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当年苏联人和我都很蠢!

1已有 725 次阅读  2017-02-23 19:51   标签工作人员  莫斯科  苏联人  英语  俄语 
当年苏联人和我都很蠢!

今天在电脑上看个电影,叫九三航班,使我想起六四时我一个人坐个飞机从莫斯科到北京,记忆犹新。
事情是这样,那时我人在拉巴斯,因为北京乱了,所有通讯,电话,电报,电传(就是传真,那时的叫法)信件,都断掉,两个月无法与北京联系,所有华人都天天聚一起看美国转来的电视报道,当地报纸也头版大篇幅的报道北京每天的变化,我们只有通过这些了解北京的事了。每天会听说死了多少人,到了六月三号都传说死了有十几万人了。这时我急了,马上买了返回北京的票。我的家人都还在北京,我一定要回去!
在去拉巴斯机场的时侯二十几个送我的华人眼精里都有一种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的神情,,,颇有一种勇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
一路飞到莫斯科还算顺利,结果在莫斯转机时遇到麻烦,当时每天只有一班飞北京的航班,联着两班都误班,俄语英语我都听不懂,只有看航班翻牌屏,晚上也只有睡在椅子上。过了两天终于在广播里听到叫我的名子了,但又是英语俄语,我只好高举一只手等他们找我了,,,过了十几分钟,有两个便衣工作人员找到我,用汉语向我介绍了他两是警察,问我是否一定要回北京,可惜他们讲的事太少了,只问了我几遍是否一定回去,我当然一直回答一定回了,一个高个子又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们,我的家人都在北京,北京这么乱,我一定要回去!我看到他俩表示非常遗憾的感觉,问我能不能不回?可以按排我的吃住。我当时就急了,,,我一下联想到这俩警察是否搞啥明堂?我非常愤怒的大声说:你们航空公司已经误了两班了,害的我在椅子上睡了两晚,现在又不叫我回家,为什么?这俩人用俄语互相商量了一会又用步话机联系他们的头,最后答应我可以叫我走,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叫我坐下拿来水和饭,到是很客气。我一直心里暗想,他们要搞什么明堂?
也许过了二三个小时,他俩期中一个人带我走了一个内部通道送我到了一架飞机上,到了机上我发现巨大的个飞机只有我一个人,(我坐飞机从不知啥机型,一次也不知道)也没办登机卡,也没检查,而且行李箱也直接带们客舱里。我心里仍然有巨大的疑惑。
等了不到半小时,飞机关门滑行了,,,我就纳了闷儿了,怎么就我一个人呢?数了一下空姐,有十二个,她们一堆人集在起聊大天儿。这时窗外面是傍晚。太阳快落下了,我喝了一瓶戈瓦斯躺在三个坐椅上就醒着了,,,
莫斯科飞北京要八个多小时,先直飞到乌兰巴托,再飞北京。
等到我醒了不知多久,醒来看了下窗外,天己大亮,一看手表才睡了一个多小时,,向东飞是应该这样的。
我这时终于,突然,一下子明白了,,在莫斯科机场误的两航班和警察找我都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飞北京,我这边是一头雾水,他们机场和航空公那边可能不知怎么商量处理这这事呢,就一个人飞这个航班,飞吧太亏了,不飞吧这个过境的人也没想出好办法,其实那俩警察一直没向我表达这航班只有我一个客人,如果他们说了,也许又会有不同的结果。我呢也是,一脑门子想回家,又不懂航空客运的专业知识,所认这应算是个乌龙事件。
等于我一个人坐个大号的飞机,专机把我送回北京!后来和朋友聊起这事,好像那个年代这种情况航空公司给我个万把美元,取消这个航班,是当年的历行手段。那你说,我当时是要那万把美元呢?还是坐个专机回家呢?哪个好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