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乐祥海(大乐)的日志

乐祥海(大乐)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张桂铭先生,您走好!

9已有 1786 次阅读  2014-09-29 13:15   标签background  center  white  color  style 

张桂铭先生,您走好! /大乐

 

九月二十二日,下班途中忽然收到许宏泉兄转来一条微信,说当日凌晨张桂铭先生因心肌梗塞去世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恶搞,因为我最近一直和张先生保持着联系,丝毫没感觉到他的身体有恙。

七月一日,我在上海出差,虽然那天一直下着大雨,晚上张先生与师母仍坚持请我和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兄吃饭。他状态不错,边吃边聊,谈创作,谈画家,谈人生……说了两个来小时,意犹未尽;八月十六日,我接到张先生电话,他说到北京办事,第二天想顺便到画院看一下傅抱石画展。不巧,当时我正在青海,遗憾没能得见;就在前两天,我还和先生通了电话,一起探讨傅抱石,讲了很长时间,先生对傅抱石的一些独到认识让我很受启发。

感觉就像刚放下电话一样,人怎么可能会就去世了?

但又一想,以张先生的为人,谁会去恶搞他呢?再者,他的身体状态近些年老有起伏,颈椎的毛病困扰了他多年,前不久的一次车祸又让他伤了一些元气,有点显老态了。

一丝不祥之兆泛在了我的心头。

于是,我赶紧往张先生手机及家里打电话,都没人接!最后从绍兴陈德洪兄那里确认了张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异常悲伤,唉声叹气了一个晚上。

我与张先生结识于二零零四年。当时我和许宏泉、徐聚一、王豫明一起做一个“中国美术现象考察”项目,张先生被纳入了考察对象。他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尽管当时对他的绍兴话上海腔只能听懂一部分,但三言两语便发现我们在艺术理念上颇有相通之处,顷刻间氛围亲近了起来,访谈,示范,录影,拍照,在他家里折腾了大半天。先生不但不烦,反而很是欣喜。他谦逊随和、内敛沉静而又非常通透,更多的时间,只充当一个提问和聆听者的角色。但只要你就某一问题或现象向他请教,往往会听到有别于他人的真知灼见。

那次,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很睿智,有思想,有高度,不世俗。这与在见到他之前我对他的认识完全不同。

只要关注于当代中国画坛,张桂铭先生可能是最能让你优先记住的画家之一。因为他作品的个性太过强烈,不论有多少人、多少名家参加的展览,张先生的作品只要往那里一挂,就会一下子把你的眼球吸引过去。正因为这样,一开始我反而对他不是太关注,基本上把他划到乐于在形式上动心思的“取巧”画家之列了。据我所知,持我这种看法的人还不在少数。

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对他的认识逐渐发生了转变。

张先生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有扎实的造型能力和传统笔墨功夫,创作的《齐白石》、《天地悠悠》等人物画曾在全国美展上获奖,在画坛颇有影响。照此路走下去,他必然会不愁“吃喝”,完全没有必要再去费心思搞什么新“门道”。但正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档口,他却猛然间开始“创新”了!他的思变当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与自我斗争的。后来他也曾谈到,面貌一改,原来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藏家又大部分离开了,但他无怨无悔,因为他有更高的目标。走这一步的勇气源自于他对东、西方艺术的深刻理解及自我强大的自信心。单凭这一点,我对他便另眼相看了。

张桂铭先生有这么一个观点,认为对于一位画家来说,首要的是尽快明确自己的风格,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为此曾当面与他“理论”过,我觉得画家风格的形成,应该是自然而然的流露与完善,不能去刻意地“设计”与“确立”。他不和我抬杠,嘴角却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说:你说得很对,但我也没有说错。明明是矛盾的,怎么会都对呢?那时我还真没有弄明白个中的所以然。

现在,回望张先生的艺术历程,猛然间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张先生的画风并不是刻意设计出来的,他所谓的“明确”风格与“找到”位置,其实指的是要认清、强调“自我”的存在,要做个明白人,不能稀里糊涂、漫无目标、走到哪算哪。对于张先生而言,之前的所谓现实人物画创作根本不是他内心真正所乐意画的东西。他虽然外表略显文弱,但内心却充满了激情,甚至骨子里还存有一种颠覆、反叛基因。这可能是绍兴一方水土所赋予给他的,他的老乡徐渭、陈老莲、蔡元培、鲁迅等,莫不如是。张先生曾说:总觉得人物画有太多的约束,相对而言,花鸟画就自由得多。加之他又生活于开放前沿城市上海,自然有了接触、接受新事物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此说来,开拓、创变才是张先生最本真的性格特征。因此,他画出那样的画,是理所当然的。

有人说他的画就是一块花布。与其他“创新型”画家不同的是,张先生的这块布不是挂在衣服架子上的,也不是披在塑料模特身上的,而是有一个有血有肉的肌体作为支撑。这“血肉”之躯的供氧源是中国画传统,是书法、是戏曲,是民间艺术、是西方艺术……于是,这块“布”变得很有内涵、很有味道、很有意境。

张桂铭先生是智慧的,他坚定地把立足点定在本土,再放眼世界时,一切都变成滋补他的营养,没有人说他的画不是中国画。

找到、明确了“自我”之后,张桂铭先生便显得很是气定神闲,施慢火,煲老汤。他的近期作品愈发纯粹、愈发凝炼、愈发老辣了。

这很吊我的胃口,总是期待看到他的新作,也总能在他的新作当中品出一番新的滋味。

可是,九月二十二日,这一切却嘎然而止了!那么突然,又那么平静。

张先生,莫遗憾!虽然您没有在最后时刻像黄宾虹、齐白石晚年那样奏出最强音——生命的绝响。但是,由您所“培植”的烂漫之花已经成为了当代中国画坛的一道亮丽风景。

您生前略显孤寂,天堂一直会绚丽多彩。

张先生,走好!

                                           2014年9月24日午夜泪于灯下

画家张桂铭

八大山人造像  132cm×68cm  1984年 张桂铭作品

画家齐白石  136cm×66.5cm  1983年 张桂铭作品

秋风  132cm×68cm  2007年 张桂铭作品

  97cm×98cm  2008年 张桂铭作品

夏之景  68cm×132cm  2006年 张桂铭作品

藕花深处  68cm×100cm  水墨纸本  1995年 张桂铭作品

朝艳  68cm×132cm  2002年 张桂铭作品

蔬果四条屏  132cm×33cm  水墨纸本  2005-2006年 张桂铭作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