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关于对本人收藏的宋青花盘的一点研究

14已有 3450 次阅读  2012-01-02 11:57   标签收藏 
1、广东潮州城西羊鼻冈出土“宋青花”
      1922年10月在广东潮安(州)城西羊鼻(皮)冈距地表约1米处挖到一个小石室,室中有4尊“青花瓷佛像”及1个莲瓣瓷炉。佛像座上四面有铭文,治平款为:“潮州水东中窑甲,弟子刘扶同妻陈氏十五娘,发心塑释迦牟尼佛,永充供养,为父刘用、母李二十娘、阖家男女,乞保平安。治平四年丁未岁九月卅日造,匠人周明。”另3像均为熙宁款,铭文略似,有“熙宁元年五月”、“熙宁元年六月”、“熙宁二年”纪年。

罗原觉(道在瓦斋)《谈瓷别录》特记其形制,彰其事,并考证:“此器所描青色如此,殆用本土青料,其有黄黑色如桂皮色者,则因罩油(釉)未到……是海内北宋潮州青花瓷之初见品”。潮州窑始为人所乐称道。出土佛像转辗私藏,少为人知(1953年广东省政府委托中央文化部郑振驿从香港购回,现藏广东省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
陈万里先生在广东省文管会见到“四尊造像以及香炉一件”后亦沿用旧说。这些出土佛像是否真的是青花呢?广东省博物馆《潮州笔架山宋代窑址发掘报告》给出了答案:认为所谓青花料是笔架山宋窑常见的酱褐色釉(褐彩)。
据李正中、朱裕平著《中国青花瓷》称:民国十一年(1922年)广东潮州窑曾出土4件青花瓷像和1件瓷炉,瓷像胎质洁白,卵青白釉,釉厚处为淡清葡萄色,佛像冠、须、眉、眼、发均用钴料描绘而成,佛像上铭文为:“潮州水东中窑甲弟子刘扶同妻陈氏十五娘……熙宁元年戊申五月廿四日题”和“治平四年丁未岁九月卅日题匠人周明”。
对此,赵光林先生认为:“潮州窑北宋时是否烧制过青花瓷器,1949年建国以来从未听到过这方面的报道,1982年出版的《中国陶瓷史》也未谈及,笔者1975年曾参观广东省博物馆文物库房也未发现有宋代青花瓷器。铜也能烧出蓝色,是否鉴别有误。因此,宋时潮州窑是否烧造过青花瓷质得商榷”。
冯先铭先生70年代末即撰有《三十年来我国陶瓷考古的收获》一文,提到:“北宋时期潮州窑以烧青白瓷为主……多年前出土的4件青白瓷造像,头部点施黑彩是铁金属呈色;广东地区青白瓷上施加黑褐彩的还有广州西村窑和海南海官窑,福建、江西两省也有类似器物出土,此种装饰有的画纹饰,有的为点彩,也有任意画上几笔,但有一种清新效果”,在其所编著《中国陶瓷史》、《中国陶瓷》等从未提出潮州窑有“青花佛像”。



历次考古发掘中,笔架山窑址又出土了与1922年出土的4尊佛像相同的残件,如“治平三年丙午岁次九月一日题”、“开元寺供囗平安囗囗四月二十七”、“周明”、“潮州水东中窑甲弟子刘用同男刘扶,新妇陈氏十五娘共发心塑造释迦牟尼佛永充供养,乞保阖家人口平安扶荐亡妣李氏一娘乞超生界,治平三年丙午岁次九月日题匠人周明”等铭文的瓷佛像及像座残件,证实1922年出土4尊所谓“青花佛像”为潮州窑产品。



时至今日还有人称:宋代笔架山窑出土的“褐彩”是宋青花,其青料呈色为褐黑色,青花在釉下部分呈青褐色,未盖釉处呈黄黑色,出水佛像釉色白中泛蓝,其青料的呈色为褐黑色(褐色上面有不均匀的黑色斑),符合于宋青花瓷作为原始青花的特征,
并搬出陈万里先生50年代旧作中“佛像的冠发、眉睛、须鬓均描青料,呈色黑褐色”的旧论。
又引述朱裕平《元代青花瓷》一书观点:“宋代的青花瓷分别产于浙江、广东和景德镇,浙江和广东的烧制年代要早于景德镇”,
将测试过的浙江塔基出土的青花残片数据“青花料都采用高锰低铁的国产料,呈色灰蓝和黑”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变成了:“现代科技测试表明,北宋治平、熙宁年间、潮州水东中窑匠人周明制作的佛像的冠、发、眉、眼、须是用高锰低铁国产钴料描绘的,青花发色在釉下部分呈深浅不同的青褐色,未盖釉处如桂皮样黄黑色。
这一重**现纠正了过去认为是铁料‘褐彩’的说法,奠定了北宋笔架山潮州窑在中国青花瓷史上的重要位置”。
并列举了出水点彩双狮枕或出土点彩凤首壶残件为“点青花褐彩,青花在釉下处呈青褐色,在露釉处呈酱黑色铁锈色调,枕面中间以钴料竖写‘囗利’呈青褐色”“凤首壶和双狮枕所点青花褐彩釉呈色相近,色浅者为青褐、深者为酱黑”。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这些“宋青花”产品:
高31.5、座宽10.3㎝,广东省博物馆藏,座基四面刻“潮州水东中窑甲女弟子陈十五娘同男刘育发心塑造释迦牟尼佛散施永充供养,奉为刘弟七郎早超生界,延愿阖家男女乞保平安。熙宁二年己酉岁正月十八日题。匠人周明”;高、宽与上图同,亦藏广东省博物馆,惟手势与文字略有不同;残高8、径6㎝,

出水佛像残件
残高7.7、径5.6㎝,图25残高10、径6㎝,

出水佛像残件

为窑址出土凤首壶残件(残高9.7、口径4.7、宽14㎝),




为出水双狮枕残件(高10.7、长16.7㎝)。



我们从上述所谓青花中能见到青色吗?所以认为是青花者用词比较巧妙,如:“青褐色”、“青花褐彩”、“青褐”,但我们从图中根本看不到青褐,只见到铁褐色、铁黑色、黑褐色。从上图看,烧成温度、透明釉等都已达到青花的烧成条件,为何不见一丝青色?只见铁褐、铁黑。若以自然科学的态度对待这个问题,要推翻并“纠正”广东省博物馆认为是铁料褐彩的说法,就应该将手中的实物进行科学的定性定量测试分析,不应将浙江塔基出土真正青花瓷的数据来套这些未经检测的褐彩瓷。若仅凭篡改过的“科学测试”想要推翻权威的《潮州笔架山宋代窑址发掘报告》,我们只当那是痴人说梦也。
  以下为本人收藏的宋青花盘,图

宋青花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