业委员会”以及地方的、民间的组织、机构不断在成立,可谓一派繁荣景象。

成立组织机构,通过团队力量以图发展,这是显而易见的硬道理。但是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在显而易见的背后,恐怕还多有隐情。一是为了名分,成立一个组织,就有一个名分,有一个头衔,现在画家行走江湖没有头衔得不到重视;二是拉起山头,无论“会”、“院”一旦成立,有朋友、学生跟随其后,自己的圈子,在圈子之内可以吆五喝六;三是有机会出镜,按照时下常规组织者站在成立大会的主席台上,必然被摄像机照着脸,被麦克风堵住嘴,可以大抖学问,大显能耐。台下有人附会有人鼓掌,被穿旗袍的礼仪小姐贴身搀扶着,那成功的感觉,肯定是有的。

   这样的盛会,越来越多,在那里,既能看到被拥戴者那张得意的脸,也能看到拥者那张灵巧的嘴,但更能看到会场外的撇嘴不屑,过道里声声冷笑。尤其那莫测深浅的一笑,确如司空图评诗所云,大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境界。台上的人们大概认为人们挺爱他,其实,这种在公开场合,即便是圈子里的捧场和叫好,也是不能当真的。

    这一两年不时兴给红包了,但要一个画家,免费而且真心地去赞美同行的作品,是非常难的一件事,用《圣经》上的譬喻:富人想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来形容,不算过分。只有绝对的大师,肯对与自己相差甚远的同行,有一点慷慨,可以说几句好话;否则,只有绝对的小家,因为实在没有可以骄傲的资本,才会五体投地对所有比他强的同行,叫好不已。

    除此以外,那些依靠权力使作品增值的画家,用钞票将自己堆成巨匠的画家,一码不是却自我感觉良好的画家,述而不作、耍嘴皮骗人的画家……所有以上这些在创作上徒有虚名的人,其共同点,就是妒火中烧,酸性**。对于同行,尤其比他强的同行,必然是不悄一顾。这也不奇怪,中国人长期生活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社会里,比较缺乏竞争精神,比较信奉平庸哲学,比较习惯你比我好不到哪儿去,我也比你差不到哪儿去的生存状态。

    其实圈子并不是那么好玩,有圈子,必然有一个排外的宗旨。而且,圈子之内由于要维系一种均衡,人们便有了章法,大家也恪守不移,谁也不能突出,不能越位;谁如果太拔份,太冒尖,无所不能,抢大家的风头,可想而知,那些嫉妒的人,如何能受得了这就是一平庸圈子的德性成立的时候声势浩大,成立过后便有名无实的实际原因。

虚的终究是虚的,画家到处出镜,看似风光露脸事,其实和戏子唱堂会意思差不多,热闹过后即便是多了几个知道你名字人,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唯有把目光放长远真正追求艺术,明白画家能称得上的发展,应该是提高创作水平,拿出不朽的作品。没有必要过多关注艺术以外的发展画界的活动,也不装大腕儿,既没有必要到北京买张假证书,也不需要到什么野鸡大学混个假学位,更不倒腾一些洋垃圾到国内来装新派。安分守己,读书精进才是大道。历来真正学博今古,造诣深厚的大师无不如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